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6月7日今日说法南下千里追“老赖”(27:57)北京怀柔执行法官周科拘留徐某

2021-10-19 19:48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607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周科是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的一名执行法官,最近他接手了一个棘手的贷款纠纷执行案子。2013年7月2日,徐某以开店急需资金为由向林永玲借款100万元,2015年5月1日欠款到期后,徐某无力偿还,最终被林永玲起诉至怀柔法庭。2016年11月23日怀柔法院判决,徐某10日内偿还林永玲的本金加利息,可这期间徐某却从头到尾根本没露过面。周科用一天的时间,跨越了1000多公里,将这个逃避执行3年的徐某给拘留了。目前,周法官已经收集证据完毕,向公安机关移送了徐某拒执罪的线索,接下来等待徐某的将是公安的侦查。

《今日说法》20210607南下千里追“老赖”

千里寻人,人却差点儿溜出后门跑了,跑了,那个后门跑了,当事者见面尴尬的无法形容,但是我们真是怪事多,你知道吧,我跟你说了,我的实际在还你好吗?隐匿的财产为何难以查封我这法子属于我的,我怎么可以让你南下千里以追老赖,《今日说法》即将播出。走吧。你好,那个我怀柔法院执行局周科周科是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的一名执行法官,最近他接手了一个棘手的贷款纠纷执行案子,申请执行人林永林长期居住在北京市怀柔区,而被执行人徐某老家虽是安徽省无为县,但他大多数时间行踪不定,频繁来往于山东、安徽,天津等地。刚刚周法官接到了一个来自安徽省无为县的电话,这个送达这个文书的这个快递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说这个这个当时说是常年不在这个案子的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是多年的朋友。2013年7月2日,被执行人徐某以在山东潍坊开店急需资金为由,向林永玲借款100万元。

从他欠了这么多钱,他家里来试探的,来来去去真真的没有什么,一点效果都没有,他总是不给。2015年5月1日,欠款到期后,徐某无力偿还,最终被林永玲起诉至怀柔法庭。2016年十一月23日,怀柔法院判决徐某十日内偿还林永玲的本金加利息。可这期间,这徐某却从头到尾根本就没露过面,这个情节也是非常恶劣,从审判阶段一直到执行阶段,我们都送达过相关的文书,但是有的是拒收,有的是这个退降。2017年3月21日,申请执行人林永玲向怀柔法院申请强制执行。6月27日,因许某下落不明,未查找扣押到他可供执行的财产,最后裁定终结了执行程序就是那个那个这个句子,这种这个由于规避执行产生的句子,应该咱们单位没有,丰台法院之前因为很难提取到正义执行,最近这些天周法官得到了一些新的线索,通过法院的执行,办案系统查到了被执行人徐某登记有一辆天津牌照的车辆,长期在无为县内活动,并且他在无为县还有一套房产。2019年3月,北京市怀柔法院又恢复了对本案的执行,再次邮寄了执行通知,可这次寄出的邮件又被退了回来,你只有找到这个人,你只有控制他的财产,你才有可能把这案子执行了,所以找人和查查找财产才是这个案子的关键。2019年3月15日,北京市怀柔法院委托安徽省无为县法院在不动产中心档案查封被执行人徐某名下的房产。2019年5月22日,北京市怀柔法院又委托天津市河东区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名下天津牌照的车辆进行了档案查封,还将徐某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限制其高消费。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北京怀柔法院执行局已经对被执行人徐某一次又一次的发出了警告,查封财产也好,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罢,就是希望他能够早日出面清还欠款。可是呢,徐某仍旧无动于衷,既不露面还款,也没有任何说法,这个徐某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敢一次次的挑战法律的权威呢?

面对这样的被执行人,法院又该采取什么措施呢?应该差一点吧。经过一番讨论,州法官决定通过北京市怀柔法院指挥中心协调,前往无为县采取强制措施,对徐某进行拘留,并对其名下车辆房产进行扣押查封。说到异地执行案件,由于执行法官不熟悉当地的情况,在执行过程中往往困难重重,有的时候还需要当地法院协助配合才能采取措施。陈老板你好,我们那个马上就到咱们的法院了。你好你好。

这是我们同事,你好你好你好,是陈海,我们之间出于保密的需要,执行法官往往都是到了当地法院后才与当地的法官沟通具体要实施的措施,远的车程大概也就二十多分钟,二十多分钟还要我打电话,因为我们局里的车今天不好,得知下午要先去抓人扣车,无为县陈法官立刻安排车辆和法警全力配合。

