<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904除夕夜的急救(27:59)格林豪泰夫妻吵架 女方注射过量胰岛素

2021-10-18 16:21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904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20年1月24日,警方接到报警电话,格林豪泰有一对夫妻吵架,女方因注射过量胰岛素身体状态极差。有经验的民警察觉到了事情的异常,通过对当事人居住的房间进行勘察,警方判断这可能涉及到了刑事犯罪。

《今日说法》20210904除夕夜的急救

除夕之夜,一名女子生命垂危,想吐死了最好生呼吸不要吐,放多一点放多一点。两人一语轻声,最终难下决心轻生的念头,但是她轻生的话,他肯定就是想跟着这个女孩一起去死,是刑事犯罪还是相约殉情?看法律如何界定他是一个正常人。

正常人?为什么?那是我现在放假了,给他打了,是你不想让他过来,还是他自己不想回来?除夕夜的急救《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我。这天是农历大年三十,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街上的行人跟往年相比少了很多,一个报警电话打破了春节临近的喜庆气氛。你好,张110人,他打那个胰岛素过多了,他自己打的,别人给他打的,然后打的有点多了,看见的是低血糖,这个人跟你有关系吗?有,她是我的女朋友,那谁帮她打的?打的人还在吗?在就在我身边。他说你电话保持畅通,尽量不要往外面打电话了,当时我们是手里幺幺零报警叫就是格林豪泰嘛,有一对夫妻吵架,说自己的女朋友这个平时也患有糖尿病,那么打胰岛素打多了,说是那么现在身体觉得不舒服。

接到指挥中心的指令后,吴江区公安局松陵派出所立即安排民警赶往了现场,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民警一边赶往现场,一边向指挥中心了解报案人的基本情况。报案的人叫孙涛,1989年出生,山东人,身体不舒服的女子叫王琳,比孙涛小两岁,是河南人。民警觉得很纳闷儿,这两个人春节期间为什么不回家,而是居住在外地的宾馆里呢?王林的身体状况如何,他为什么又打多了胰岛素呢?很多的问题需要得到解答。民警很快找到了孙涛和王林所住的宾馆,询问前台后,民警得知孙涛和王林居住在宾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已经入住好多天了,并且房间里确实传出过争吵的声音,有可能是一个婚恋纠纷,可能确实是因为这个双方吵架,男女朋友吵架,然后女孩子可能把自己胰岛素打多了。民警上了二楼抵达房间,敲门后把人孙涛主动开了门,看到那个女的躺在床上装他们很难受的样子,想不出话就是我们没有办法从女孩子身上去,或知道她为什么会注射这个胰岛素,第一时间也没有去判,也没有能力去判断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不是一个糖尿病的患者。看到王林的状态非常不好,民警立即联系了120急救中心,在等待医生到来的同时,民警向孙涛了解了事发的经过,就问这个男的怎么一回事,然后那男的说,女孩子自己胰岛素打多了,我们问他这就是他说夫妻吵架,两个人的钱用了差不多了,是夫妻两个人找不到工作,就是一直想不开吧。简单接触后,民警发现孙涛的情绪很不稳定,或许是因为受到了惊吓,也或许是因为担心王林,此时的孙涛神情显得异常紧张,问他这个为什么会打胰岛素打多了,那么男的当时支支吾吾的,就是也比较紧张了,当时反正聊的也不开心,那天晚上正好我也喝点酒。

孙涛告诉民警,他和王林之所以争吵是因为一通电话,当时他买了一些菜和酒,在狭窄的宾馆房间里和王林一起看春晚,吃年夜饭,对于漂泊在外的他们来说,这种氛围还是挺温馨的,但最终这一切被一个电话打破。打来电话的是王林的一个朋友,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呢是按照这个两人的说法呢,应该是一个男的,大年三十人家给他打电话,他接了有十分钟,我让他挂了,他就有点不开心了,那个孙某某就很生气,就问他到到底是谁,然后那女的不说不说,那两个人吵了一架。听完孙涛断断续续的讲述,民警猜测王林应该是在两个人吵架之后,因为气没消,所以在给自己注射胰岛素时不小心注射过量,如果说打了过量的胰岛素,那肯定会导致这个人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或者说严重的,会不会导致有生命危险。就在民警准备继续询问孙涛的时候,救护车赶来了,注射了大概到现在有,现在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吧,半小时,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说十分钟吗?刚才打电话可能也就十多分钟吧,现在不到半小时也差不多了。

