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610内幕交易(27:34)普通农民工徐某丈夫被异常操作

2021-10-19 15:33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610今日说法  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徐某是一家建筑工地上的普通的农民工,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文化,可是他却被警方认为是一起证券市场内幕信息交易案的嫌疑人。警方对徐某展开侦查工作,并推断徐某名下的异常交易账户应该不属于徐某本人控制。经过警方的深入调查,最终真相大白,徐某的外甥女樊某和其丈夫为异常交易的实际操作人。

《今日说法》20210610内幕交易

一位58岁的建筑工地农民工,那这个有什么用呢?我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一起139万元的政权内幕交易,家庭妇女嘛,然后也没有固定职业,从沟通之日就就视为内部性的敏感,其实开始的时间谁是真正的背后操纵者,他参与的还有一些喝茶的,是不是里面有什么里面有什么?我想要陷害他的风险内幕交易该如何界定和监管?内幕交易《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您您今年是58岁,对吗?对,对对,谁说年龄58岁,那您现在具体是做什么做什么呢?就是工地上你知道的,对不对?我们因为网网信号有有五年的报修的,对不对?

休息报告维修,在哪个地方?我时间不多了,这么去搞一下,观众朋友,你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徐某是一家建筑工地上的普通的农民工,只有小学三年级的文化,可是他却被警方认为是一起证券市场内幕信息交易案的嫌疑人。事情是怎么回事呢?我们来看这个账户它是2015年8月份开户,开户之后呢只有一笔的交易,交易呢只有六万余元,然后那么后来呢就是一直长期的就没有交易,然后忽然的在该股票停牌之日前突击的去有一个买入的动作,所以它的交易非常异常。2016年3月,上海市相关监督部门在海量的证券交易信息中发现了一个异常信号,一个看似普通的账户,在长时间没有交易行为后突然买入了139万元,成交量对比上次放大了二十余倍,这相比于他这个之前这个账户的这个有个交易的模式嘛,交易的行为它这个是一个异常,除了金额上有明显异常,这次交易还有一个时间节点也不同寻常,那就是这次交易的进行时间,而这个账户呢它就是在平台前一日然后突击的买入这个账户,他前期突击买入从来都没有买过这只股票,但是在他和重大事项之前,突击买入行为本身非常异常。李警官表示,这个账户购入股票的时间节点之所以异常,是因为他购买股票的时间正是这只股票停牌的前一天。一个股票在策划重大事项,比如说并购重组这些事项的时候,往往就是会有一个提前的沟通,双方沟通从沟通之日就就视为内部信息的敏感。其实开始的时间因为大额股票的购入,在停牌的前一天,正是所谓的内幕信息敏感期,在这个时间突然大额购入这个即将停牌的股票,监管部门怀疑这是有人利用了内幕信息,希望利用这支股票牟利。比如说那个并购重组往往在市场会被视为一个利好,在复牌之日起就会对股票有一个很大的影响,往往内幕信息知情人会在股票停牌之前就潜伏进去,等到股票复牌之日起,股票上涨之后抛手盈利,从而达到牟利的目的。发现异常后,李警官和同事开始了对这支股票背后操作人的侦查,很快警方就发现这个异常交易账户的所有人是徐某。

