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9月28日今日说法不明信号(27:59)山东德州李歌电信诈骗GOIP设备

2021-10-19 12:01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928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1岁的李歌是山东省德州人,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闺蜜的男朋友,闺蜜的男友给她介绍了一份工作,每天只需要看管一个设备就能日收入一千元。然而好景不长,一个月后李歌被警察当街抓获,原来此设备是用于电信诈骗的GOIP设备。

《今日说法》20210928不明信号

平静小城惊现一场漫游信号,警方溯源,如何锁定非法设备,这种设备通常是为境外电信大白团火加设备,一个频繁出入宾馆的打工妹,两个当街被抓的犯罪嫌疑人,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让你在里面不明信号。《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昨晚上。21岁的李哥是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迷镇人,因为母亲和弟弟患有重病,初中毕业后,他就开始打工挣钱了,打工都接触过哪些行业,餐饮,然后会计,房产中介,然后美容,因为没有工作经验,李哥哪一份工作干的都不顺。今年5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哥认识了闺蜜的男朋友,他就说他那边有个就是说工作之类的,据闺蜜的男友讲,他那里有一个设备需要有人看管,他说,你每天就给我看着这个设备就行,我就每天就负责插电,拔电之类的,就让我负责做这些东西。那段时间李哥刚好辞掉上一份工作,因为你有点交情,因为他跟我闺蜜是男女朋友嘛,关系都挺好的。李哥没多想就答应了,当时就说一天给我1000块钱,我当时挺惊讶的,给我更多能怎么样的,一天1000块钱,这对学历不高的李哥来说极具诱惑,他没有多想,接受了这份工作。然而好景不长,一个月后,李哥被警察当街抓获,打开可以了,在李哥乘坐汽车的后备箱里,警方找到了一件可疑物品。

什么东西?这什么东西,你在里边干嘛用的,你拿着他干嘛用?你做怎么做,看他干嘛呀,看看里边儿放的什么汽车后备箱里的这件物品是什么东西,警察为什么要抓捕力哥?事情还得从几天前,山东省德州市公安局陵城分局接到一份警情通报,说起今年的6月17号,我们接到上级部门推送了五条的十大线索,这五条街道社长线索手机号码归属地均为云南河北,然而经过侦查,警方发现手机信号的漫游地一直在德州市陵城区,那我们通过这个溯源分析发现这个五个手机号码是在同一个设备上发出来的,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近年来,一个名为gop设备的名词频频出现在网络媒体上。gp设备是一种虚拟拨号设备,它是一个移动电话网关,可实现多种网络间的呼叫协议转换。凌晨警方截获的五个手机号码源就是从这样一个设备上发出来的。这个发现立即引起了德州市公安局陵城分局的高度重视,这种设备同样是为境外电信炸白糖火加设的,它是一级多卡,能够同时给多少人进行重合,一旦被骗的话都是爆炸式的那种发展早一刻打掉,他就可以避免更多受害人被骗。所以说发现这个线索,我们立刻成立专案组,对这个案件进行专项攻坚,结合五个电话号码出现的漫游地,凌城警方开展了多警种合成作战,结合至少我们工作经验这一类的就是架设设备的人员,一般情况都会通过这个住宿酒店,住宿宾馆还有这个入租房之类的,然后开机作案。侦查人员迅速对漫游范围内的可疑作案地点进行了拉网式排查,通过调取和排查以后呢有一个女孩子,比如说在这个时间上,还有这个地点上就是纳入我们的视线。李哥,2000年出生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糜镇人,我们确定这个李某的这个嫌疑以后,就开始对这个李某进行这个工作。李哥的家境并不富裕,那他平时也没有什么正常的工作,令人奇怪的是,他却时常入驻当地的宾馆,他平时住的酒店也都是两三百元一天的那个酒店侦查人员调取了李哥名下的银行账户,从银行的流转信息中,警方有了重大发现,我们发现他就是在案发前后有1000,2000的前进入,而很规律给李哥打款的是一个支付宝账户,打款的时间与警方捕捉到的异常通讯信号时间不谋而合。警方分析,李哥如果是gp设备的操作者,那么他应该是被人雇佣的,在工作的过程当中呢,发现这个李某他应该只是一个操作者,而不是最后的这个设备,这个购买者或者是这个整个实施的指挥者。那么这个躲在幕后操纵一切的是谁?