不知孙涛是受到了惊吓还是对王林太过担心。面对医生和民警提出的问题,孙涛明显有些语无伦次,为了更加准确的了解王林的身体状况,医生决定一边在救护车上对王林进行急救,一边尝试和他进行直接沟通。打之前呢你就没有力气,还是说打了之后没有力气了?打了之后就没有力气了,觉得心慌是吧,男的就是一直陪同在女孩子身边呀,然后但是呢他也感觉说话有点语言也不是很清楚,可能也是紧张吧,放轻松我想吐想吐是吧,能不吐最好,你这样能不吐最好刚喝的茶水你再吐出来,喝了怎么没喝,你深呼吸,不要吐,放多1点多一点慢慢也不要尽量不要吐。

就在医生对王林进行急救的时候,民警从孙涛的口中得到了一条令人意外的消息,我跟你去哪里,你总归先照顾他对不对,然后你跟我跟我们陪同好吧,好好自己打了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我扶着你了,没事,我我对你十多年了这个病有什么反应我会和你讲,也打了十多年了,不是我得这个病十多年了这个病。民警从孙涛的话语中了解到,孙涛十几年前就得了糖尿病,这两年也在注射胰岛素,王林注射之后他也给自己注射了,并且注射的剂量也不小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王林的反应这么大,自己却没什么事,我们警务人员的话对这个就是胰岛素的使用,说实话也并不是很专业,那么我们现场也问了一下120的医生,如果说一个普通的糖尿病患者注射了这么大的剂量的胰岛素之后会不会对他的身体也造成影响?当时120医生呢给出的答案是肯定是有影响的,这个男子呢他是本身是重度的胰岛素患者,他平时是给自己注射胰岛素的,每天要注射两次的,他知道这个注射过量的注射胰岛素会引起人严重结果,会引起成死亡了。经过对孙涛的详细询问,民警最终确认孙涛注射的胰岛素也过量了。如果说王林注射过量是因为吵架后情绪不稳定而失手造成的,那孙涛为什么也会犯同样的错误呢?民警觉得这件事越来越蹊跷了,那我们当时就觉得不对劲,这个为什么会一下子打了这么多胰岛素?

我服用了大概有感冒胶囊的话,可能有十粒,你还不了,我人和可立克大概有十多粒吧,然后该吃饭了。当时为了这个男孩,这个就是身体的健康了,就是从他的这个安全的角度出发,那么我们也安排他就是上了救护车,同时我们也安排人员做好了看守,一起带到医院里面进行了救治。报案人孙涛的描述让民警觉得整件事情有太多的疑点。第一,王林不是糖尿病患者,为什么会注射过量的胰岛素?第二,孙涛很清楚过量注射胰岛素的后果,他为什么自己也过量注射了呢?第三,这两个人除夕之夜不回家过年,还同时注射了过量的胰岛素,这事情很是蹊跷。

此时王林还在医院抢救,警方只能寄希望于等孙涛情绪稳定身体无碍之后,对孙涛继续展开询问,还有。我能坐一会儿吗?给他带过去。被送到医院之后,孙涛告诉医生不用立即对他进行治疗,他想先亲自帮王林把入院抢救的手续办好。

