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911跳桥的背后(27:58)浙江瑞安阿豪在飞云江五桥上准备轻生

2021-10-18 16:4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911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20年5月23日,浙江省瑞安市公安局接到了一个报警称有人在飞云江五桥上准备跳桥轻生。这个想轻生的人叫阿豪,因为欠下了巨额赌债想一死了之。当时谁都没有料到这起突发的跳桥事件,差点毁掉了瑞安警方深耕半年的一个大案。原来在2019年12月,浙江省瑞安市公安局接到了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人自称是当地一名企业家,这些年因深陷赌博而倾家荡产,他举报的就是开设赌场的那个人。 

《今日说法》20210911跳桥的背后

飞云江上有人跳桥轻生发微信怎么说的,我打电话跟他说,还说他自己在桥上,我说那你想到马上就财产自杀,没有我在桥上没看到的一封举报信,六张银行卡牵出一桩大案,还是抓的,如果不抓的大名我就装现场,都在手机里想抓现场或者说固定一些电子证据都是比较难,本想统一收网却被意外打断犯罪团伙下面一个重要代理的老婆,那他被抓了之后,那蔡文明这群这伙人就就被惊动了,整个就被惊动了,小小的治安事件却暗中有安公安局开一下门,开一下这个跳人员涉嫌诈骗案件需要我们这个跳桥的背后《今日说法》即将播出。2020年5月23日上午,浙江省瑞安市公安局接到了一个报警,对方称有人在飞云江五桥上准备跳桥轻生。接警后,民警谢瑞生和同事立即赶往现场,这就是飞云江五桥在桥上开车走了一个来回,谢瑞生他们也没有发现想跳桥的人他发微信给你的吗?

对呀,那就是说墙上那个下面都没有人,是吧,我过来的时候桥上都没有人,那没有人,那就是那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他就是发微信给我发微信怎么说的,10:51的时候,我打电话跟他,他还说他自己在桥上,我说那你想干嘛?他说他想自杀,我没有,我在桥上没看到人,那没看到人,那可能还骗我什么的。为了稳妥起见,谢瑞生他们又在桥上转了一圈,结果还是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就在这时,报警人通过微信给谢瑞生转发了一条视频,说这个视频是对方发给他的,从拍摄角度看,想跳桥的这个人爬到了钢结构的顶部,跳下的人员应该在这个位置左右,但是被那个铁人给挡了,对,被视线视线挡住了,我们一开始所以我们找了这找了20分钟后没有找到这个跳桥人员,后来怎么发现的?他后来就是因为通过那个我们这个报警人发给我的这个信息,这是这个跳江人员在这里我们只能看到退回来,他头如果不伸出来的话,我们是没有办法看到的,他是五条,上面是他坐在那个钢结构的顶部,我们上不去,现在要那个我们消防车带升降梯的那种有吗?很危险,万一不小心就被掉下来了,高度大概有20m,15~20m,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一看情况紧急,民警一边联系当地的消防救援部门,一边稳住想跳桥的人,通过电话沟通,他们得知寻短见的这个人叫阿豪,因为欠下了巨额赌债,觉得对不起父母,想一死了之。当时谁都没有料到,这起突发的跳桥事件差点毁掉了瑞安警方深耕半年的一个大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2019年12月,浙江省瑞安市公安局接到了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人自称是当地的一名企业家,这些年因为深陷赌博,他输的是倾家荡产,众叛亲离。思来想去,他觉得赌博的危害太大了。他要向警方举报开设赌场的那个人立即成立专组开展秘密侦查,在这个线索侦查的过程当中,确实发现了有少数的企业家在搞跨境活动,造成了倾家当场有个别对象,还造成了气力之上。