徐某呢?他五十多岁,然后是在建筑公司从事这个一线的这种建筑工作。之前呢,他这个从来没有证券投资的行为,而且呢他本人的文化程度不高,只有小学只有两三年级,然后他对这种证券知识、金融知识是根本不知道的,从来没有这种投资的经验,然后在这个资金上,他的收入不足以支撑他有200万资产的证券投资,也不足以支撑他有100,200万中有130万去豪赌一支股票的这个决心。通过对徐某的侦查了解,警方推断这个账户应该不属于徐某本人控制。那么一个普通的建筑工地农民工,是谁操纵了他的账户,并且在股票停牌的前一天精准地购入了139万元的股票呢?对于京东案件来说,资金是最关键的资金的来源,往往能确定到底这个账户是由谁控制的,然后我们就从资金入手,然后去查徐某,徐某的资金来源,发现徐某第三方存管银行账户的资金,然后来自于樊某的上海银行。经过侦查,警方发现,徐某的账户上进行股票交易的资金就是从一名姓樊的女子账户上打过来的。樊某时年26岁,当时是无业在家,又经过对徐某的银行账户预留的手机号码进行梳理,发现其实银行预留手机号码是樊某的使用的手机。据此,警方推断樊某,徐某丈夫的一场交易有重大关联,我们又对姓樊的女子呢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发现姓樊的这个女性她无无业,待在家待业,是刚刚从英国留学和留学归来,在家呢是刚生下小孩带小孩。一个是小学未曾毕业的建筑工地农民工,一个是年仅26岁的海外留学归来人员,这两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为何樊某会向徐某的账户上打入大量资金,并且用这个资金进行巨额证券交易呢?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是不是关系特别亲密的人,然后一般是不会说有这么大金额的去转入,所以我们怀疑徐某跟樊某两个人是关系特别密切的人,或者是徐某的这个卡是不是被樊某借用或者是盗用存存不存在这种可能。为了弄清楚樊某和徐某的真实关系,警方对樊某的家庭关系进行了调查,从一些分析上发现,樊某的母亲也姓徐,然后我们就合理怀疑嘛,他们是不是有亲戚关系?然后我们之后就是找到人了之后求证了他们这个亲戚关系,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他们是外甥女跟舅舅的关系,发现其父亲樊某从事建筑行业,然后在上海有一家建筑公司,徐某所在的公司就是樊某的父亲所经营的公司,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反正他们叫我记住信息呗,银行卡,对不对?然后什么那个那个那个证据这个交交一个东西他都用什么用呢?我这个我不是很清楚的,反正我摆而已,好了,我钱东西应该都是交给他们,不给你钱我交给他们就好了。因为是我自己的外甥女呀,对不对?他他欠我100,我肯定给她几百。因为是自己的外甥女,徐某就把自己的身份证和账号随意交给了他人。徐某的做法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他们,但他们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账户来交易呢?交易我也不知道了是吧,对不对?他们他们可能估计还是把还是要把钱先把我拉进去怎么样,是不是?当时你心里面有当时你心里面有有疑问吗?有什么,因为呢,就担心这样做可能不妥,不妥当,可那肯定是一个有一点的咯,你不担心可能会被利用吗?那个时候他当初没有想到,怎么后来后来他肯定是想到了。

经过侦查,警方发现原来徐某是樊某的舅舅,两人关系非常密切。那么是不是就是樊某实际操作了徐某的账户,进行了这次可疑的交易呢?然而,通过进一步侦查,警方却发现,樊某虽然向徐某账户上转账了巨额款项,但是樊某本人名下并无证券账户,也没有任何证券投资的经历。因此,警方推断,樊某应该也不是这起异常交易的背后操纵人,因为她是家庭妇女嘛,然后也没有固定职业,对于上市公司方跟被收购公司方也不接触,也没有机会接触到。层层追查背后操纵人浮出水面某证券公司此次上报的《内幕知情人》只有两个人,内幕交易信息从何而来?内幕交易《今日说法》继续播出,从徐某到樊某,两人虽然是亲属关系,但是一个不具备进行证券交易的能力,一个名下没有任何证券交易账户。警方判断真正的背后操盘手还另有其人,然后我们首先投向了他这个家人就是他的这个父亲,因为他父亲本身就是这个建筑公司的老板,然后我们怀疑资金是不是来源于他的父母,是不是他父母在控制账户。

通过侦查,警方发现樊某转给徐某的资金并不是来自樊某的父母,而是樊某和丈夫自己的财产,其实就是他们小夫妻俩自己一直持有的。以前做理财的钱,现在改为投资股票了,就是对于这个行为来说,异常点在哪里?因为理财他是个低风险的一个投资股票,它是个高风险的投资,等于把一个低风险的投资定位一个高风险的投资肯定要有诱因,这个诱因在哪里?这就是一场确定资金来源于樊某和其丈夫名下的财产后,警方又对樊某的丈夫宁某的工作情况和背景进行了一个调查,发现宁某就是一个证券公司的投行经理,这个时候呢他的身份就很可疑了,因为宁某他是证券公司的工作人员,按照国家的规定,证券公司的工作人员及其亲属是不能开立证券账户的。那么我们就在就在想,这个是不是宁某和樊某因为要这个跳过国家的规定,想要这个有一个自己的证券账户,所以是不是借用了他人的这个证券账户来进行交易。