现在没有感觉这儿子是吧,你在哪里?一直说是他老婆,因为那个女的当时是没有沟通的,基本上全程没什么沟通,偶尔说了几句话就感觉人特别虚一样的。孙涛表现出来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诉大家,他和王琳的感情特别好,然而在民警和他沟通的时候,却发现事情根本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这么多看来不想活了,不想活了,谁不想回来,我俩都不想回来,他跟你说他不想回来,是你不想让他回来,还是他自己不想回来,怎么说呢,都有那方面的想法,都有那方面的想法,为什么觉得太累了,觉得太累了,凭我们观察,感觉不像正常的夫妻两个,因为正常夫妻两个不可能两个人同时会有亲生的念头呀,肯定是家里有父母什么有也会通知什么的,但是他们一点一点前奏都没有了,就感觉是好像有点,这关系比较复杂吧,之所以会同时过量注射胰岛素,是因为要用自杀的方式来殉情。孙涛此时的这个说法让民警大是《易经》,但是当民警想要深入了解为什么非得殉情时,孙涛的回答又明显有些避重就轻。有经验的民警察觉到了事情的异常,他们向领导汇报了相关的情况。随后吴江警方决定安排另一组民警对孙涛和王林居住的房间进行勘察,房间里面明显有这种就是争吵或者打斗过的这种痕迹,地上撒的到处都是东西,被子就床上也很乱就是所以现场是肯定有过这种争吵,包括这种就是打架的这种过程,就是有肢体冲突,对肢体冲突是肯定有的。杂乱不堪的房间,行李箱里的衣服都被扔在了地上,很多零碎的东西也都散落在地上和床上。现场的这些景象似乎都在告诉警方,孙涛和王林之间应该是发生了比较激烈的冲突。

我们也意识到有可能这个是涉及到一起就是刑事案件,因为这个胰岛素不是女孩子自己自身打的,而是男孩子帮他打的。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民警抓住了一些细节,加大了对孙涛的问询力度,我先给他打别给他打了,是我来打的,他是个什么情况呢?这个情况下没有意识的就是他没有反抗吗?没有反抗吵完架是他要求还是你给他打的?没有,我说承认了,先自己有了轻生的念头,然后呢不想活了,然后就想跟着女孩一起去死,那么就在先给女孩注射了大剂量的胰岛素,注射完之后,然后又给自己注射了大剂量的胰岛素。在民警的追问下,孙涛承认王林并没有得过糖尿病,是他亲自动手给王林注射了过量的胰岛素,然后自己也注射了过量的胰岛素,目的就是为了跟王林一起去殉情。他给王林注射的行为得到了王琳的同意,他是一个正常人,正常人为什么这个东西是我们现在吵架,然后他给他打了,他也没法看。孙涛告诉民警,他对王林是既爱又恨,为了这份感情,他承受了太多的委屈。

你找不找一个过日子的人,思考问题都是换位思考的,你不付出,你想得到回报,那我讨厌那个人,我现在是她男朋友的。孙涛说,他和王林并不是夫妻,两个人只是男女朋友关系。除夕夜两人在一起本是温馨甜蜜的时刻,但王林竟然当着他的面和另外一个男性朋友通了很久的电话,这让他觉得难以接受。

而更加让他难堪的是,通话结束后,他只是简单的说了王林几句,而王林却彻底发火了,他平时就是这样的,他不会吃一点儿小亏你要不然就立马怼怼回来,他就是这样的脾气特别倔。孙涛一直坚定的表示,他和王林是相约殉情的,他注射胰岛素的时候,王林并没有反抗。根据警方的初步调查,王林并没有得过糖尿病,在案发的当天,两人发生过较为过激的激烈冲突。那么王林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孙涛注射的胰岛素,他当时有没有反抗呢?看一下那个男的,他那个打的那个胰岛素那些东西都在哪里,是不是还在房间里,一直拿过来了,他自己打掉那个还在房间里的这个东西,拿个袋子装一下。

经过一段时间的抢救,王林逐渐恢复了一事。他告诉民警,他和孙涛是2018年底在南京打工时认识的,虽然那时他有家有室,但面对孙涛每天的嘘寒问暖,他最终还是动心了,这个人跟你什么关系?算是男女朋友吧,她也是,然后这个因为家庭的这个原因呢,和这个自己的老公关系也不太好。对孙涛动心之后,王林和孙涛很快确立了情人的关系。