举报信中能给警方提供侦查的有用线索只有两条,一是代理境外赌博网站,在瑞安开设赌场的这个人叫蔡某敏,二是用作赌资转账的六张银行卡的卡号,举报人跟我们反映,就是说是是在平时喝酒吹牛的时候,这个二级代理跟他讲,我这个谁谁谁那里拿过来的,但是具体的身份不知道,只知道是我们瑞阳上万人,因为同名同姓的人也很多,蔡某敏的真实身份也很难查清,所以我们只能够从他提供的那个六张银行卡左手。根据举报人提供的信息,瑞安警方成立专案组,开始进行调查。通过调取银行流水,侦查员发现涉案的这六张银行卡每天都有大额的资金进出,每张卡每个月的流水都有几千万,这就很不正常了,六张加起来的话,总的流水大约有七十多亿,这些开户人要么就是年纪比较大的,要么就是年纪特别小的。而且查了这几个人的那个身份信息情科情况之后,发现这些人都是没有前科的,就我们初步确定这六张银行卡应该是黑卡,也就是说涉案的这六张银行卡的实际使用人并不是开户人,想从开户人那里深挖,最终挖出犯罪嫌疑人的路走不通了。为此侦查员做了这样一个假设,频繁给这六张银行卡汇钱的人应该是赌客,而这些赌客的身份应该能够查清楚,通过这六张银行卡,但是我是调取了将近800张银行卡,调取以后,然后就是再逐一进行分析,因为就说如果是专门赌客的话,他就说基本上是自己的转账,不会再跟其他人,就是再进行那个赌资交易,相对比较固定。据举报人称这种网络赌博名叫百家乐,就是用扑克牌比大小,它是由境外赌博集团开发的,然后在互联网上推广,国内的一些人拿到代理权限后,以熟人拉熟人的方式非法组织人员参赌,因为赌博活动都是在网上进行,调查起来很困难做现场都在手机里,想抓现场或者说固定一些电子证据,就是比较难,就是我们只能是说从银行卡,还有一些延迟证据,从这方面入手,同案犯的供述,从这方面把这个证据给固定下来,我们从这个二级银行卡里看,找到其中一名赌客,那我再看看这个赌客,那那段时间跟谁联系?

那我通过这个从赌客下手就可以确定这个赌客的上家是谁。从赌客入手,侦查员用倒查的方式来深挖这些赌客的上家,经过缜密侦查,他们联系上了一名赌客,这个人叫郑某明,在瑞安搞水产批发,生意做的很大,此时郑某明正陷入赌博当中难以自拔,赢的少输的多,还是感谢那个瑞安政府,公安局抓的越早越好,如果不抓的倒霉,我就越去越深了,没有政府把我自己抓了以后,可能这些事情都会出现,不是说买房,买车很正常的,这个百家乐就是一个陷阱。

郑某明说,两年前一次聚会时,他看朋友在玩百家乐,当时感到很好奇,就问怎么玩,在朋友的指点下,郑某明弄明白了规则,开始在手机上下注来赌博,此后他越陷越深,两年的时间输掉了几百万,那时候中毒了嘛,因为想赌一把,有这种心理,过来嘛,就越陷越深,你输就是越压越大,你知道吧,他是抓住那个赌徒的心理,什么心理呢?你赢钱的时候嘛,你不会压到了,你输起来嘛,越越压越大,所以说白家人这辈子我就不会碰这个东西了。

被传唤后,郑某明幡然醒悟,决定全力配合瑞安警方的调查。郑某明称,每次玩百家乐时,他都会提前和上家联系,然后把钱转到对方的账户,让上家帮他兑换筹码,也就是俗称的上分。上完分后,上家会给他发来一个链接,就是赌博用的账号,只要这个账号里有分数,你就可以在里面进行赌博,主要的赌博方式就是赌百家乐,这个平台做的界面是一个真人在那里发牌,我赌百家乐的赌博方式就是你要么压砖,要么压钱,那我账户里的钱没有了,那我肯定要打给上家。像这种二级代理,无论你什么时候电话打过来,我都可以给你上分。郑某明告诉侦查员,两年来他只跟一个上家联系,这个人叫大壮,是朋友给介绍的,他和大壮从未见过面,不知道对方长得什么样,也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他只有对方的微信号,手机号码跟那个银行卡都是同一个人,就说这些人把这个银行卡账户开起来,然后再把手机号码办起来,交给交给犯罪嫌疑人使用,单单从这个银行卡不能够确定这个犯罪嫌疑人的真实身份。

