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914酒后莫添悲(27:59)重庆渝中老胡喝酒客死宾馆案例

2021-10-18 16:54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914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18年12月25日晚上,家住重庆市渝中区的老胡接到饭局邀请,并欣然赴约,却不料这一去他就再也没能回家。老胡喝了很多酒,次日清晨客死宾馆房间,他的家人前往死者亡地,质疑同屋朋友见死不救。

《今日说法》20210914酒后莫添悲

超市经理参加朋友聚会,次日清晨却客死宾馆房间敲门进去,我就看到他的长期的吧,他两人他没答应,朋友说他放飞自我,吞酒如水,不醉不归,一口一个,一口一个,我父亲就喝不得了,家人前往死者王帝质疑同屋朋友见死不救,相隔1m多的,你说能翻下来,他可能晓得,但是老友欢聚,为何酒后天碑真的是很好的,我们应该把他安全的送到家,或者送到有人照看的地方,妻子状告三名同餐者,法院又将作何处理?确实没收钱,真的这样了,他作为成年人呐,你喝酒你自己没那个毒,你喝好多。《今日说法》即将播出,酒后莫天悲。各位好。

欢迎收看《今日说法》。2018年12月25日晚上,家住重庆市渝中区的老胡接到了一个邀请,他的一位远在上海打工的发小有事儿回重庆了,想借机约上三五老友吃个火锅叙叙旧。老胡二话不说,欣然赴约,却不料这一去,他就再也没能回家,没想到那些真的是太可恶了,我想我要他死在心里头,有什么事都是等我几个月吗?这个泣不成声的女人名叫陈娟,重庆市渝中区人。2018年12月26日,陈娟一大早就接到噩耗,她的丈夫死在了一家宾馆里,警察都给我儿子打电话来,都说我们老公去世了,当时我都一下子倒下去。陈娟的丈夫名叫胡刚,是重庆一家大型超市的管理人员,丈夫的突然离世,对于陈娟来说无异于天塌地陷打的的70万块钱一个月,我的家人全靠他上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下也是玩的是那个样子。陈娟说,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她自己没有工作,儿子在几年前又患上了白血病,家庭本就举步维艰,丈夫猝然离世,这个家庭陷入了难以承受的打击和悲伤,她很难接受,为什么好好一个人出去吃顿饭就没有了呢,就是25号的晚上7点多钟出的门儿,他是白给那里等起的,他说从我们那个人的重感情,他说从上海回来,许强这个名字陈娟并不陌生,此人是丈夫打小就认识的朋友,老胡出门前告诉妻子一起吃饭的还有另外两个老朋友李胜和许大伟,因为许大伟在渝中区中山路开了家宾馆,大伙儿多年不见,约好晚上一起住到许大伟的宾馆里好好叙叙旧,他说那个说好了的,他说他们在那里,他那么远回来肯定我想到他们都会照顾,有啥子他肯定都通知我噻,要给我打电话撒。陈娟怎么也不会想到,丈夫这一出门竟然天人永隔,那么老胡究竟因何而死?一次普通的聚会为什么会让他丢了性命?这是位于重庆市渝中区中山三路的某自助火锅餐厅。12月25日晚上7:45,许强、许大伟、老胡三人先后走进餐厅,找好位置准备落座,随后李胜也举着筷子跟了过来,不过我掏的钱我们说的很好,他的酒量是一斤232,接下来打调料,选菜品,围着热腾腾的火锅,四个老朋友边吃边聊,推杯换盏,不亦乐乎。他们共喝了个药酒,125ml嘛,可能前前后后拿了可能有个六个吧,一个人,我今天还在屋里,和五的狗,一口一个,一口一个,我父亲就喝不得了,我这要不得,我能喝这个罪。

老胡素来酒量不差,这天老友相见,更是放飞自我,一顿火锅吃了近三个小时,眼见餐厅里的客人已经寥寥无几,四人才意犹未尽,起身离开,要到八台街要找老板娘,我这一看不对头,我说,那啥,走了走了,不能再乎了火锅店门口的这段监控中,可以看到10:17,酒足饭饱的男人们鱼贯而出,许大伟、李胜、许强三人谈笑风生,步伐稳健,老胡落后几步,脚步略微蹒跚,倒也意识清醒。10:23,四个人出了火锅店,往许大伟开,在附近的宾馆走去。此时老胡还没有出现什么异样,十多分钟后,几人再次出现,在监控中,老胡已经无法直立行走,被许强和许大伟两人左右架住,跌跌撞撞拖到路边花台后立即瘫软如泥,10:43,李生摇摇晃晃走了过来,随后三个人围着老胡几番拉扯、拖拽、呼喊、劝说,足足过了两分多钟才把他扶起来。此时老胡的双腿已经软的像两根面条,几乎是挂在别人的身上被拖走下楼的过程之中,大家还是清晰的,说实话,我也是清晰的,那时候估计吹吹风,那个风一吹起来,我估计是那个找的,我都找不到方向了,我就找不到方向了。