2019年3月,王林决定回老家和丈夫办理离婚手续,但没想到的是因为孩子抚养权的问题,离婚手续办理的并不顺利,随后王林以不想耽误孙涛为理由跟孙涛提出了分手,南墙撞倒了他都不会走,于是他不缺,厉害的是谁谁的基本都不听,还有一些他自己投入的太大了。

在孙涛看来,王林面对一点困难就立刻提出要分手,这是对彼此感情的怀疑和不尊重,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于是他提出让王林归还两个人在一起时的所有花销,他想以此来挽留王琳3,你生气你生气,他只是跟我说,反正欠了这么多钱,两个人慢慢来嘛。当时他也想和我跟他好一起一起下去,然后就是最后慢慢会好的。两个人慢慢挣,他也一直说从来没要求我为他花任何一分钱,也没要求我为她去做任何事情,确实也是我对象的我我也没什么不承认,老是送别人刀子扎自己的心情真不好受。就这样,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断断续续的维持着。2019年11月,王琳终于办好了离婚手续,但此时在王林的心中,已经彻底对她和孙涛的这段感情失去了信心,不想跟他过。

两个人在一起过的时候呢,又老是争吵,就是老是吵架,后来我知道他有糖尿病了,谈判的,执意的非要跟他分开。2020年1月1日,孙涛联系了当时正在江苏打工的王林,希望王林能够到上海跟他见个面,彼此做个了断,我说你不是说老说欠我欠我的吗?我想问你还我现在也让你还了,你来上海找我吧,我说那我发了工资之后,我肯定会去还你的,但他一直给我发了好多就是辱骂又是威胁的信息,然后到了1月1号,我说反正这边是在职中,干脆不做了,到那边看看究竟该怎样到上海见到孙涛之后,王林才知道孙涛口中的做个了断,是指两个人一起去殉情,我讲的很明白了,我们不想活了,咱们再杀吧。行,跟他联系上之前我没想过,但跟他联系上之后能不死的话,我当然我我已经说了,我会赔钱,就对这个女子也很失望,对生活感到没有希望,就相当了自杀。王林告诉民警,他根本就不想死,毕竟他还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但当时身处上海,又面对着咄咄逼人的孙涛,他只能先假装同意,他把我逼的没办法了,我真的这样想了,这个男的可能情绪上面就太偏执了,就是时间长了就可能会萌生这种就是轻生的念头。随后孙涛带着王林来到了黄浦江边,准备在这里结束两个人的生命。跟我讲说,你不是情绪很六吗,不去了吗?那你倒是跳,下边就是黄浦江,但我看你跳了之后,我跟你看你下面为了还钱还什么钱。

因为黄浦江边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此时的孙涛又有些犹豫了,这边人太多,不太方便,还还恐怕我如果跳下去,会被人给捞上来再救了。随后王林便提出要离开上海,返回江苏继续找工作,这个女子就想找个工作,挣了钱把这个钱还给这个男的,然后两两人呢就一刀两断,就找了几次工作,每次都说不要让他跟着我。在江苏省辗转了启东、南通、无锡、苏州等多个城市,王林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1月20日,孙涛和王林来到了苏州市吴江区,两人找了一家宾馆,决定先住下来,这边人家放假了,那就正好在这边,就是一周过年的这一周,你就好好的陪我过最后一周。在孙涛和王林之间的这种表面的平静一直持续到了1月24日的深夜,王林接到了一个男性朋友打来的电话,他说,我接人家的电话时间太长了,我给你拜年,你接电话,你聊就聊呗,是吧,十分钟时间拜个年足够了,他不行,接了十分钟我上挂了,他不愿意,他在那儿生气好了之后就开始跟我争了,争了不休,因为这通电话,两个人越吵越凶,最终发生了肢体冲突,他说了一句我就想像正常两口子一样吃个年夜饭,我说我们又不是正常的两口子,就算反正惹毛了,可能这也是一个导火索吧。这个男孩可能觉得心里面很不舒服,然后就就是跟这个女的争吵了,那么吵着吵着就有了这种想跟他一起死的,又有了这种想跟他一起死的念头。争执之中,孙涛扑在王林的身上,用双手掐着王林的脖子,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力气小了,因为开了一会儿松开了,后来他搬着我头,把我头就扭一下,他想就是那一下子把我脖子扭断,但是他没没扭断。看到孙涛疯狂的行为,王林说,他当时坐在床上瑟瑟发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即将发生的一切。他拿了一大堆,我都没看清楚这是什么药,所有的两个人的药全都拿出来放床上放了一大堆,他怎么说的?他说你不是说我要你怎样偿还都行吗?他来了对吧?