他又是怎么找上李哥实施犯罪的呢?为了查出幕后推手,侦查人员决定先不对李哥采取强制措施,它的外围关系这块儿和其他人这个来往也不是很多。通过调查,警方发现李哥的社会关系十分简单,除了一个和他合租房屋的闺蜜,李哥并没有其他朋友,这个女的呢就说姓曹,是我们本地正式工单位上班的一个一个女孩子,她既没有这个工作的动机,也没有这个时间去从事这个犯罪。

围绕李哥的个人活动,警方进行了扩线侦查,通过对李某通话联系人,然后进行分析以后呢,发现每次作案之前,他都会给一个济南的180的一个手机号码,然后进行这个通话,手机号码关联了一个支付宝账号,这个账号刚好是向李哥转款的账户。经过侦查,办案人员发现手机号码绑定的支付宝账号是一个刘姓男子持有,但是这个人并不居住在济南,而是一个凌城,当地人通过排查侦查人员,在李哥的社会关系中没有发现这个人。李哥和闺蜜小曹是同村发小,离开家到县城打工后,她与闺蜜租住在一起,围绕李哥的行踪,侦查人员展开了深入调查,很快他们就有了意外发现。那我们在调查过程中呢发现这个李某和这个曹某,他们两个人共同合租在这个陵城区黎明家园小区,与他们同住的还有这个曹某的男朋友刘洋,1998年出生,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辉王庄镇人。小曹的男朋友是不是向李哥转款的刘姓男子呢?调查发现,这个刘某他也没有什么正式的工作,平时呢自己靠着开了一辆奥迪汽车,有游手好闲的,有一定的嫌疑性。经过研判,侦查人员发现,自2021年5月底至6月21日,刘阳名下的银行账户陆陆续续有近10万元钱的进账,收入来源很可疑。

这个时候呢,我们民警就开始调转思路,从这个线下外围调查,然后转上这个线上。很快,侦查人员就搞清了李哥不明收入的来源,每隔这个一两天,他会给这个我们已经锁定的嫌疑人李某会转账1000~2000元不等。然后这个现象与两个人这个关系也不是很相符。警方初步判断,刘洋应该是李哥背后的指挥者,确定了这两个人的身份之后,这个时候找这个作案设备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关键。侦查人员准备在嫌疑人再次开机作案时将他们人赃并获。让人没想到的是。

接下来的两天,侦查人员一直没有搜索到这个异常信号,是在6月的22号和6月20号,3号那天这个设备就一直就没有开机,也没有作案,是设备出现故障了还是嫌疑人把设备已经已经毁掉了,或者说邮走了邮寄走了,甚至说已经放弃使用了,这给我们的侦查带来很大的难度,如果不能人赃并获,那么要想坐实嫌疑人的犯罪行为,警方需要尽快找到作案设备两种情况,一种这个设备实际是在这个他们的租住地,二一个呢就是说他们这个设备作案完以后再随身携带,但是结合那个我们当时摸排的情况,我们在摸排的这个五个地点的酒店和这个入租房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他们退房以后在现场遗留的设备,而且他们当时住的也是不同的酒店,不同的房间,留在现场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经过缜密分析,侦查人员认为嫌疑人使用的gp设备存放在居住地的可能性非常小。犯罪嫌疑人他们把这个设备如果说他是放在那个居住地的话,他也没必要再出去找旅馆再去找酒店去做这个事情。嫌疑人作案使用的设备究竟放在哪里了呢?我们判断作案以后呢,随身携带设备的这个可能性就是很大。这个时候呢,这个等待他们再次开机作案,就是我们最好的这个抓捕时机。可是接连两天,嫌疑人并没有作案。