李胜说,那天晚上,许强和老胡一起去了许大伟开的宾馆,自己则完全断了片儿,怎么晕晕乎乎回的家都记不起来,直到第二天早上,经文老胡的死讯,才把头爷的酒彻底吓醒。当时我心里都大吃一惊,我老婆娘都哭起来了,她说喝酒就醉死了,呕吐不窒息死亡,本是老友欢聚,为何酒后添杯,一口一个一口一个,我父亲就活不得了。家人前往死者王帝质疑同屋朋友为何见死不救,相隔1m多的你说是从翻下来那个朋友晓得,《今日说法》继续播出酒后莫天悲,这就是徐大伟开的宾馆,也是老胡不幸离世的地方,三楼最靠里的这个房间就是事发当晚老胡出事之地,是那个生了六斤了,我们一起睡那张床,他睡那张床,相隔1m多点,你说人从那个翻下来,那可能晓不得。原来12月25日晚上,大家喝酒结束回到宾馆,考虑到老胡喝酒较多,虚人照应,宾馆老板许大伟特意安排许强和老胡住在一个房间,因为我们那个标间两个床刚好让他们两个睡,我不可能把他们一个人安排一个房间的做事好照顾。事发后,许强便前往外地打工了,一切善后事宜均委托其女儿代为处理,所以他女儿至今也不清楚当晚的情况。但是据同伟、许强的兄弟,也就是宾馆老板说,许强事后告诉他们,26日一早,当他醒来时,就发现老胡已经趴在地板上了,但因为当时他家有急事,着急要走,在叫了老胡两声没有动静后,他便起身离开了他一起来看他趴在地上了,然后拍了两下叫他没答应,他就匆匆忙忙的走了,他在我讲理,他是那点,他那个张老二的新桥医院确实不好,你说老实话,他说他出来看到附近的是葡萄底下的,他那时候我们还正常在睡会瞌睡是吧,他就陪他肩膀两下,他附近的附近的走丢的时候,他们走的还是喊大爷,没喊答应的话就多睡一会儿,他也不会死人那种现象的,是吧?他他怎么摆过那个,那个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来说,大冬天的我趴在地上,我叫没没叫起来,是不是?我可以跟他扶到床上去,但是他们这样做,那疑点是非常之大的,他是肯定是发现我们异地趴在地上有不对的地方了,他才跑来的。

陈娟和侄儿认为老胡虽然死于呕吐物窒息,但与他同住一个房间的许强难辞其咎,因为他们曾在宾馆监控中看到了许强一大清早就慌慌张张离开的样子,我看到监控是从那个屋出来那个后非非常着急的那种,在穿衣服,边走边穿衣服,然后动了动的下楼,下楼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跑出去了,跑出去了可能发现自己包包没背,然后就进来问了那个老板娘一下,他他个包包,你爸爸在楼上呢,他又跑上去楼上去拿包包打到几点钟,那时候7点7:00,宾馆老板告诉记者,当天的监控视频已经被自动覆盖,但许强的确一大早就走了。许大伟夫妇说,他们作为宾馆的经营者,当晚不仅让许强和老胡免费留宿,而且一直对酩酊大醉的老胡照看有加,一整晚那是提心吊胆,根本没睡好觉。他又去看了两次,反正快2:30,2:40嘛,他睡觉之前又去看了他一次,看他们睡得都比较好,都没啥子问题,出去均匀的很,我就关门睡觉。老板娘说,正是出于这份责任和警惕之心,所以一看到许强匆匆离开,他马上想到了还在房间里的老胡前面警惕,我就看到他的在地上很叹气的话,他两声他没答应,我就一冲这个出来,我就着急呀,120来一看,说,没得生命体征了,我记得马上就打110,坐在丈夫最后身处的房间里,看着空空荡荡的床铺,陈娟悲从中来,这是她得知噩耗后第一次来现场,她难以想象那个夜晚丈夫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我心里想到,我丈夫死的时候不晓得好难过,好难过,不晓得她是哪个搬过去那个眼里那口气。更让他心如刀绞的是,许强的仓皇逃离,陈娟坚信,但凡许强能够及时施救,丈夫不会就这样撒手人寰,我都是想跟我说句话,到底在房间发生了什么问题,他自己都没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是不应该跟他娘的那一个半小时都不管的那种他,而且他如果说他真的是发现了那些的话,他如果说自己不得行了,这就了,你打个120,我们也不会能够怪他。陈娟说,事发后,许强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让她对丈夫的死始终如鲠在喉。