意思就是要是要死就是要自杀。对王林不同意吃药,他觉得那样太痛苦,孙涛就提议换成注射胰岛素,就在我旁边有助手,那你没反抗,我没反抗,为什么不反抗,说我欺骗了他,感觉里面是他花了好多钱,但我也不能好过,他偷拍过我的一些裸照,能把那些照片就发到我老家,发到我爸妈那里,然后发到整个村子,让我们最开始所有人都知道我,我恐怕会连累到了家人。孙涛给王琳注射完胰岛素之后也给自己注射了,随后他眼看着王琳躺在床上来回翻滚,大声喘气,痛苦不可以,他应该是对这个糖尿,这个胰岛素的剂量使用肯定是有一个很明确的认知的,就是说既然是他给这个女孩子注射的,而且又是注射了大剂量的胰岛素,那他这个肯定是对这个女孩子身体上面造成的伤害,肯定是明知的,因为我心软了,你心软了,是不是就不想让她死了这个意思,他要不喊我还好,他喊我吃好几分钟,我在那,我心里不得劲儿。当时这个犯罪嫌疑人看到以后呢就于心不忍,不忍心看到这个被害人这么痛苦这么死去,所以就终止了自己的犯罪行为。今天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首都经贸大学法学院的王建波老师。

王老师你好。孙涛一直认为他和王林两个人是相约殉情的,并且在注射胰岛素的时候,王林并没有反抗,但是苏州当地法院一审认定孙涛故意杀人罪,判处孙涛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为什么这样判?综合本案情况来看,是孙涛单方面提议二人共同自杀,王林在被注射胰岛素的时候确实没有反抗,但他没有反抗是有一定原因的。在之前,孙超成多次已发布王林的裸照等相威胁,逼迫王林和他一起殉情。孙涛以掐脖子扭脖子的方式对王林实施了暴力误导。面对孙涛的胁迫以及暴力威胁,王林没有反抗,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他不能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在被注射胰岛素的时候是并不情愿的,对于过量注射胰岛素可能会导致他人死亡,这种严重后果是明知的,他依然给王灵注射了大剂量的胰岛胰岛素,这完全符合故意杀人罪的主客观要件。那么故意杀人罪是重罪,为什么法院判的这么轻呢?因为孙涛的行为符合了两种法定的从宽情节,一个是自首,一个是犯罪终止。

第一,自首,那么孙涛在犯罪后他不忍亡灵痛苦,他选择了打电话报警求助,那么从而有效的防止了亡灵死亡这种更为严重的后果的发生。那王老师,我们引申一下,如果说是相约自杀,或者这个人明确表示要自杀请人帮忙,这种情况法律允许吗?当事人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吗?这种情况法律绝不允许,当事人很有可能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这种情况实际上是在相约自杀中有一种帮助自杀的情况了。那么更确切的说,帮助自杀可以进一步划分为两种情况,一个是提供条件的帮助自杀,比如双方相约自杀,一方提供了自杀的条件,比如毒药,另一方利用这种条件实现了自杀,但是提供条件这一方呢他自杀会得逞,那提供条件这一方就有可能会构成故意杀人罪,这是一种情形。第二种情形是受嘱托杀人,比如双方相约自杀,一方受另一方的嘱托把另一方杀死,那么这一方在自杀的时候未得逞,那么他杀死另一方的行为就叫做受嘱托杀人,这也有可能是被判处故意杀人罪的,不论是恋人还是夫妻,不管是因为经济纠纷还是感情纠纷,在面对问题的时候都一定要冷静思考,谨慎处理,千万不能意气用事,毕竟生命于人只有一次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也感谢王老师参与今天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