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922回到案发现场(27:58)小金父亲被同村的刀过吞打死案例

2021-10-19 11:1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922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在小金还没出生时,父亲就被同村的另一个人打死了,嫌疑人叫刀过吞,案发当天就跑去了缅甸。不久前小金听说刀过吞一家人回到了国内,于是在警察到他家做群众工作时将这一线索上报。警方经过大量的工作,并请来了退休的老警察重返当年现场,最终破获了这起案子。 

《今日说法》20210922回到案发现场

一父子小金没见过父亲,我们说是我父亲项目呢,世事多变,沧海桑田,谁叫金三宝,谁又是波野团的,最少说是前年的名字都对不上,37年后退休的老警察重返当年,现场能否再现真相应该是这边。回到案发现场这说法即将为您播出。捡的应该是这边。

应该是这种,应该是这人是死在死在里边田埂上,然后打斗是在这边。已经退休的卢法医和他的同事站在一片稻田之中,这里是云南省芒市遮放镇井坡德昂等少数民族占人口的80%,车放在岛屿中,是紫气东来的意思,这里的水道早在明朝就是共米了,现在这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站在稻田间的老法医和他年轻的同事却无心欣赏这一派悦目的田园风光,这座这座间呢,这对对,反正应该是在他们可以说,这这一座这一座,对这这个就行了,这个这个这个就这个,他们手上拿着的照片不是用数码相机拍摄的,是当年案发的时候法医卢振军用海鸥幺二零相机拍摄的相片是黑白的,那个时候警方拍的照片还要自己来冲洗,就是以这几张小小的黑白照片中拍到的大山轮廓为坐标,警察一步步的定位还原着案件的现场,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刚才看到的是警察在还原一起案件的现场,这起案件发生在37年前,那个时候现场的这些年轻的警察都还没有出生呢,所以他们请来了已经退休的老法医,帮着一起做这个艰难的工作。

遮放边境派出所负担着2.3km的边境线,221平方公里的边境治安管控任务,这里居住着汉、景颇等民族3.3万人,而走访是这个边境派出所社会治理的日常,这个案件的线索就是这么来的,大家做群众工作的时候,是以前当年杀害他父亲的那个凶手,现在又又会出现了,但是他也还没出生,事发的时候他就听说,他就听说提供线索的是小金,我问我妈了吗?人家都个个都有父亲,我都没有,我没说是我父亲,像我的小金说他是个姨父子,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他还没有出生,父亲就被同村的另一个人打死了,这些都是他长大之后听家里人说的,但是你父亲不在的时候,你有几岁?

12岁,12岁呀,兄弟都出生了,叫什么名字你晓得国大国这姐弟俩说,嫌疑人在案发当天就跑路了,听说是去了缅甸,他们这个村子和缅甸也就是翻过一座山的距离。第二年那个人的妻子和孩子也偷偷的去了缅甸,至此这一家人再也没有消息了,谁发现你爸爸倒在田里的,我我我在这我在这差不多3点3点了收拾手工喝喝看水田叫我爸爸叨叨。到跑跑跑上来,在这有认识天天把的嘛,天上不久前小金姐弟听亲友说当年逃亡缅甸的那家人回到了国内,就住在隔壁村的老丈人家,我心里想法就是该承担什么责任按回家,按照贵家的责任呢,我们要兼顾他们想跟他说什么呢,还跟我们来说都得不喜,都希望他道歉,希望他道歉,我们好好为没有那个仇恨,小金姐弟说他们成长很不容易,他们心中也没有什么仇恨,就是想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死的,逃跑的人到底是不是凶手。

边境部队是在2018年改制后转为警察编制的,所以边防派出所的绝大多数警察并不知道这些案子,但亡人案件是大案,了解到线索就不能不管,很多的变化,包括我们当年了解,甚至我们的当年的一些办案的民警,其实都已经去世了,万一讲头头就大了,怎么破,当时就觉得呀见证,万一没有怎么办,当时物证没有怎么办。派出所每年都会对旧案和机案进行梳理,公安局的刑警有人的印象里确实有这么一起案件,涉案人出逃,缅甸人在境外案件失去了联系,也说不清楚当时的案发的具体时间,他说不出具体时间,是连年份都不准确呢,还是1月份日期不准确,他只是年份都不准确,只是说了大概。三十多年前,小金说不出案件具体发生的事件,只说父亲死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出生,他36岁,那么往前推算案件应该是1983年或者1984年间发生的。小金的姐姐说,当时自己应该是12岁,算一下时间也大体吻合。当时我记得80年左右呢我们就开始查了,根据案件发生的地址还有时间,我们来判定是属于哪一起案件的?

