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9月25日今日说法跨越二十六年的追踪(27:59)赵忠春抓捕涉嫌故意杀人刘强

2021-10-19 11:39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925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20年9月初,时任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的赵忠春带队到距离鞍山1600公里之外的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执行抓捕任务。赵忠春他们要抓捕的人叫刘强,在警察不懈努力下,涉嫌故意杀人的刘强终于被警察抓捕归案。

《今日说法》20210925跨越二十六年的追踪

我。26年前的一个傍晚,两个年轻人的一场冲突,我对他他俩就是说也就是死不死全打一阵呗,对不对,没合计他又当了一个不幸离世,一个畏罪潜逃,当时我妈就混了,我也就弹出来提醒了,就不行了,站到咱们这俩腿,她去向不明,生死未知,案件重启调查困难重重,已经成为我们这个高新行行人,还是咱们iPad新闻一个心结。跨越26年的追踪《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没有任何的手法。

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就害怕我们东北的东北人的口音,防止他反侦察。2020年9月初,时任辽宁省鞍山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的赵忠春带队到距离鞍山1600km之外的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执行抓捕任务。

他略微有点驼背,但不是很明显。赵忠春他们要找的这个人名叫刘强,此前他们得到线索,刘强就住在这个小区,就在他的生活居住区,还得在他不发现情况下,我们就开始遵守。侦查员仔细观察着每一个进出小区的人,寻找刘强的身影,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因为这个刘强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

这个叫刘强的人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他可能跟26年前发生在辽宁鞍山的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有关,警方已经找了他整整26年了。26年前的1995年4月6日傍晚,在辽宁省鞍山市一家工厂内发生了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李师傅当时目睹了整个案发过程,好像有一点,他们自己也因为点什么小摩擦。据李师傅说,涉案双方都是他的工友,大家都在一家工厂打工,案件的嫌疑人叫李忠强,被害人叫李铮,当时两人刚来这家工厂不久,案发前李忠强和李铮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但具体因为什么他也不太清楚,出去一趟回来了,我叫叫那个地震,这玩意儿咱咱跟着出去了。李师傅回忆,案发那天傍晚下班后,大家都回了宿舍,之后李忠强出去了一趟,大概十多分钟后,他回来把李铮叫出了宿舍,我跟他,他俩就是说也就是是不是我哪一阵那的对不对?没合计他又倒过来。起初李师傅觉得两人吵吵嘴最多打一架,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和另外几个工友也跟着出去了,但没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话不投机呗》,就说说几句就开就动手了,一看人合一人想拉呗人就是说劝一下呗,他兜里他把刀,然后就炸了,你说这咱这反应不过来了,太快了,速度对了。那个那个立中墙李师傅说,当时李忠强扎完人后就跑了,李筝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见状,他们几个工友找车的找车,报警的报警之后把李正送到了医院进行抢救,但李征最终还是因为伤势过重没能抢救过来,当得知李正遭遇了意外,他的家人一时难以接受,当时我妈就昏了完,我爹是搁搁鞍钢上班嘛,是给接过来之后了,到那个地方了哈,我爹就弹出来地上了,就不行了,站到咱们这俩腿案发那年,被害人李正22岁,未婚,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儿,我爹就哭着说,我儿子没有了,结户口本儿的也没有了。李铮的姐姐回忆,弟弟初中毕业后学过理发,还开了一段时间理发店,后来因为离家有点儿远,家里人不太放心,就让弟弟先回家,刚好那个时候有一个不错的机会,我就有一老换少嘛,那时候我弟弟顶那个就是能一个就是能顶替我爹那工作,那么换一下子。李征的姐姐说,当年他父亲是鞍钢的工人,按照当时的政策,弟弟可以接替父亲的工作,成为一名工人。案发前,由于相关的手续还没有办妥,弟弟就想先去打个零工,就是说一合计,你说我这么大了,我不能净吃爹妈。然后他说我出去干几天算几天,这个厂子也有这个,你干多长时间我都可以给你看一下,愿意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所以就选择这个厂子了。当年3月底,经人介绍,李铮去了鞍山市一家铝合金厂打工,没想到采取一个多星期就出事了,我弟弟这孩子还好,可容易了。在我的印象当中,哈就没给人家打过仗。在姐姐的印象里,弟弟为人善良仁义,从不惹是生非,他不明白凶手为何会下如此狠手。