通过调查,侦查员发现,这些赌客每次下注前都会与上家联系,调查的赌客多了,他们就提取到大量的电子数据,数据汇总上来后再进行交叉比对,侦查员发现了两个可疑人员,我们发现这六张银行卡分别是蔡某波跟姜某还在使用。深入分析,我们发现这两名犯罪嫌疑人均有犯罪前科,没有什么正当职业,但是平时的话从我们从侧面了解过来,平时的话就花钱也是大手大脚的,开的车也是比较好的,两个无正当职业的人却喜欢出入高档会所,花起钱来也是大手大脚,这很反常。而通过暗中的调查,侦查员获知此前赌客郑某明提到的那个大壮就是蔡某波。调查到此,蔡某波和姜某海这两个人进入到了瑞安警方的视线,通过这个两个人的关系就确定了,蔡某波就是一个二级代理,这些钱肯定会流入这个二级代理,就说自己身上或者是是他的关系的身上,转到这个代理账户身上,到时候我们会看接下来这笔钱再会转到哪里去。

我们通过姜某海跟那个蔡某波的将他们两个人持有的银行卡进行分析之后发现每个星期都有有一大笔的钱留到其他的银行卡上,通过这个银行卡的数据进行比对,我们发现姜某海跟蔡,蔡某波这两个人肯定是有一个共同的上家,这个共同的上家会是谁呢?根据银行转账信息,侦查员查到了这张银行卡的开户人,此人名叫陈某田,62岁,瑞安本地人,一直务农,没有犯罪前科,背景也是比较清白的,那我们就初步排除了这个老人的嫌疑。后来我们对老人的关系人进行分析呀,发现老人的女儿嫁给了我们上万街道一个男子,这个男子叫季某华,此前那封举报信中提到代理境外赌博网站的蔡某敏就住在上望街道,那么这个季某华与蔡某敏是什么关系,他们两人有无交集呢?围绕这一点,瑞安警方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那我们发现这个季某华的话是没有违法犯罪记录,而且的话他家里的话是有办产的。通过更加深入的调查,发现他跟蔡某敏还有跟其他人一起合伙在我们瑞阳开了一个会所,这个会所主要经营的项目就是台台球、棋牌这些正规的娱乐项目。经查,这个蔡某敏48岁,有开设赌场的前科,多年来一直无业。通过近距离的观察,侦查员发现蔡某敏平日里要么打打麻将,要么就和朋友聚会,反正每天都很悠闲。

十几年前,蔡某敏在开那个地下那个赌赌场,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通过一个身边朋友,还有一个银行卡,这个对比,这个人应该说是很谨慎的一个人,就是对自己银行卡基本上是不怎么使用,就没有进账,没有钱。对,有开设赌场的前科,现在又被人匿名举报,瑞安警方觉得这个蔡某敏的疑点很大,可通过调取银行流水,侦查员发现蔡某敏的账户很正常,没有大额资金进出。那么蔡某敏到底有没有涉案呢?侦查员决定继续观察,比较要好的几个人出去的时候基本都在一起,我们从这个跟踪守候,从他们这个活动的规律看,平时比如说凌晨一两点钟了,他们还一起在一起或者出去吃夜宵,那么我们就可以确定,这个就说是团伙成员的可能性就比较大,这个案件因为资金这块我一直在分析基本化赚的钱大部分就是把钱转移到这帮要好的一个同学身上,让他们进行,比如说定期买基金、炒期货。通过对资金流的追踪,侦查员发现赌客转给季某华的钱除了被季某华拿去理财外,还有几笔大额资金被季某华转给了一个叫小云的人。经查,47岁的小云是瑞安本地人,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蔡某敏的前妻。通过调取这个作案卡的流水,我们发现里面有大量的钱流入到蔡某敏的那个家属的卡上,家属呢用这些钱去购买学区房,购买轿车,跟了他几天之后,发现蔡某敏跟那个江某海关系还是比较好的,两个人经常一起散步,散散步,15m,15m,15m,15m,危急关头救人分秒必争。