警方要找的是案发时间,从1980年~1984年之间的案子,案发地点是在忙里村民小组,那个时候应该叫做盲里生产队,所以有一个故意伤害绽放,忙里忙里团结,好像好像好像就在这个地方,好在从案发的情况来看,当地的治安不错,这个时间段符合条件的有,而且只有一起亡人的刑事案件,这个嫌疑人用这个锄头,但是锄头把击打钝器击打到那个被害这个后脑勺致死,就这个行人就就逃窜了。发黄的卷宗记载,1983年的8月18日,村民报警,本村一名村民死在了自家的稻田里。警方出警进行了现场取证和走访,发现同村的另一个村民不见了,而在现场,这个人的农具和死者的农具摆放在一起,案子没有任何的目击者,所以也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这个不见了的村民就有了重大的作案嫌疑,当年也只是存在重大嫌疑,并没有具体的认定,他就是犯罪嫌疑,只有一起,当时对不上,当年只有这么一起符合条件的案件,这是不是意味着事情会简单一些呢?警方所说的只有这么一起案件,但是对不上又是什么意思呢?金宝金宝,多叶团团和那个报案的他说的那个人的名字也对不上,嫌疑人是当时是叫叶团不行,叫刀刀破通,这两个名字也对不上,就是被害人和嫌疑人的名字都对不上,对不上。提供线索的小金和他的姐姐说,他们的父亲叫金三宝,嫌疑人叫道果,而在1983年的案件卷宗中,被害人的名字是波野过,嫌疑人的名字是波野团,这四个名字让警察感到十分的困惑,被害人,嫌疑人,这都绝对不能出错的,当时的户籍制度没那么完善,金三宝和刀过一个死了,一个逃亡了缅甸,他们俩的所有信息后来都没有记录了,要核实身份,只能靠派出所的警察继续走访。里村是一个傣族的村寨,傣语中忙是村儿的意思,礼仪是好就是好,村寨以山清水秀、土地肥沃而得名。警方我们走访了村里的老人和两家的亲戚们,我们这边傣族了嘛,他以那他的结婚之前用的是一个名字,他的大的这个孩子出生了以后,他的姓名也就会跟着这个孩子一起走。走访了解何时,警方终于搞清楚了关于名字的疑问,这是傣族的一个传统习俗,傣族男子结婚后,在第一个孩子出生时,成为父亲的这名男子原来的名字就不再使用了,而是要跟孩子的名字重新组合成一个新名字。比如案件中的被害人金三宝,他的第一个孩子叫金叶过孩子出生后,那么金三宝的名字就改叫波叶过了波在岛屿里是父亲的意思,同理,嫌疑人的名字也由高过变成了波野团,这之后他们在生活中就使用新名字了,原来的身份登记的名字竟然就不用了,而小金去报案用的是户籍登记的名字,于是就产生了名字不对的疑问,他们逮子明星也不太知道这个戏俗,警方确认金三宝就是波叶过刀过就是波野团,那么当年出逃的嫌疑人已经回来了,是不是马上就抓呢?

警方却顾虑重重,这又是为什么呢?从一句重复这个概念来讲,我们不能轻易的去把这个人去给他召回来审讯之类的,肯定要把相关证据找明确了,有指向了再去做。第二呢,确实这个人呢已经回来生活了一段时间,只要不惊动的情况下他就不会跑。警方的顾虑到底在哪儿呢?案件中的证据环节出了问题,主要的物证不在了,这个确实是很被动的一个点,按照当年卷宗的记录,凶器是一把断了的锄头,而确定刀过和被害人同时在场的证据是现场摆放在一起的两把砍刀。刑警们翻遍了物证室,这些竟然都没有找到,确实是很难的,因为我们物证室这方也是搬了四次了,几几次了,基本上一些这物证如果是没有在的话,就很难找到了,当时也是发动了形成的整体的民警去找了一下,都没找到这个物证。办案的警官说,他们很清楚我国法律规定证据包括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以及鉴定意见,勘验检查辨认,刑侦实验等笔录、视听资料、电子数据。而这起刑事案件物证丢失,没有被害人的陈述,没有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也没有证人证言,更没有视频资料。