李争突遭不幸,他的家人最朴素的想法就是要严惩凶手。案子虽然重大,但案情并不复杂。案发后,鞍山警方很快就确定了嫌疑人李忠强的身份。案发时,李忠强23岁,辽宁省辽阳县人。很快,警方就发了通缉令,对李忠强进行抓捕。案发的1995年,刑侦技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很多地方甚至连摄像头都没有。当时警方只能用最传统的走访排查的方式展开调查。当时有线索吗?

关于他的项目,当时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李宝刚是当年专案组的成员,在退休前,他一直参与对李忠强的抓捕工作,他属于内向型的人,他不善于交朋友,咱就是想通过他家或者是他的亲属和村的这些村民找一些突破口,查找一些线索。据了解,嫌疑人李忠强也是在案发前不久刚到铝合金厂打工的,因为性格比较内向,平时跟其他工友交流不多,所以警方就把调查的重点放在他辽阳的老家。看他有没有书信,主要是信念,那时候不像现在这个通讯这么一方面,另外呢还有查一下他的哥哥和他父母有没有向外地汇款。起初警方认为李忠强是出来打工的,身上不会带太多钱,他潜逃肯定需要钱,或许他会跟家里联系,但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秘密调查,警方没有发现李忠强跟家人联系的蛛丝马迹,我们一连串摸了好长时间,我们还花费了很多精力,就一点儿消息没有。此后几年,犯罪嫌疑人李忠强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毫无踪迹可寻。不过,鞍山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他的追查,就说能得到一点儿消息,我们就去必须去看必须去查。时间到了2011年,公安部开展全国清网行动,以全国追逃全警追逃的力度缉捕在逃的各类犯罪嫌疑人。当时鞍山警方也加大力度追查李忠强的下落,通过多方调查,他们也曾获得过一些模糊的线索,当时呢通过他跟工友说过这些话,他说,呀,说做这个工作也比较累,挣不多钱,听说要跑船能挣的多,我们到大连,到山东去了几次去摸牌。所谓跑船,就是帮人出海捕鱼,或者搞远洋运输出海一趟,少则个把月,多则一年半载。案发后数年,李忠强一直杳无音讯,专案组分析,不排除他去跑船的可能,而当地出去跑船的地方,一个是辽宁大连,一个是山东烟台,侦查员曾多次前往两地进行排查,我们到大连,到山东去了几次金牌都跟别人走。

李宝刚回忆,这些年为了找案犯李忠强的下落,他跑过全国很多地方,只要跟李忠强有一丝关系,哪怕只是跟他有点头之交的人,他们都会去调查走访,但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多年,直到2020年年初,他退休还是没能够找到李忠强,这成了他憧憬生涯的一个遗憾。当了41年警察,唯独就是退休之前就这个案子没破,罪犯没落网,我就心里就这块病。而对于被害人李铮的家人来说,这么多年了,凶手依然逍遥法外,得不到严惩,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就从我弟弟死那年到现在为止,过年,他家一个鞭炮都不放,没有那种心情。李征的遇害给他的家人带来的巨大伤痛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减缓,而更让李家人难以接受的还有嫌疑人家属的态度,咱不要你们钱,什么都不要,你们有一个安慰的话,或者是就是捎来一句话了,说怎么的都行,就是从心里往外道歉的意思他都没有。