警方表示,由于证券公司的投行经理往往能够在工作的过程中接触到许多的并购重组上市公司的公告等敏感信息,而这些敏感信息往往会对股价有很大的影响。樊某的丈夫宁某有可能是利用了自身的职业优势,掌握了某只股票的内幕信息,因此操纵了徐某丈夫上的那次交易。那么,警方如何能够证明樊某的丈夫宁某掌握了徐某丈夫上购买的那只股票的内幕信息呢?是恶意购买还是机缘巧合?潘某呢当时还带了一个他的助手小伙子,然后胖胖的证据采集困难重重,内幕信息的泄露如何掩人耳目?内幕交易《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在将宁某列为嫌疑人之后,警方对宁某所就职的证券公司和涉案股票的上市公司进行了调查。警方发现,涉案股票的上市公司案发时确实正在并购重组,而徐某的账户就是在该公司并购重组期间,甚至是停牌的前一天购入的139万元的股票。那么,宁某是如何获得这个内幕信息的呢?发现上市公司公告中,此次并购重组的承销券商就是宁某所供职的某证券公司。因此,我们怀疑是不是宁某通过在工作的过程中获知了此次的内幕信息。警方表示,虽然宁某所在公司参与了并购重组项目,但是要搜集宁某涉嫌内幕交易的证据却困难重重,因为宁某所在的公司提供知情者名单中并没有宁某的名字。在此次券商上报的内幕信息知情人中,我们没有发现这个宁某,然后我们就通过这个方式,就没有办法确认宁某是内幕信息知情人,因为券商并没有将宁某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进行上报,那么宁某不在这个知情者名单上,就意味着宁某能够摆脱嫌疑了吗?因为券商可能在工作中会存在一些疏忽,参与工作的一个项目组不可能只有两个人,项目组成员往往有四五个人,甚至十几个人,而某证券公司此次上报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只有两个人,所以说与这个并购重组这么大规模的一个行动是不符合的,这是一个比较可疑的地方。

带着疑问,警方将侦查的方向转向了涉及并购重组的上市公司,我们经过询问上市公司的董秘,然后他们在第一次起义谈收购的时候,参与的人员就有某证券公司总经理潘某,潘某呢,当时还带了一个他的助手小伙子,然后胖胖的,但是呢,上市公司的董秘并不我知道这个小伙子叫什么,然后我们呢又对这个上市公司董秘进行了让他做了一个辨认,然后从而确认这个上市公司董秘辨认的过程中就确认这个胖胖的小伙子年轻人就是宁某。为了进一步固定证据,警方又找到了宁某的另一位同事任某,任某表示宁某确实参与了此次活动,那么宁某既然参与了这次活动,为何其就职的证券公司提供的名单里却没有宁谋呢?我认为他发挥的功能应该谈不上吧,我觉得因为毕竟这个这是初期他参与的,就是说平台之前的我们都是一些一共,其实可能就是双方各自去公司了解了一下对方公司的情况,然后一起吃了个饭,就这么多他参与的,他们还有一次喝茶吧,反正就三四次,就是一起接触。潘某认为宁某虽然在前期参与了一些会谈以及吃饭之类的事情,但是他认为宁某并不知道里面的具体细节,他也无法直接得知这次并购能不能成。喝茶那次他好像是在但是会议两次呢,他有一次是去了,但是好像在门外没有进去,因为我们那边人比较多,他们会是比较小的人,没有人比较多,没有没有进去,我们前期是没有谈任何细节性的问题,都是了解,你们看看有什么问题吗?他们看看有什么问题最后做,真正大家坐下来谈对价什么的,都是在平台以后的这些事情。那么宁某既然参与了这次活动,为何其就职的证券公司提供的名单里却没有宁某呢?对此,证券公司负责人解释称,之所以会是这样,是因为内幕信息知情人的表格是当事人自己填写的,就是他只是将单纯的将表格发给了潘某和宁某,让宁某他们自己去填写,而没有进行一个后续的督促后续的收集,从而导致了这个宁某漏报此次内幕信息。知情人。而宁某可能是知道了自己没有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可能才诱发了他此次这个内幕交易的行为。三个半月获利17万元,就是这个钱我们不不要赚,但是要把想把我拉进去还是怎么样,是不是内幕交易,《今日说法》继续播出,从停牌前一天买入到三个半月后复牌后迅速卖出。宁某和妻子樊某作为此次交易的实际操作人,在其中获利17万元。2018年12月,宁某和妻子樊某以涉嫌内幕交易罪被公安机关抓捕。2020年5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在没有签订任何什么协议。

他也不是本公司的员工的情况下,总经理为什么带他去参加这么重要的一个项目,而不再已经资质入上入房很久的人去参加,是不是里面有什么风,里面有什么想要陷害他的风险,关键的会议内容她也不一定是可以,他不他也不一定会听到呀,而且他项目经理他当时也就坚持了一会儿。对于丈夫和自己的行为,樊某坚称自己对所谓的内幕信息毫不知情,只是听从丈夫的指示往舅舅徐某的账户里打了钱,他以为这只是普通的投资,不光如此,她认为丈夫宁某也只是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做出的投资判断,而不是进行了内幕信息交易。