至于dna这些生物剪裁证据在当年不具备鉴定的条件。警方认为当时对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证据链条是不够完善的,检察院机关也是叫我们检察机关让我们还是要需要做大量的一些走访笔录来完善这个证据链条,来进行一个补充完善,然后再有一些当时知情者的一些提供一些笔录提供这些情况,可能是他们当时有什么矛盾呀,警方对此非常的慎重,经过和检察机关的沟通,检方建议在原有技术卷宗的基础上,对当时已经采集的证据进行进一步的核实。办案的警察说,当时他仔细看了卷宗里的技术勘验部分以后,就有了底,最主要的一点,他们当时那个技术勘验,就是虽然条件很艰苦,我们血液的dna也没有办法采,指纹没有,但是我们现场的一些勘验,包括走访的笔录都非常全,可以说为我们这个案件侦破打下了很好的一个基础。刑警们带着卷宗去走访当年的老前辈,对证据进行核实,还原和补充。那个时候我等下崔建华知道这一位是当年的刑警大队长,已经76岁。

他的家人说,因为疾病,老队长的记忆力丧失了很多,但是提起这个案子,老队长居然还记得,印象深刻,是因为当时只差那么一点点,嫌疑人就跑不掉了,通过调查来就说说是锁定了,锁定了他的最后一刀,其实我也不在了。老队长回忆说,当时锁定刀过这张照片上的现场的两把刀是很关键的,他们当时就组织了群众来辨认,确定了两把刀分属于死者金三宝和那个刀,这是刀过在场的关键证据。老队长回忆,那会儿这里最年轻的是法医卷宗里的照片,死亡原因鉴定,现场勘验图都是这个人完成的。老队长依然是那种雷厉风行的作风,立即就带上年轻的同事们去找那位法医了,感冒了自己的了。在家门口正好遇上了开车回家的卢法一,是一个83年,但是我和老队长一样,他虽然已经退休,可是对办案依然有热情。一打开卷宗,一看到那些37年前自己拍的照片,自己绘制的尸检报告等等很多案件的细节,卢法医就响了起来,他说,凶器是断了的那把锄头。

卢法医说,照片看不清,但在锄头上是沾有血迹的,他根据死者的伤口形状判断了死因和凶器全部归去也浸湿浸湿了。然后他左耳后这个上下面我们厘米处的这个枕骨龙,那枕骨枕骨粗龙应该是,这这个部位,有一那么个形状的损伤,然后这个面积然后这里标注的这个就是形状面积长是6cm,宽是1cm,对,就就就是这个然后这个损伤呢就比较重,是这个事凹陷性骨折吗,你把你这个骨头都打了线性凹陷这个这个银行您刚才说的是一边直一边做糊状,那这个是在哪儿呢?可能是什么导致的呢就是就是这个最重的这一项一面线,一面应该就是那这个您判断可能是哪个生气导致的,就是后来就是后来这个就是应该是锄头,锄头就是就是它头上不是也有血迹吗?也有也有血迹结合着他这个伤,就是头头那个边缘,刚好这一下,那这些卢法医说当年在现场勘验时,除了确定死者是被锄头打击死亡的,根据水田的脚印和痕迹分析,一定是发生了打斗,这些看起来原始的调查记录和勘验实际上是详细准确的,这渐渐给了37年后办案的警察们以信心。那边还有一条路。法医立即和他的年轻同事们一起又去了王里村,帮着确定当年的案发现场。此时大家并不知道卢法医其实刚刚从医院化疗回家,她最需要的是休息,看到了这个这这个这个照片,看这个照片他有一些的印象,特别是是他这个山西有点像跟跟跟照片上跟37年前的照片声音都变不了,是因为地貌的特征是可以变的,是种了什么这个你说的这些狗狗都是它后边的,那最后打击的是还是在那边是致命的致命的,那一头一一头,就那致命的那一头,应该还是在那一头下,根本爬不起来了。

此时村里的另一组警察也有他们的任务,就是要怎么了解一下事情的起因,发生了发生的原因。这个边境山里的村庄,1983年村里一共就78户人家,三百多人,村里的很多人是亲戚,在这个熟人社会中,其实没有什么秘密,金三宝和刀过吞家就在一条街上,按辈分,嫌疑人刀过吞,还要喊被害人金三宝一声大爹,他们有什么过节和矛盾呢?这个事情嘛,就是就是你打打架,打架嘛,就全部嘛,这个有打打架嘛,有矛盾,有矛盾,有一种就出现这种问题,村里的人回忆起了一件事情,在案件发生的前一天,当过村家的牛,把金善宝家的牛给顶伤了,对于农耕人家来说,牛是最重要的生产工具。村里的老人回忆说,当时他们俩就吵了起来,乡亲们纷纷劝解也就平息了,可是一肚子的怨气是不是就积下了呢?第二天金三宝就死在了自家的水田里,当天水田里俩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人,是不是刀果打死的,他又为什么要跑呢?能回答这些问题的就只能是他本人了。

此时警方决定抓捕刀国,因为是重重要的这个物证人证,其实我最担心的人抓到以后对他审讯工作,如果他不如果他不忍,他不配合他,他这个没有这个很难,就这个案子就很难进展下去。这是航拍定位的刀库村现在居住的地方,抓捕行动在夜里开始。哥。