李征的姐姐说,嫌疑人家也在辽阳县,其实跟他家离得不算远,可案发后对方连个歉意都没有表示过,这样他们心里很难平衡,觉得必须要严惩凶手。可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凶手的下落依然不明,他们的心里也难免失落,咱有也就想着,也许这个就算一个悬案了吧。案件侦破迎来转机,嫌疑人父母的异常举动令人生疑,跨越26年的追踪,《今日说法》继续播出,2020年8月,由于鞍山市行政区划的调整,李忠强这起陈年旧案被移交到了鞍山市公安局高新分局负责继续侦办。当时你们这儿接手以后,觉得压力大了,非常大,非常大,因为这个案子时间太长了,95年他举行的有26年了,26年之前经过这个11年的这个全国的情况之后几次这个还有几次这个小规模情况都没这人一直在逃,所以他的已经成为我们这个高新刑刑警,来自咱们鞍山星一个心结嫌疑人李忠强潜逃了二十多年,音讯全无,此前警方也没有发现任何关于他的蛛丝马迹,可见抓捕难度不小。不过对于高新分局的刑警们来说,压力也是一种动力,我们心的人最大的荣誉就是把命案侦破了,把案犯打击了。接手案件后,办案人员首先对嫌疑人李忠强的下落进行了研判,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嫌犯潜逃了二十多年而未被发现,无外乎有这几种可能,犯罪嫌人李某强是不是已经死亡了?第二个是我们怀疑有可能在潜逃到其他地区以后,换名儿了,把自己的身份隐匿了起来,漂白了自己的身份。对于警方而言,无论存在哪种可能,他们需要找到确凿的证据。

第一个围绕他的父母开展对家属进行说服教育。案发时,嫌疑人李忠强23岁,未婚,平时跟父母关系融洽。监察员认为,如果李忠强还在世,案发后他不太可能跟家里没有一点儿联系,或者只是他联系的方式比较隐蔽,不易被人发现,所以他的家人那里应该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然而,对于警方的调查,李忠强的家人态度消极,那个时候不知道,而且从没有来往嫌疑人家属这种不配合的态度在侦查员的意料之中,这次他们接触李忠强的父母,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想看看接触他的父母后利家人有什么变化。果然不久之后嫌疑人父母有了一个不寻常的举动,后来我们就发现这个有一天他们家搬家了,而且呢他父亲的这个通讯工具手机号码也更换了,反常,我们正常工作你没有必要你去搬家呀,就是说逃离我们对他的工作的事情,这个不正常这个举动给我们一个信号,我们就认定他的家属是知道犯罪嫌疑的下落的。

警方决定利用最新的刑侦技术进行排查,或许能找到关于嫌疑人李忠强的一些线索,父母的这个dna成了他的血压,做了dna进行送检。经过排查,警方没有找到何立忠强父母的dna相匹配的信息意味着他没有被打击处理过,我们没有进,没有把他的进入数据库,嫌疑人在潜逃的过程中以及之后的长期隐藏中应该没有再犯案,所以警方没有掌握他的生物信息。现在很可能的,这身份通过某种途径已经漂白了,变成另外一个合法的一个这个身份现在生活正在生长,生活如果嫌疑人的身份已经漂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显然十分困难,警方感觉突破口应该还在他的父母那里。

侦查员对李忠强的父母近年来的行踪进行了调查,他们又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他父母有一个有个乘车记录是到内蒙,就是2019年2月份,他是从鞍山西到北京,然后从北京到到了临河。侦查员发现,2019年刚过完春节,嫌疑人的父母从鞍山坐火车去了内蒙古自治区,在巴彦淖尔市的临河站下的车,然后他返回的时间是五天,经过了五天,2月25号,从临河回到这个鞍山这一块儿,2月份巴彦淖尔正值冬季,冰天雪地的,两位古稀老人去那里做什么呢?这个老两口是比比较节俭的,老两口很少出门,很少有乘车记录。继续调查李忠祥父母在内蒙古自治区的轨迹,侦查员发现了一个更加奇怪的情况,一查内蒙没有任何技术,完了电话也和内蒙没有任何联系,嫌疑人父母在巴彦淖尔待了五天,但没有任何住宿记录,这又说明什么呢?没有住宿记录,没有住宿的轨迹,说明老两口应该是住在家里。进一步排查显示,嫌疑人父母在内蒙古自治区没有任何亲戚,此前他们也从未去过那里,两位老人的行踪十分可疑。那么,他们到巴彦淖尔去做什么呢?又见了什么人呢?我们怀疑,嫌疑父母应该是去见一位非常跟他们关系非常密切的一个人,有可能是犯罪嫌嫌疑人,由于嫌疑人父母到了巴彦淖尔后没有轨迹信息,警方无法确定他们具体的落脚点。之后,办案人员转换侦查思路,从两位老人乘坐火车的同乘人员入手进行排查。很快,一个年轻的女子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他和这个嫌疑人的母亲有两次童车记录。这名女子是刘某。乘车记录显示,2月25日,她乘坐k196次列车从临河到包头,再从包头换乘k1566次列车到济宁。巧合的是,当天嫌疑人父母从内蒙古自治区回辽宁,乘坐的也是这两趟列车。而且经过排查,两趟列车上的所有乘客只有刘某一人存在这种情况。