到那儿以后我们也没有耽搁,就是迅速的采取措施,一会儿把他那个车扣一下,这是什么地方?车就在他楼下的那个天津牌照的车开口,对,那个回头我们扣下来打算给他弄。你过来你过来接我一下,你过来接我一下,我在门口等你。为了能够准确掌握被执行人徐某的行踪,申请执行人林永玲早已提前一周来到无为县,蹲守在徐某家附近。通过林永玲这些日子的观察,徐某家里每天进进出出不少人,但却很少能看到徐某本人。刚一进小区,周法官就看见被执行人徐某那辆天津牌照的车车在哪儿?车在这儿呢,这个车不让我开一下。后面还有一个,后面还有个这个吧,等会儿。陈法官比较熟悉当地房屋构造。

其实发现小区内的房屋有前后两个门,于是他带着法警堵住后门,周法官则跟随法警一起从前面敲门,后门跑了跑了,跑了,那个有后门跑了,后面有人,后面有人,他以为抓堵在里边堵吧?好,这是谁?别别走,别躲了,别躲了。看到法警和法官冲进屋子里,屋里的人都惊慌失措的躲了起来。

不不不,你不是还有身份证,我看看,反正不让我确定这个是我的意思,在哪儿呢?我问你哪个是哪个社区,你试试吧,身份证我看一下,我给你看一下我的证明,或者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你先别走,你别走,你看一下你身份证身份证。

这刚才是不是赌钱了?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刚才跑啥了都没有,没有车钥匙哪里?这是什么这个车号多少?没有四针上在车上,在车上,这是你当时打了个箭头吧,有印象吗?我们市场两块钱那个那个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对你采取司法拘留15日的措施了,他主要是想把这个事儿推推,但实际上他很清楚这个判决的内容实际上就是应该由他个人来承担这个责任,但是那一刻来说他想找一些托辞,所以说这是公司借的钱,实际上跟他自己是是脱不开关系的,我在这,我把把把电话给了,好吧,好吧,哪个人?我把电话后面在你家里给你送也可以,或者我把电话给你说一下。先去拘留所,然后到那儿的话那个给你们家里打个电话,给他打个电话,你先看一下车里边有没有贵重的东西在那给你看一看。

在我看来,被执行人其实更更害怕接受那个公安的处罚,他不太惧怕这个法院的拘留,当后来得知这个法这个法院来执行,特别是外地的北京法院来执行的时候,他反而很轻松,他觉得这个法院来执行嘛,那个一般没有这个力度,这下可就拿不回来了,没事的,现在好多了,没事,那车就先给你扣了,在这儿给我签个字,空白的给我签个字签字走吧,可以了可以了。本以为可以顺利的将徐某送入拘留所。

事情却发生了波折,拘留徐某必须要无为法院的《拘留决定书》,否则不予拘留。无为县陈法官要尽快的回院里解决这一问题。那两次都让他退回去了,没退,我收了怎么退回来,我加油,我后来今年也不知道,只有我知道,其他人不让我一个人,不然给他们看,我就没买了,他们不让他们看,不想见到。徐某承认自己确实收到了法院的执行通知,但因为自己不识字,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就没告诉家人。

那你这想着给人家咋还呀,那你差我钱,你外边儿差你多少钱,我也没法核实,人家都有青岛,人家打的青岛在我家。据徐某说,自己早些年在天津打工赚了些钱,2013年就在潍坊投资,开了一家洗浴中心,没三个月洗浴中心就倒闭了,他的积蓄也跟着赔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投资失败后,他一直在儿子家里带小孩儿,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现在外面别人还欠他的钱不还,自己也没有偿还能力,你这是也不打算还了,这钱我瞅这意思,人家不还我媳妇到哪,就是别人还你才还他,别人不还你,你也没有你的房间,怎么跟我要这意思的,我把钱给你们,你们给我要去我家有钱的人家,但没用,我们现在执行生效判决或者是法律生效的法律文书,你说那个没用民事案件按照管辖区来划分,债权人在北京,北京的法院才有管辖权。在与徐某交流的过程中,周法官发现徐某总是避重就轻,周法官就一再跟徐某强调,逃避执行的后果很严重,被人家吧什么其他东西我家都有生效判决,是你是有义务履行的,你是被执行人,你有义务履行要申报你的财产,你这个行行为,而且最严重在于哪儿,就说我们联系怎么联系,你都拒绝跟我们取得联系,这收了吗?这不给我退回去了吗?说,那他肯定是知道你的那个房子不是我的了,但是我不认识什么地方到什么地方。这个地方不对了,直接你是在如果不能及时拘留徐某,后续的问题就会变得更加棘手。