你这个是关机炒饭,我们一把炒饭机到是关机,就是关机关门。好吧?当时把他人叫起来,名字身份已确定,他一看见我们当时就问他知不知道我们来找你做什么,感觉这个人已经心里房间就突破了,当时就是知道知道之后就说了,他记得相当清楚的是当年他跟哪个哪个打架发生争执,打到那个人的后脑后脑勺,然后他就跑了现场,现场他就他就他就说了刀过,在现场的交代让警方一下松了一口气,30岁跑去缅甸,37年后回来刀过已经是67岁的老人了,去年为什么决定回来了呢?我算算算了,我们是老师,老了我们有看着电视犯了错误到来离国家他们都回来自杀。赵国春说,他和金三宝在田里争执到打斗,是因为金三宝劫了他家灌溉的水,我说我为什么不给我,我只是知道叫他们打的呢是生气的,但是他说等着我,要不是你我不给你发,你怎么办?两个吵吵来嘛,发过来嘛。他们又说,爸爸道来看我我说大的,不要闹了,我不想打你。

刀果屯说他当时没想打死对方,但是在互相殴打的过程中,这事儿就发生了,他特意把自己的刀和死者的刀放在一起的,就是想告诉大家,人是他打死的,可是他还是很害怕,翻过山就跑到缅甸去了,他说因为在缅甸没有国籍,也没有土地,他一家人只能靠给别人家种地为生,年纪大了,他就想回到故乡来,即使要面对法律的惩处,他也不想再逃了。在那边刀的刀嘛,我是拿刀和氨气,应该说是水不够,水不够,每家人都想赶到这个就说是新来的水嘛,先灌他们家的田,要不然专家就很容易,是不是影响他的,这个丰收达到的现场就是在我们现在这个位置了,就基本上就是这个位置了。

在老警察们的帮助下,警方终于破获了这起案子,但是记者遗憾的得知,就在案件侦查终结之时,手绘了尸检报告和现场图,拍摄了现场黑白照片,并且跟着大家去还原。现场的那位卢法医已经因病去世了。警方后期的调查查明了事实情况和嫌疑人的口供,现场指认跟卢法医在37年前留下的勘验资料全部吻合。现在我们整个的技术条条件也好,包括一些破案的手段也好,越来越多,越来越先先进,但总的来讲呢,就是我觉得认真负责的态度是我们行政邻居必须永远要传承下去的。今天我们演播室当中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久教授,您好,曲教授,这个案子哈发生在三十多年前,那如果三十多年后我们再重新的来办这个案子的时候,对于证据的这个要求会不会有一些不同的改变?现在的证据标准的要求那么要比三十多年前呢严格的多,三十多年前是没有疑罪从无,也没有无罪推定,也没有罪刑法定这些原则,所以这些要求是进步的,当年来讲那些基本的证据档案材料还都在,当然有些东西证据其实由于时间的久远也没有了,那么到今天为止,你看这个案件当年的那些基本的记载,案件发生的背景,案件发生后,这个周围人的这个议论,特别是这个犯罪嫌疑人当年在现场留下的那些东西,也包括现在来讲,那这个人非常的诚实,也认自己这些罪,那么加上原来那些证据材料可以说就很好能够证明,那么这个人确实是他给伤害,然后就是过失的致人死亡了。所以在今天来看,那这些证据司还是能够定案的陈年旧案,公安机关侦查终结之后,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来了,应该按照什么样的正规的法律程序呢继续进行,按照我们刑法的规定的刑刑法呢按照法定刑的不同,他把这些时效划分了这么几档,一个是五年、十年、15年、20年,那么15年、十年、五年的情况,只要犯罪比较轻的一过了就不再赘述了,但是20年呢通常是在法律上就在一般层面上就抽象的讲是重罪了,就是他最高法定可以到死刑的。那么到了20年以后,不是说一过20年就永远不再追诉了,过了20年以后,要对具体案件进行审查判断,并且报最高人民检察院来核准是否追诉,那么所以这个案件来讲,他就应该,因为尽管过去了37年,但是呢它属于法定刑,可以判死刑的。那么所以说呢最受效是20年,尽管过了20年,那么下级检察机关也要报最高人民核准,最终决定是否把这个案子起诉到法院,要经过这个人民检察院的核准。逃亡了37年的刀国涉嫌故意伤害罪被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记者了解到,在审讯期间,刀国和他的家人向被害人家属表达了歉意并进行赔偿,获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目前该案已经交由检察机关办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也感谢曲老师综合的故事,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