宾馆老板许大伟则告诉记者,他们在老胡下葬时就共同赔付了陈娟73500元钱,可陈娟还是将他们三人告上了法庭,这个应该是跟我没啥子责任,因为啥别人我住的,我该做的了,我该查房的查房是什么,我们确实没收钱呢,真的这个愿望,他作为成年人呐,你喝酒你自己没得个度,你喝好多,这一次我以此为见一次以我为戒,喝酒的人不要不要哈呼哈呼。那么对于老胡遭遇的不测到底该由谁来负责呢?老胡的家属认为,当天晚上聚会的几位朋友和宾馆都负有一定责任,当天与老胡一起聚餐的朋友相互之间具有照顾通知的义务,因此他们在老胡喝醉后即使不送其回家,也应当通知其家属。至于宾馆老板的留宿行为,他认为酒店应当实行照顾或通知义务及及时报警或者通知醉酒者家人聚会饮酒,尤其是在年底的时候,本身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在他们这个事情聚会的过程中,要约他们一起饮酒的那几个朋友饮酒的过程中存在过量的这个劝酒的行为,在这个大量饮酒已经出现了那种醉酒的情况之下,他们对他没有尽到一个很好的这个照料的义务,导致他没有及时送医。在宾馆里面那个因为因为没人照料,在宾馆里面引起了他的死亡,在他这个几个一起聚会的朋友对他这个死亡均负有一定的这个责任。

2019年1月21日,在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的调解下,原被告达成协议,许大伟、李胜、许强一次性支付胡刚的家属14万元,其中许强共支付54000元,李胜支付53000元,许大伟及宾馆共支付33000元。其实我们经常说亲朋好友相聚,喝点儿酒是人之常情,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呢就怕一个过犹不及,如果有以下的四种情况呢,我们作为劝酒者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第一种情况是明知对方不能喝酒而劝酒。第二种情况呢就是我们说的那种强行劝酒,现实中我们经常看到有一些人就是你一定要喝用语言或者用行为就是纠缠不休。那么第三种情况呢就是是喝了酒以后,如果这个喝酒者要从事危险的活动,比如说骑车等等,比如说游泳,而作为这个共同喝酒者没有尽到劝阻的义务。第四种情况呢是没有将这个共同饮酒者安全送达,如果说喝酒以后他的行为已经丧失或者说即将丧失,对于我们同行者来说呢,就有一个帮助和照顾的义务,我们应该把他安全的送到家,或者送到有人照看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没有做到,就要承担责任。朋友聚会前前后后两桌,酒头交错,好不欢喜,酒后男子却意外坠河身亡,当时他是自己端起一杯白酒,然后和同桌的人一起干,死者亲属要求同桌饮酒者赔偿损失,曾经好友对簿公堂这个样子,我们要承担这么多责任还是很不愿意的。两次饭局,饮酒时间的先后有无影响就餐邀约人同桌饮酒者是否有责任,有多大的责任,然后我是喝的啤酒,我记得我个人我自己嘛,喝两瓶多三瓶都没喝完。《今日说法》继续播出酒后,莫天悲因为醉酒导致的悲剧从来不是孤立一番,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后,另一起悲剧发生在重庆大足区一个名叫霍子木的男子的身上。

我们来看接下来的案例,2017年11月15日傍晚,1985年出生的男子霍子木来到了当地一家名叫天醉园的饭店,这家饭店的烤全羊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看着火炉上发出滋滋声的烤羊,也是食欲大开。这天,霍子木应吕甲的邀约,和意乙等十人一起来到这里品尝烤羊。饭局期间,霍子木和吕甲、意乙等六人同桌喝酒,其他人没有参与喝酒。我的当事人呢和死者本来是同学关系,那天晚上组织者们嘛就邀约了一个饭局,在一个农家乐就组织了这样一个饭局,当时他是自己端起一杯白酒,然后和同桌的人一起干,一酒桌上的十来个人,其实并不是全部都熟悉,都是朋友的朋友,不过老同学新朋友喝起酒来很快就熟悉了起来。