周法官百般《劝导》,能否说服徐某很严重,现在这个知道法院在执行,那不为啥不找咱去解决这个事儿,你放了是来回最少五六百,五十百就是来回路费负担不起,最少五六百,那你觉得这个要合适吗?但是我不知道这,不知道这个就不懂这个,也不懂我,我一直不认识。你,没上过学。周法官,从徐某的个人交通出行轨迹看出,3月份的时候他去过天津和山东,但都是选择了普通列车,就是跟你那个设的失信也没影响,是吗?不坐飞机也不坐高铁,贷过款吗?也不贷款。面对这种情况,周法官也深感无力,只能想办法先联系徐某的家人,让他们想想办法,你你你在那块儿欠的钱,你在那块儿有案子说我们肯定也来不了,也也见不着,对吧?咱们也见不着电话一关都有意思,是这意思吗?哪有这个意思?你就是这个意思,反正是联系不上你,你就把你就当这个没事儿呗,我家也跑不了,就在这跑不了,你说这个你你身份证地址都不是你现在住的地儿对吧?那不是对吧?那还是说呀,跟你儿子说一声得了我建议行吗?我给他打一个电话,那你打你你你们跟他说你们怎么说怎么好行,电话多少,你电话多少,你儿子电话多少?哪个是?经过一番劝导,徐某总算是同意让周法官打电话通知自己儿子。你好,云飞,什么昔日的朋友走到今日这般田地,双方诉说着对彼此的不满,我过去是不是,你等会儿,但是我们这关系多好你知道吧,我跟你说你钱慢慢还,我也跟你说了六年的老师,665年,我这下子之后家门歪歪歪歪开开在那里,我的天,这三年我电话打你打不进去了,对吧?我直接才换的号码,你他妈打不进来了,我那个时候打你也没接,没接哪是打我不接你说一下。他仅仅觉得这个事儿是我跟当事人这个申请人之间的私事儿。

就在两人争执不休的时候,陈法官取回了拘留决定书。然而事情又产生了波折,因为缺少无为法院《拘留通知书》,拘留所仍不予拘留。你的。这异地拘留可真不容易,北京法院所有的文件都失灵了,还得当地法院再出一遍。而此时法院已经下班近一个小时,陈法官就有些着急了,他赶紧给院里领导打电话,如果今天不把徐某送进拘留所,那问题就更棘手了。而这时,徐某却跟周法官提出了一个要求。不要让我说,你知道吗,不让谁知道,我说你天天来陪我睡觉了,我不能跟你说。刚刚不愿意给家人打电话,现在又主动想联系家人,为了防止节外生枝,周法官没有把电话给徐某,眼看着天一点点暗下来,徐某的耐心也一点点耗光,那都这个时候了,能不能不要好就好了,你别说这这这都是你主观不想,你说这有用吗?我认为是就是一一种那个无所畏,无所畏惧,就是我没有钱,你咋着也不能咋着一点点。

我就是法官,一天的时间跨越了一千多公里,把这个逃避执行三年的徐某给拘留了,接下来还需要处理徐某名下的那套房,情况已变得复杂起来。法院查到,徐某的房屋所在地,既不是他户口所在地,也不是他现在的居住地,而是在距离县城三十多公里的湘安镇。眼看着天要黑了,现在赶到湘安镇至少还有40分钟车程,思来想去,周法官还是决定第二天再去湘安镇。根据今天的计划,上午张贴完查封公告,处理完拖车事宜,下午还要赶回北京。于是周法官和同事一早就赶到了徐某相安镇杨家河街道的房产处。周法官到了那里,却发现房子已经被买房的业务室租了出去。然后呢,因为这个房子是我们拿来是的,这个人下,现在我们做一个查封,查封一会儿把这个查封到门口。对对对,这老板过来也行,顶了顶了多少钱知道了周法官一打听,周围的邻居都知道徐某拿房抵债的事儿抵了足足80万,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地的房价,这么多的钱都去哪儿了呢我们不得而知,可这房子既然没过户,还登记在徐某名下,法院依然还是要按照执行规定贴查封公告,这遭到了当事人叶女士的强烈反对。面对这种情况,周法官需要向当事人叶女士说明一下来意,但是我现在目目前你没有权利查后,所以我呢这没关系,你有意你可以跟我提,我知道这个事儿情况我花钱买的,我知道我不能让我,你让我查后我这怎么办,你让我就先贴个公告,不能贴不能贴,不能贴,我不允许你不愿意贴我贴我不允许贴,这属于我的,我怎么可以不听了打电话给我,我打电话给你。对。

他开始情绪是有点激动,因为我们贴了一个查封公告嘛,他认为这个法院执行肯定要要损害他的利益嘛,大家说我为了安抚当事人叶女士的情绪,周法官耐心的为她解释,希望能够得到配合,是吧,没事儿,我跟你说一下,这个查封你要对长空有意义,就跟我们提这个,不影响别的哈,你这个如果是属实的话我们会再审查的,不用太那啥,不用太紧张,我网上已经查封了,你委托当地已经给你做了,就是你现在再过户他也过不了了,你除非把这事儿你比如说你之前顶了整个,这就是让你有你自己的原因没过户,你跟我们说一下,然后提交一个书面材料,我们审查完绝对是这么一回事儿,可以遇到相关规定,再怎么办?