侦查人员仔细梳理了案发以来的每一个侦查细节,当他们确定侦查活动并没有惊扰到嫌疑人后,侦查人员决定耐心等待一个抓捕时机。到了6月的25号上午,我们再次接到市局下发的线索,这个设备又再次这个使用,产生这个诈骗的案件。接到通报,侦查人员迅速对两名嫌疑人的活动轨迹进行分析研判,通过研判呢发现犯罪嫌疑人刘某在6月25号中午12点左右的时候,然后和这个犯罪嫌疑人李某,还有那个刘某的女朋友,这个曹姓女子,他们三个一块儿在饭店吃的饭。

侦查人员迅速赶往嫌疑人聚集的饭店,但是等我们到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这里是德州市陵城区陵州路与德州东外环交叉口的地段,在距离陵城区政务服务中心300m的马路边,警方截住了一辆黑色轿车,刘某和这个李某他们两个人要到这个政府大厅去办业务。在《汽车的后备箱》里,警方起获了一套gop设备,而这个设备当时是处于一个关机状态,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这里边儿干嘛用的,你拿着它干嘛用?你都做怎么做,看他干嘛呀,看看这里边儿有什么?面对侦查人员的讯问,李哥似乎对这套设备的真正用途并不清楚,以后你你都需要怎么操作?就是插电不插电就行,插电我白天我就出去了,晚上我一般你都从哪插电?你有的时候是在酒店,你从那儿住吗?

我怎么管不住,我开酒店是为了用这个设备是吗?在犯罪嫌疑人的身上,侦查员还截获了八张电话卡,据嫌疑人交代,这些电话卡都是gop设备上使用的,哪来的那卡,快递给我寄过来的,是你的吗?不是我的,为什么要把别人的卡插到这儿干什么用?为什么不用你的这么问你?

据你哥讲,设备上使用的电话卡是通过邮寄获取的,他不知道寄卡的人是谁,也不知道卡是从哪儿寄来的,那么刘洋对电话卡的来源又是如何供述的呢?收集他是什么来着?他是他招惹你的是你的吗?不是刘洋所说的,他们指的是隐藏在互联网上专门从事违法交易的网友,他们有可能是电信诈骗分子,也可能是为电诈分子提供灰色交易的网友,干了多少天了,干了五天五天吧,从昨天开始干的。面对侦查人员的询问,刘洋试图避重就轻。今年3月,刘洋在网上打游戏,游戏结束后,他被网友拉进了一个聊天群,群众说你们下载一个软件,这个网友是刘洋打游戏时认识的,他告诉你你们现在工资多少,说你们挣的太少了,说我这儿有一天挣多少钱多少钱,没多少钱,一天挣个三四千,你们可以做。对于这个网友,刘洋没有戒备心,但对他介绍工作的合法性,刘洋提出过疑问,他说不违法你们做就行了,然后他就在这边吃点提成。网友说的十分确定,刘洋还是没有马上去做,他在群里观望了一段时间。群里很多小伙伴都说挣到了钱,这下刘阳信仰了,就开始想做,让我了解这个东西,然后他让我买了一个网关的机器,他说一个是一天3000块钱,现在我手里拿的这台设备就是我们当时在抓捕的时候在嫌疑人车上发现这里说的gp设备它是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这个无线数据终端,另外一个就是黑色的远程发射终端。