根据《证券法》的规定,我们认定他是内部信息的,因为你现现有的证人证言你的入职资格的证明,对吧?还有包括一些那个相关的相关的一些一些情况我们都可以反映出来,你从其收购开始,一直到最后,你至始至终每一次开会,对,每一次协商你都在参加,怎么会说怎么能说明他他自己参与的程度更深,他了解的不多呢,如果他知道这个他们公司100%会重组,他可能买这么一点吗?对不对?那人家我不相信这个股票没有人买,我不相信他们公司没有人买,我不相信内幕之情就没有人买,但是为什么人家没有被查到,偏偏查到了他,而且查到他是一个金额这么小的一个人,只能说明他从业太少,对不对?物质太那个社会险恶他不知道。那么当这里面呢有两个细节,一个就是那把他们的理财产品几百万就是回购回来,那么也利用里面的资金再去购买这支股票,他是担心,害怕这个一次请大量购买股票会引起这个风险,会引起别人注意,被系统监测到,所以他在他就买这股票时候是分批分批慢慢的,慢慢的就是就是比如说一批几十万,一批几十万购买这支股票。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向本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零防范内幕交易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法庭调查了本案的事实,并对本案的证据进行了执政,听取了公诉人、被告人、辩护人的意见以及被告人的最后陈述。庭审后经可以评议,现已审理终结,现在进行宣判。法院宣判,宁某因为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且处以三年从业,禁止被告人连环盗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已全部退缴违法所得,依法可以重新处罚,并不能建议对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辩护人建议对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零身为证券从业人员,明知所从事的收购项目信内部信息,仍然违背职业的保密义务和道德要求等,利用其职业的便利,实现非法的能力。为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保障证券市场的健康发展,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根据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需对零处以从业禁止公诉机关建议对被告人适用从业禁止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宣判完毕,将被告人零。下。从这么一个案子当中对其进行从业限制。

我们认为是有一定的示范效应,有一定的示范效应。对于不仅是对于这个证券从业人员,它具有一定的警示意义。这个近几年这个中央提出来来的这种,要加强对于这个金融的监管,加强对于资本市场的这种规范,对吧?强化这种监管,我觉得也符合这种精神,但刚刚在吃饭的时候,你那个手有点抖,但是我没有想不到的。案件。宣判后,樊某对于丈夫宁某所受的刑罚感到十分心痛。樊某称自己家境富裕,丈夫收入也不低,因为一点儿获利,丈夫获了刑罚实在是不值。

如果是这样,如果是到今天这个局面,如果是因为这点钱还要贪这点钱,整体赚了这个17万背上一年的刑事责任,我觉得是对我们家庭来说是没有意义,就是这个钱我们不要赚,对不对?这钱对我们来说没有没有用,就是希望对我们家来说真的是。而樊某的舅舅徐某也完全没想到自己当初给外甥女开了一个户,随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今天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久教授,您好,曲教授,看完这个案件,徐某他是将自己的身份证借给了他人开设账户这样的一种行为他可能会面临哪些法律风险?那么这种行为呢肯定是首先是违法的,因为自己的身份证也包括自己的银行卡户头,只能够本人使用,你不能够转借给他人。曲老师,本案判决的一个特别之处是宁某在完成服刑后的三年内禁止从事与证券相关的一些职业,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一个判决?这是我们法律做的刑法上一个专门的规定,也就是说实施了犯罪的行为人呢人民法院认为根据需要就是为了他预防他以后再犯罪,那么做了一个预防性的这种判决,那像禁止从事与证件相关的这种职业多少年,比如甚至终身这样的处罚措施,他被两部法律所规定,那么一部是规定在证件法律当中,按照《证券法》律来讲呢,违法的行为人是要被处以这样的处罚措施的,这是一个行政处罚,那么有的同事又写着在刑法当中,那么在刑法当中呢利用了这种职务或职务相关的时候从事这些犯罪的时候,那么给予一个禁止从业的规定,那么在刑法总则做了专门的规定,那么这样一个规定就主要目的是为了预防犯罪行为人再次利用这种相关的职业从事犯罪活动,专家表示,证券金融行业是一个投资回报率可能很高的行业,也是一个风险很大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面,对于从业人员来说,坚守基本的职业操守应该是作为新进这个行业人员的必修课,而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进入了这个行业久了,对于一些法律法规也就淡忘了,就有可能违法违规,所以今天的案例应该也是对所有的从业人员敲响了一记警钟。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节目,也感谢徐新久教授参与你们的讨论,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