叶女士的情绪慢慢平静了下来,可一涉及到笔录签字,叶女士又变得十分谨慎,说什么都不肯继续配合,一定要带着周法官去派出所。好的,好的。他让我带你的牌子,手机里,他不会,法院等着他,他怎么可能等位我就在这儿呀,我我就在这儿呀,我不去派出所,我不去,那我不签字,不签字算了,你那个房子就是查封都解决不了,我买好了,你凭什么封?

我跟你说,刚才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他现在让我怎么办?我是搞不懂他让我签字干什么呢?不签是吧?这不是不签我签我就不明白我刚才跟你说话的内容,让你签个字就证明我跟你说的话,你就这个意思,没别的意思,这内容给我看一下不行了吗?是吧?你这个让我签这个让他签,他证明你来了,你要说不签就不签了,来,我签了再去。面对叶女士的不信任,周法官也不想再继续纠缠他还要赶回无为法院处理徐某扣押的车辆,这个这次扣押呢不同于以往的仅仅是档案查封,我们这次在我们那个内部说叫死扣,这次扣完以后,我们就可以对这个车进行评估拍卖,真正的实现这个变现,这样的话,能够清偿债权人的一些债,至少能清偿一部分债权。拍卖车辆虽然可以还清部分债款,但由于徐某欠款数额较大,不足以抵消债务。

在徐某拘留期间,周法官还是希望他的家人能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在徐某拘留期间,当事人叶女士寄给周法官的执行异议申请材料中明确显示了叶女士从2017年12月~2018年4月分两次共计支付给徐某47万元,徐某并未如实上报,已经成功的转移了,你接下来就没法儿再去去去执行这套房执行,虽然这个这个变更过户没有做,但实际上他已经占有并使用了,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无法再去拍这个房。通过徐某手机短信和微信聊天记录,周法官还发现,徐某并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没有收入来源,这些年他仍从事经营活动,只不过所有的金钱往来都是通过他儿子的账户。目前州法官已经收集证据完毕,向公安机关移送了徐某拒执罪的线索,接下来等待徐某的将是公安的侦查。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国行为法学会法律风险防控委员会常务理事范向阳,欢迎您。范老师范老师。本案当中,您觉得徐某的哪些行为已经涉嫌拒执罪了呢,徐某有这样一些逃避履行的行为,比如说他隐瞒自己的财产,他有这个有房子,但是就拒绝向法院申报。第二个呢,他通过儿子的账户呢这个转移自己的收入。那节目当中呢徐某呢和被知情人有一个小小的交流的一个片段,我们朋友嘛,有事儿我们做起来好商量,但这个时候可能就没得商量了,是吗?那这种说法其实是他对法律的理解错误,民事债务一旦经过生效法律文书确定进入强制执行程序之后,那就不仅仅是当事人之间的事,他实际上还意味着是国家和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你不履行义务法,这个人民法院作为国家的代表,就有有责任采取各种各样的强制性措施,比如罚款,拘留,进行失信的惩戒这些措施,这些案件当中有一个第三人叶女士,那么她是善意第三人吗?我们这个申请执行人和这个第三人叶女士之间的这个两个权利之间的冲突,一个权利叫普通的金钱债权,另一个权利我们法律上把它叫做对房产的这个叫物权期待权。那法律选择了优先保护这个对这个房产主张物权期待权的,但是物权期待权有一定的条件,第一必须是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跟这个债务人进行的交易。第二呢已经在查封之前占有了这个房产。第三呢,你对这个房产没有过户到你的名下呢还没有过错,因为物权期待权他不是物权,她顾名思义是对物的期待性的权利,这种权利上升的国家上升到法律层面又有保护的必要,那么叶女士的权利能不能得到保护,可能还需要法院的通过异议程序来进行审查,如果成立了人民法院,就要解除对这个房产的查封。从这个案子我们可以看到,民事借贷纠纷上升到刑事案件,往往是因为被执行人心存侥幸,编造谎言,蔑视法律。然而法律是严肃的,他的权威不容挑战。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范向阳老师参与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