大家看到这是四张卡,现在我们用的手机都是双卡双待,而这个远程支持同时插入多个卡槽手机卡的这个设备,就相当于把好多手机捆绑在一起,形成一个多卡多带的大手机。国内查获的设备大多是为境外诈骗分子提供服务的,那么躲藏在境外的犯罪嫌疑人是如何对gp设备完成远程操控的呢?本地的组装设备的诈骗分子用上线发送过来的软件,就是一个链接软件,装入这个设备,然后境外犯罪分子登录这个软件的账号,实现远程对这台设备的操控,这叫就实现了人机分离,这就让电信诈骗犯罪变得更加隐蔽。犯罪分子在境外可以任意选择这台设备,和手机,手机卡,手机号,同时发送多条甚至说成百上千条的诈骗信息。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后,侦查人员迅速搜查了他们的租住地,在这个房间里,警方又有了新的发现。在这个地方,我们成功的又查扣了一套中型的64口的一个gp设备,另外在当场还查扣了五十多张这个手机卡。通过给境外电闸团伙提供服务,一个多月的时间,浏阳非法获利近10万元。这台设备有64个卡槽诈骗,犯罪分子可以同时通过远程连接对国内的64名被害人实施诈骗,它的危害程度有远远比那个四卡槽的危害要大。也许有人会问他不用这个设备,能不能实施诈骗能,但他的成功率低。近年来,公安机关在全国范围内陆续开展了断卡扫楼防诈骗攻坚行动。随着电信诈骗宣传不断深入,广大人民群众对电信诈骗犯罪有了较强的自我保护意识。他如果说直接受到一个境外电话打进来,他的防范意识会强,被害人受到的是国内的变化,他的防范意识没有那么强,会降会降低。生活中几乎我们每一个人都接到过诈骗电话,有的说你中了大奖了,有的冒充执法人员说你惹了官司的,有说是你领导向你借钱的等等,诈骗手段不断翻新。如果没有人给诈骗分子架设gp设备,那么很多电信诈骗就无法实施。山东德州发生的这一起利用gp设备帮助诈骗分子实施电信诈骗的案件并不是第一例,此类犯罪在国内早有发生。去年六月,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就破获了一起这样的案件,神秘包裹九位取件,警方出动张网以待出来拿拿包裹不明信号《今日说法》正在播出。

2020年6月中旬,渭南市公安局反电闸中心接收到一组奇怪的电信信号,经过分析,警方认为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利用gop设备进行犯罪的团伙。7月1日,临渭分局民警得到一个有价值的线索,一直到7月1号,我们获取到一条重要的物流信息,有一台设备从外地邮寄过来。根据这个信息,我们做了大量的侦查工作,邮包到达快递点后,犯罪嫌疑人迟迟不去包裹他们,联系快递点让给他,送到好几个地方都没有去取。侦查人员对包裹的去向进行了追踪。7月2号下午6:00下班高峰期,两名男子骑着共享单车去快递点取货,看看那个快递点门口在那坐,还在商量着什么,加起来。这是快递点监控视频拍到的画面。当天晚上,两名可疑男子到达快递点后,鬼鬼祟祟的观察着周边情况,然后一人望风,一人进入快递点取货。埋伏在周边的侦查员迅速锁定了两名犯罪嫌疑人。

看出来来,包裹,这是跟着为了找到犯罪嫌疑人的作案窝点,侦查人员决定暂不动手,对他们进行秘密跟踪。个人,你下去扫个自行车,骑车跟着他,我俩开车跟在你后面,我口罩点,注意安全。嫌疑人骑着自行车徘徊了近一个小时。

在临渭区的桂花路,两名犯罪嫌疑人走进一个居民小区,跟踪而至的侦查员准备收网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犯罪嫌疑人非常狡猾,他们提前在小区内藏匿了一辆摩托车,当犯罪嫌疑人拿着包裹进入小区以后,突然又换乘了摩托车离开了小区,当时给我们弄了个措手不及,车没跟上,把人跟丢了。很明显,犯罪嫌疑人对自己正在从事的违法活动心知肚明。人跟丢以后,我们就利用视频追踪系统,从下午六七点一直到晚上9点多,最后发现两名犯罪嫌疑人在西亚路一酒店出现,我们就迅速赶往该酒店。在五楼的一个房间,侦查人员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我把手机放上来,快点,数据都数据搞了数据数据拿出来,包头来数据。