警方认为,有必要对刘某做一下调查。户籍信息显示,刘某22岁,家在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发现这个小女孩儿曾经有一个曾用名叫刘立某,其中那个利和我们犯罪嫌人李某祥的利是同一个字,而这个女孩儿还姓刘,和那个嫌犯的母亲那个姓一致。刘刘,还有利,这就是我们讲的。眼睛一亮。侦查员立即对刘某的家庭情况进行了调查,发现他的父亲名叫刘强,和嫌疑人李忠强一样,都是1972年出生的。侦查员将刘强和李忠强的照片放在一起进行比对。右边的是犯罪嫌疑人李忠强,26年前的照片,左边是刘强的照片,从肉眼分辨,两人有不少相似之处。之后,警方利用最新的技术对两人的照片做了技术比对,当时比例人脸的相似度程度是90%2点多。两人相似程度很高,侦查员们都很兴奋,历经了二十多年,他们终于见到了曙光。进一步调查,警方了解到,刘强现居住在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的一个小区,平时在一些建筑工地打工,完事我们就决定我们要秘密去一趟内蒙。2020年9月初,赵中春带着一对侦查员到了刘强居住的小区,经过三天的蹲点,在掌握了刘强生活工作的规律之后,9月6日傍晚,侦查员对刘强实施了抓捕。这么回事儿,这么回事儿,叫什么名儿?我问你刘强,刘强,我再问你一遍,安山,你警察明白吗?当侦查员再次强调他们是鞍山来的警察时,刘强终于承认自己就是李忠强,那你你叫什么名儿?再回答一下,按上这个名字叫什么名?李强叫李强,是不是大点声儿?李强之后,侦查员将刘强带回鞍山做进一步调查,经过身份核对,确认刘强就是潜逃了26年的犯罪嫌疑人李忠强。当年的纠纷因何升级?嫌犯父母的巴彦淖尔之行意欲何为?