虽然霍子木喝酒较快,但是根据当事人意义的回忆,当时霍子木一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当时其实看上去感觉没什么事儿,然后当时可能喝了有一杯多白酒嘛,就二两的那种,我也记得不是太清楚了,然后都没有喝完,然后我是喝的啤酒,我记得我个人我自己嘛,喝两瓶多三瓶都没喝完。据当时回忆,霍子木当晚大概一共喝了三杯左右白酒,考研期间一个电话打给了霍子木,打电话的是另外一个朋友莫a,邀约霍子木马上去参加墨a等四人组成的饭局,于是霍子木在饭局开始一个小时后就和意义先行离开了天翠园,走了大概有十分钟的路,然后我们在坐的车,然后下车他喊我一起跟她去第二桌,我就没去我就回家了。第二桌饭局是在当地一家名叫福兴老火锅的火锅店,离吃烤羊的天最远大概1km多,距离霍子木来到火锅店后和木a等四人一起吃火锅,期间霍子木又喝了两杯左右啤酒,第二座饭局准确的说是我的当事人和死者一起邀约的,给他们说有事要谈,就几个联系了一下,约在第二天他们一起吃饭,然后但是第二天我的当事人到了到的时候,然后应该他们之前有联系,然后就说他还要去在另外的朋友那里有一座饭局,然后吃了就过来,他说时间要不了多久,是这样的。

据第二桌饭局当神回忆,其实在福星老火锅吃火锅的时候,霍子木其实并没有喝多少酒,但是可以看出来,此时的他已经有些醉意了,当时他过来的时候能够清楚的分辨每个人是哪个,坐下来之后大家交谈了一下,作为重庆人,中国有酒文化,他来了之后就说我来晚了,我来打个招呼,然后拿起杯子和我们干了一杯。吃火锅期间,霍子木常常趴在桌上休息,据当时回忆,领座有认识的朋友过来敬酒,也没有再喝了。由于霍子木本来就来的比较晚,在火锅店并没有待上多久,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喝了两杯啤酒。

饭局就已经进入尾声,一行人意犹未尽,又决定去往红神广场继续吃烧烤。而此时的霍子木并没有和他们开始第三桌饭局的意思了,可能他自己过来的时间也就在十多分钟的样子,我们就准备走了,在车上坐了一会儿,我们就到了目的地,这个时候下车他就呕吐了,他们就准备送他,他就不愿意,而且还跟我们开玩笑,问他住哪里,他也很清楚知道地方,后来他执意一个人坐车回家,晚上20:30左右,一行人离开了火锅店,前前后后两桌饭局加起来也就两个多小时。期间,霍子木妻子通过电话得知霍子木已经醉酒,便想打车过来接霍子木回家,但是过后一直没有联系上,他便自己独自回家了。2017年11月16日,也就是第二天凌晨7时许,霍子墨被一名河道清理工发现在赖溪河插旗山大桥河段死亡,酒后男子意外坠河身亡,他离开的离开之前到第二段离开之前应该是喝了三杯白酒左右,曾经好友对簿公堂,连电话都没有一个慰问的这个样子,我们要承担这么多责任,还是很不愿意的。就餐邀约人同桌饮酒者是否有责任有多大的责任,共议人之间对相互的人身安全应当富有合理注意义务。《今日说法》继续播出酒后莫天碑经公安机关检验,霍子木离世后,体内乙醇含量为每百毫升293.1mg,未检出常见农药、常见安眠药及毒鼠强,死者亲属申请不进行尸体解剖检验,公安机关经调查走访、现场勘查及尸表检验后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霍子木属于过量饮酒,可以认定为其饮酒过量,导致其坠河溺亡。