在宾馆的房间里,警方缴获了三套dop设备,其中一套设备处在开机状态,正在为境外电炸分子提供技术支持,而另外两套是他们刚从快递点取回来的全新设备。算了,不知不知我能早一点,你用过多长时间的我没用过,用一下就就就就这个,谁开这个没用过这上面这双面胶粘多久了?那个谁?根据嫌疑人的供述,侦查人员又来到另外一家小旅馆,在犯罪嫌疑人的带领下,我们又在城中村的另外一家小旅馆内,现场查获了五套作案设备。在这起案件中,临渭警方共计抓获犯罪嫌疑人五名,缴获zip设备八套、路由器、摄像头、电机等设备二十余个,缴获手机卡40余张。据嫌疑人供述,他们虽然是境外诈骗团伙的下线,而他们从来没有跟上线见过面,彼此的沟通依靠网络社交软件进行,所有人的个人信息全部是虚拟的,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境外犯罪团伙通过招工广告的形式在境内寻找合作伙伴,随后会通过邮件将gp设备邮寄到境内,通过聊天软件对境内的犯罪分子进行指导,包括设备的使用,如和逃避警方的打击,以及如何完成报酬的对付,犯罪嫌疑人的获利是每天结算,通过收款码把钱转过来,还不是直接把钱转给犯罪嫌疑人,他们通过这种手段来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在境外上线的指挥之下,张琦、郭一鸣等犯罪嫌疑人每天获利都在数千元,但是他们并不满足,为了赚更多的钱,犯罪嫌疑人又从境外订购了两套大功率的gop设备,正是这两套新设备让警方迅速的找到他们,避免了更多诈骗信息的发出。这个时候质量设备最大的一个取消是这个工作效率提高了八倍,这只有一个卡槽,上面有八个卡槽,巨大的收益并没有让嫌疑人放松警惕,他们在熟练作案操作流程之后,会想方设法的洗白自己,通过自己发展下线的方式转嫁风险,而自己则隐藏在幕后,利用虚假身份进行遥控指挥。节目中,犯罪嫌疑人刘洋的名字虽为化名,但他在与李哥的合作中一直使用这个名字,刘某拿到手以后就开始实施作案,后来呢他觉得这个可能是觉着这一个小设备挣钱比较少,就开始购买大的设备,同时把这个小的设备交给他。一同合租的这个李某,刘洋以看设备为名将李哥脱下水,早上然后弄完了以后也出去了,也没啥事儿,然后结束的时候再把电拔下来就没事儿了,当时心里还挺复杂的,但啥也没干,就就有点不劳而获的感觉。

然而在利益的趋势下,李哥渐渐麻痹了自己这个法律,虽然不是最新型的法律,但是他具有较强的麻痹性,不少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十分轻易的被人哄骗,误入歧途,出门打工。当有人愿意一天出1000块钱雇佣你时,心里一定要掂量掂量有没有涉嫌违法犯罪,毕竟天上不会掉馅饼。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久教授,欢迎您曲老师,这些为境外诈骗分子提供技术设备的犯罪嫌疑人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呢?那这些犯罪分子呢,原则上就构成了就诈骗罪的共同犯罪了,就是说境外的网络犯罪犯罪分子应用这些设备对境内的人实施诈骗活动,但特殊情况下,如果看警方的侦查情况,那么有些情况下,这种设备呢提供者提供服务的人呢,确实没有证据表明他和那些境外的诈骗分子有直接的犯意的联络,直接的勾结,那么通常就构成一个另外一个犯罪,那这个犯罪可能处罚会略轻一些,那如果构成诈骗罪,处罚就更重一些,那这个犯罪要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那这是我们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新增加的一个犯罪,那这个案子反映更多的,很有可能这些犯罪分子已经和境外的犯罪分子构成了上下游的这种诈骗罪的共同犯罪,如果在个别案件当中有的案件就不能证明这种犯罪故意的,那也构成这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那么这个罪名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它的量刑是怎么样规定的,这个罪规定他要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并处罚金,这么来看看这个量刑呢比之诈骗罪好像要轻一些。

是的,为什么会轻很多呢?因为这提供这些违法犯罪行为的人和诈骗分子或者其他犯罪分子呢,他没有直接的具体的共同犯罪的意思联络,那么也就是说有人在涉及犯罪,但这批人呢在提供技术支持的时候,他隐隐约约的他知道,或者说有事实表明,按道理你应该能知道,那么这些人实际上诈骗犯罪按道理来讲,你就有一个道德的法律的义务,就要你要停止这种服务,就不能够再提供这种服务了,那继续还提供,那就要承担刑事责任。警方在对浏阳李哥实施抓捕的前一天,与李哥同村的一个女孩儿被冒充客服的境外诈骗分子骗走10万块钱,没有人知道诈骗信息是从哪一台设备上发出的,但值得警醒的是,只要有人为境外诈骗分子提供这种服务,那么下一个被诈骗的极有可能是你身边的人。警惕身边从事此类犯罪的人,发现异常情况及时报警,这才是硬道理。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曲新久教授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