公民,你一年都不止赚几十万,为什么为这件事想不开?牵一发而动全身,收网行动被迫提前,我最后在6点多的时候,他从这个会所里面出来,我们一看到他这个人就把他给把他给看见了,有的人很不强,可能也有他的侥幸的心理吧。跳桥的背后,《今日说法》继续播出,蔡某敏等人浮出水面后,瑞安警方以六张黑卡为突破口,从资金流和信息流入手,梳理出了五十多万条电子数据,从而掌握了这一网络赌博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和运作模式。自2016年起,该团伙以他们开设的棋牌会所做掩护,在888包厢内组织他人进行网络赌博。王金浩是三个八的,这个包厢永远不会开给顾客。蔡某明跟季某华的话,有跟另外三个朋友一起出资合伙,他们的股东成员一共有五名,平时就在这个三个八里面开会,给他的下家上分下分招揽了一些比较可靠的人,通过炒期货,购买理财产品这些这些方式将将自己的钱给洗白。这个赌博团伙共有三个层级,第一层级是蔡某敏,季某华和林某等五名股东,他们属于一级代理,一级代理下面又设二级代理,这是该团伙的第二层级,在二级代理下面就是他们拉进来的参赌人员,这些人属于第三层级,二级代理呢,他会去拉拢商户的老板,他说你不用出国去赌,就能享受同样的这种赌博的这种享受,享受整个对我们洛阳的经济发展,特别是我们民营企业带来的市场很大,有几位市场的代表,政政协委员,他们专门来反映这个事情,他说你们公安机关一定要重视,要把这个案件要坚决的要发下去,所以呢,当时我们就下定决心,不把这件办好,我们绝不收兵。历时六个月,侦查员将涉案人员都摸清楚了,收网的时机也到了。经过开会讨论,瑞安警方决定在2020年6月12日凌晨统一收网。届时他们将派出二十多个抓捕小组对涉案人员进行抓捕,已经排查出有三十多位的犯罪嫌疑人,并且我们都一一做好分析落地准备在6月10号,2号6月12号开展集中收入,突然之间,6月9号一名犯犯罪嫌疑人被一个派出所抓获了,最后本来已经在我们的侦查范围之内了,本来就是这个蔡某敏这个犯罪团伙下面一个重要代理的老婆,那他被抓了之后,那蔡某敏这群这伙人就就被惊动了,整个就被惊动了。这个突发事件打乱了瑞安警方此前精心布置的抓捕方案,整个抓捕行动被迫提前,那这个海鸥又是何人?他又是因为什么被抓的呢?原来这一切都和节目开头提到的那起跳桥事件有关。有15m,15m,15m。

起码有15m。因为欠下巨额赌债,阿豪选择了跳桥轻生,民警赶到后立即组织人员对其进行施救。经过紧急救援,阿豪最终被救了下来,这个穿红色半袖的人就是想跳桥轻生的阿豪。谁打你妈要来,我把钱输掉了,就实话实说嘛,公安民警跟我说,没有什么事,大不了的,才几十万钱,那你一年都不止赚几十万,为什么为这点事想不开呢,那就好。因为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瑞安警方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对阿豪处以13日的行政拘留。可就在这时,又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当我我们做出行政纪律以后,接到了这个我们瑞安公安局东山派出所这个电话,说这个跳江人员还涉嫌诈骗案件,需要我们这个移交给他们处理,这样最后人是由他们带走处理。原来同一天上午有人到瑞安市东山派出所报警,这个报警人称他和阿豪合伙做生意,准备进一批头盔在瑞安市销售,结果他把20万元打给阿豪后,却没有拿到头盔,再一联系发现阿豪失联了,所以赶紧过来报警,我们调了他的银行交易记录就打过来的,第二分钟就转出去,然后立马就赌博输掉了,所以说明他这个意图把这个钱骗过来,意图是用来赌博去的,并不是用于去进货,所以我们就认定他是诈骗。立案后,东山派出所的民警立即展开调查,他们找来找去,最后发现阿豪正在飞云派出所里接受处罚,于是他们赶到那里将阿豪带了回来。二十来块13个朋友,我们去月经都已经找到厂家了,我那个价格涨的太快了,我还打算给我赢过来的钱去买过来头盔给他们,让他们也赚一点,这样想的你现在都输进去了。被抓后,阿豪对自己的诈骗事实供认不讳,为了求得被害人的谅解,阿豪的父母积极筹措资金,替他还上了那20万元,他给我钱是买去买头盔的嘛,我没有把头盔给他们,然后他就告我诈骗这个你存照片了,我给你判了,判了18个月,缓刑两年。