跨越26年的追踪,《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在看守所,记者见到了犯罪嫌疑人李忠强,对于当年案发的情形,他是这样交代的,好像是头一天晚上,他们几个人喝酒来了,喝酒来了,把那个屋里吐的会员胀气的,让老板找人把他打了一顿。李忠强交代,案发前一天晚上,李征和另外几个工友在宿舍里喝酒,当时他也在宿舍,但没有一起喝酒,后来因为李征他们喝多了,吐了一地,老板知道后,找人教训了他们一顿。李争认为是他告的密,所以第二天上午就开始找他茬做铝合金干活儿了,在烛台跟前,他开始找我茬打我,拿铝合金那个打我。李忠强说,当时李征不仅拿铝合金打他,还拿了一把刀威胁他拿把刀,这么长一把刀,他指我来的,还找你茬的时候,有其他的工友在场吗?没有就你们两个吗?李忠强坚持称,后来他捅伤李争的就是李征此前拿的那把刀。李忠强说,案发那天傍晚下班后,李征把他叫了出去,后来两人动了手下来了,直接拿刀来冲过来了,捡了40分钟,呦,我咋就把刀抢下来了,把他冲了。按李忠强的说法,案发时刀是李铮带的,也是李峥先动的手。不过此前目击者李师傅作证说,当时刀是李忠强带的,也是李忠强把李铮叫出去的。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在当年案卷里,记者见到了另一位目击者的证言,晚上6:20左右,我们都吃完饭了,李忠强进屋找李铮说走出去,李铮也没福气就和他出去了,我们也跟着出去了,他俩走到中学院内继续口诀,李忠强当时就急眼了,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尖刀,把李铮拽过来,上去就扎了几刀。当然,关于这个重要细节的真相,还有待警方的进一步查证。当时犯罪嫌疑人案发后就马上就逃跑了,当年案发后,李忠强潜逃了,这一逃便是26年,那么在这26年中,他为什么一直没有被发现,他父母又为何会去找他呢?当时胆儿太小,怕的不行,吓得腿都抖成一龙了,跑的最后给扔到厕所里了。李忠强交代,作案后他把刀扔到了厕所里,但他怕被警察发现不敢回家,后来就偷偷跑到了老家一个亲戚家里。我二叔说,你现在有理说不清,你不要干什么,你就是打也打死你了,你就走了。之后,在亲戚的建议下,李忠强逃到了内蒙古自治区杭锦后旗,在那里一直潜藏了26年,就是走一步算一步,打零工嘛,那就是打零工。

李忠强交代,在潜逃期间怕暴露身份,在1997年,他花了六百多块钱在当地找人办了一个新的身份,改名刘强,自己取的就说我母亲也姓刘,我就直接改了,就是刘强帅。虽然有了新的身份,但李忠强内心一天都没有安宁过,生怕哪一天被警方发现。

在潜逃的这26年里,他一直躲藏在杭锦后期,在那里打工生活,娶妻生子。当得知丈夫涉嫌杀人,李忠强的妻子难以置信,我也没想到他能出这种事,现在又又气又后悔。李忠强的妻子回忆,他和李忠强是1996年打工时认识的,当时他父母并不同意两人交往,但他执意要和李忠强在一起,为此他还跟父母闹翻了。他对我挺好,反正早晨也挺顾家的,没想到他他一直骂我的,我还不知道。李忠强的妻子说,这么多年来,李忠强从来没有回过老家,甚至结婚的时候,他父母都没有来参加婚礼,当时他也觉得奇怪,问了他,他说他父母过不来,我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然后我们俩都是自找的,就能谈得来。婚后第二年,两人的女儿出生了,李忠强的妻子说,女儿的名字就是李忠强给取的,就说我姓李,我想中间带个栗子吧,就是这么考的。李忠强说,潜逃在外那么多年,他最想念的就是老家的父母,但他不敢回去,只能通过别人偷偷的跟父母联系,不后悔是假的,肯定后悔,谁也不想再枷锁到父母边儿上。

2021年6月9日,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李忠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李忠强不服,提起了上诉,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久教授,欢迎您曲教授,徐教授,由于现在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在刑事侦查方面很多陈年旧案被搞破了,这方面您怎么看的?那随着技术的进步呢,特别是你比如说像这个监控技术,像这个dna技术,包括各个方面的信息定位技术,这些技术的不断进步,使得犯罪人在犯罪之后被发现,被追究的速度会非常的快,你比如说一个犯罪人,你也明白性,以前没有dna技术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对他做唯一的鉴定,因为以前呢我们讲的比如说他逃逃了30年,40年的时候,二十多年的时候,那以前的照片很少或者几乎没有,那现在就不一样,现在你哪怕有一两张照片和你现在的变化就能够做唯一的认定了,再加上dna技术,所以使得犯罪人犯罪之后那么更容易被抓获,也更容易破案。今天我们看到的又是一起利用新的刑侦技术抓获潜逃26年的案犯的案例,这也再次说明犯了罪,潜逃成功的可能性越来越小。本案中的李忠强说,这么多年来,他最想念的就是老家的父母,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奉劝那些依然潜逃在外的犯罪嫌疑人,为了父母家人早日自首,回头是岸。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曲新久教授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