在事发一年后,也就是2018年底,墨子木家人将当晚两桌饭局的当事人起诉到了法院,两桌饮酒的人在这个世界里面都有责任,特别是第一桌的,第一桌的,当时饮酒的具体细节的情况和材料上面都有显示,就在第一桌饮酒以后,他离开的离开之前到第二桌离开之前应该是喝了三杯白酒左右,一般作为正常的人来讲的话,没有特别大的酒量的人,想喝三杯酒,我们个人认为就可能就会达到一种醉酒状态,这个时候还要放任人家到让他去喝酒。法院审理认为,霍子木作为具有完全行为能力人的成年人,应当明知自己酒量大小以及醉酒后可能对本人的健康甚至生命产生危害,故对其死亡的不利后果,自身应当承担主要责任,这一点警方并没有多大意见,但是对于两桌饭局的责任认定上,当事人己方产生了分歧,第一桌的人包括我的当事人都没有进行劝酒的行为,然后死者自己去了第二桌,第二桌明知道他是第,在第一桌喝了很多酒,然后看见他的醉酒状态,呕吐的情况下没有去护送他更多从这方面考虑,我们认为哈他的责任应该小于第一台。第一台酒喝了的时候已经喝了三杯三三杯白酒,他有一个相熟的朋友,他在笔录中陈述,就是说他平时的酒量只有两杯,他已经三杯白酒下肚,可能已经神志的情况下可能不太清醒,那么你就应该劝阻他,把他送回家,或者叫他老婆叫他家属来接他,但是他们没有做到,但是我们认为他不能把这个义务转嫁给我们。第二台一起喝酒的两桌饭局中有很多是死者霍子木的朋友,他们也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从情感上来说,他们完全也能理解霍子母家属的行为,只是由于涉及人数较多,并不能够达成统一意见。

另外从法理上来说,当事人也希望法院能给他们做一个公正的判决,赔偿的问题我觉得倒不是一个问题,主要是我们还是作为一个几十年的朋友嘛,在一起玩了一二十年了,肯定还是很可惜。这个东西涉及到怎么说呢,有些人愿意赔偿,有些人不愿意赔偿,这个就很难协调,最后肯定就只有走司法程序这一条路,从他本意上来说的话,他不愿意起诉到法院,因为这被告当中的一部分人呢在他的儿子生前呢是他儿子最好最好的朋友,他的儿子死后共饮人其中一部分来探望,来悼念了死者,然后呢还有一部分人呢,连电话都没有一个慰问的,这个是反正谁都不希望往自己身上揽吗?法院怎么判就怎么的,反正也是最后也是按照这么做的。2019年1月10日,重庆大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由于供应人实施饮酒在先的行为,产生一种在后的保护义务及供应人之间对相互的人身安全应当富有合理注意义务。

法官表示,这种义务包括相互提醒、劝告、通知、协助、照顾等。如果共饮人疏于履行这种义务,则存在客观上的过失,应当对其他共饮人的人身损害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霍子墨作为具有完全行为能力人的成年人,应当明知自己酒量大小以及醉酒后可能对本人的健康甚至生命产生危害,故对其死亡的不利后果,自身应当承担主要责任。那么,两桌饭局的共饮人具体有什么责任呢?法院认为,第一桌的共饮人等没有尽到相互劝阻,参加就餐人适量少量饮酒的责任存在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在火锅店饮酒后,被告人等没有将霍子木安全护送回家或者通知其家属,而是由他独自一人坐出租车回家也有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比较而言,当完第二次喝酒的同龄人,较之第一次喝酒的同龄人的过错较大,应当比第一次喝酒的同龄人承担较多的赔偿责任。同时,法院对于同一桌的同饮人责任划分也不一样,吕甲作为在天醉园就餐的邀约人,较之其他四人的过错较大,应当比较其他四人承担较多的赔偿责任。莫a作为在福兴老火锅就餐邀约人,较之其他三人的过错较大,应当比较其他三人承担较多的赔偿责任。说句实话,我们作为朋友这种情况,因为他过来喝酒只喝了一杯到两杯的啤酒,这个样子,我们要承担这么多责任还是很不愿意的。综合具体案情,法院最终作出一审判决,依法确定霍子木自身承担80%的责任,第一桌铝甲承担2.7%的责任及赔偿25421元,其余参与饮酒的四人各承担1.7%的责任及各自赔偿16006元。第二桌末a承担3.3%的责任及赔偿31070元,其余三人各承担2.4%的责任及各自赔偿22596元。该案一审判决后,部分被告上诉至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随后做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就因为贪杯吸着好友丢了性命,之后与其家人对簿公堂,这样的悲剧谁都希望别再发生了。为此,我们在节目里也反复提醒,饮酒一定要适量,不要强行劝酒,酒后也不要从事类似游泳、骑车这样的激烈运动,同时对于已经醉酒的投影者,要尽到照顾的义务,以避免事故的发生。好,感谢收看今天的节目,欢迎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