据阿豪交代,原本他在当地是做水果批发生意的,每年的收入还不错,一次偶然中他看到朋友在玩百家乐,当时觉得挺好玩的,就想试试,结果玩着玩着就上瘾了,到后来他是越赌越大,没办法收手,大家都有那个幻想,都认为十赌九叔他们都相信自己是唯一的那一个,是一个人已经不认识的,也是那个楼下那个棋牌室的里面那个老板他介绍给我的,他网名叫那个海鸥,我以前都是在他那里拍的,他会给你一个网址,然后在账号密码发给你,海鸥这个当时是他登记的号,他微信号和他手机号码,然后他们查了之后是一个是我们这边的人,然后后来我们再去做那个把微信的那个身份分析,然后分析出来,没想到这是一个案中案,侦查员顺势开始调查这个海鸥,经查,海鸥是瑞安本地人,女,35岁,无正当职业,因涉嫌开设赌场罪,2020年6月9日,侦查员将其抓获。被抓后,海鸥很快就承认了组织他人参与网上赌博的事实。确实,我老公因为以前赌也输了太多钱了,他,你知道他改行,就是说去,如果去上班,一个月赚几千工资,确实不使劲是吧,赌的人嘛,反正都这样,可能也有抱着侥幸的心理吧,就反正觉得现在还没出事嘛,就坐着再说。

原本瑞安警方一直在秘密调查这个赌博团伙,除了专案组的成员,外人根本不知道,可没想到就在收往前夕,二级代理海鸥被东山派出所给抓了,这等于是提前惊动了对方,直接影响这个团伙他们的警觉性,所以由此我们总的专组临时指挥部做出果断的决定,提前集中收网。2020年6月10日凌晨2点,瑞安市公安局抽调一百多名警力组成多个抓捕组,连夜对涉案人员进行统一收网。当时团伙头目蔡某敏被列为一号抓捕对象,季某华被列为二号抓捕对象。蔡某敏,他这个人可以说是狡兔三窟吧,好吧,他有时候是住在这个会所里面,有时候是住在自己的出租房里面,对这个蔡某明的抓捕一共是派出了两个抓捕小组,一个在这个会所的门口蹲点的时候,一个就是从他家去他家里去抓他公安局的门开一下公安局的公安局的公安局的好门开一下。什么事?快点快点,干嘛干嘛去干嘛去,有事情来干嘛干嘛,你什么什么事。走吧走吧走吧走吧,你也是三天外面,但是你就行。凌晨4点统一收网行动开始后,捷报频传,不到一个小时,这些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可这时一号抓捕对象蔡某敏二号抓捕对象季某华却没有任何消息,其他小组都完之后,非常成功的把这个嫌疑人抓到了,就是这个蔡某敏到6:00还没有抓到,最后在6点多的时候,他从这个会所里面出来,那我们一看到他这个人,我就马上就把他给按掉了。这次抓捕行动一举抓获了包括团伙头目蔡某敏、林某在内的20名犯罪嫌疑人,冻结银行卡260张,各类资产两千五百多万元。不过此次行动还有两个漏网之余,一个是团伙二号人物季某华,一个是二级代理蔡某波。

这个蔡某波正是此前被抓的那个海鸥的丈夫,因为海鸥的落网惊动了他,所以他提前跑了。五天后,犯罪嫌疑人蔡某波在温州市区落网。金华我们找了挺久,一直找不到他,我们也对他的家人也做了很多的工作,都没有这个投案自首的这个意愿,一个月以后把这个进化就抓住。调查显示,从2016年7月~2020年5月,这一赌博团伙经手的赌资流水高达七十多亿,严重破坏了瑞安当地的经济。

而以蔡某敏为首的五名股东在开设赌场期间非法获利超过5000万元。那你怎么看待祖国?这个。以前不怎么了解,现在就是这场就要讲,这次以后出去了自己现在大家年纪也不赌了,不赌也不干这些。2020年9月,在温州市公安局的大力支持下,瑞安警方又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抓捕。截止到目前,瑞安警方已对146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其中80人被移送到检察机关进行审查起诉。

那你老公最后判了几年,判了五年,看完之后上户还没上户,就是没有上诉,你们这几个人都没上,都没有上诉,对吗?因为本案涉及人数众多,当地法院也是分批进行开庭审理。2021年4月,瑞安市人民法院对涉案的蔡某波、海鸥等人作出一审判决,一、被告人蔡某波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二被告人葛某章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三被告人海鸥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里我们不妨提醒那些好逸恶劳、想走偏门的人,任何触犯法律的行为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就开设赌场罪来说吧,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开设赌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也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