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10月20日今日说法取不出的投资款 今日说法20211020投资百万元被骗

2021-10-20 09:21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20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婚姻失败,他在虚拟世界中寻找精神寄托。我觉得相见恨晚,就觉得又遇到了一个知音,为了一个理想的目标,他几天内投资近百万元。然后赚了这个钱,我们将来生活就没有担心了,报警人就完全信任了对方,平台里投资款无法取出,他如梦初醒。从虚拟的到真实的,你跨不过来了,也就是这个钱你能看见,平台上看到的只是一个数字,退休女工账户异常,谁在为犯罪提供帮助。建议法院,以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对四名被告人进行定罪,是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新增加的,一个新的犯罪类型。CCTV1中午12:35 敬请关注今日说法《取不出的投资款》。

《今日说法》20211019追债

四年前欠下47万追债未果,四年后,债权人竟然ktv偶遇债务人老板娘,我打了好几次漫漫长夜,期待天亮后解决多年的官司,谁曾想悲剧突然发生,他是要通过什么通过翻窗户逃避,他现在属于那种对他自己不利的这种状况,导致这个人去跳楼,债权人追债行为为是否合理,又是否与悲剧发生有直接因果关系,你能不能自行的去向这个债务人在索要你的债权追债《今日说法》即将播出。走了,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可是现实生活当中呢,总有一些人以各种理由推脱债务,今天要说的两起案件都是讨债过程中的烦心事儿,一个酿成了悲剧,一个差点儿触犯了法律。

我们来看一下,2017年9月27日晚上,家住重庆渝北区的静女士因为一个朋友过生日,一行人邀约在回兴街道的365ktv消费,酒过三巡,歌也唱的开心,不知不觉已经是凌晨时分。此时准备结账回家的静女士,在ktv吧台看见一个人,让她非常意外,要知道这几年他可是一直在找他,11点多钟,大概10点左右嘛,他出来在把他结账敲了我那朋友问他,我找了好久没找到他们那个债务是吧,那个结局,后来他当时那个还不承认是吧?原来遇见的这个人名叫曾康,这么多年一直欠着静女士一笔47万元的债务,静女士最近几年一直都在找他,无奈是怎么也找不到,今天竟然机缘巧合在ktv遇见静女士,怎么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静女士上前一把抓住曾康要求还钱,但是曾康称不欠静女士的钱。静女士一看和曾康说不通便,一边抓着曾康的胳膊,一边拨打了电话,联系其丈夫吴先生,要求其丈夫带着之前法院判决的相关文件来与曾康对峙,同时静女士同行的朋友也报了警,不一会儿,吴先生携带着相关材料来到了ktv。那不是我们老师马上打电话给我,在家里面我把那个法院的判决书拿出去,他都没,他都没讲到是对于这笔债款,法院已经有生效的判决书,面对武先生拿来的判决书,曾康也是无话可说。

武先生和郑女士表示,这笔债务的产生要从四年前说起,当时两家人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并且关系不错,因为那个以前关系的意思都比较好,他是我们是九楼还是12楼,是吧?就是移动的他那的是那个主要是苗木的,我没说是他的生意,他老婆又去开了一个餐厅,是这样,那个我们老婆那个商量借了就借了这笔钱。武先生和静女士表示,2012年10月,曾康的老婆刘某前后两次向静女士借钱,一次打了借款37万的欠条,一次打了借款10万的欠条,共计47万元。所以我们看到的欠条实际上并不是曾康本人所写,而是曾康的老婆刘某所写,并且在借款之后,曾康和老婆刘某离了婚。还款日期到了之后,曾康和前妻刘某并没有及时归还这47万债务。

无奈之下,静女士在重庆市渝北区法院起诉了曾康和前妻刘某。最终呢我们渝北区法院作出了一个生效判决,就是判决两人共同偿还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产生的共同债务,包括本金和利息。渝北区法院的判决是2013年做出的,已经到了执行阶段。只是不论是法院还是静女士,一直没有找到被执行人,这不得不让静女士及其家人怀疑。曾康及其前妻故意躲避债务。在ktv偶遇曾康后,他们首先想到的是给当年渝北区法院的执行法官打电话,希望如今找到了被执行人,直接把当年的债务纠纷给处理了,也解决了多年的心事儿。但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非工作时间执行法官不在办公室里下班休息了。晚上10点多钟,我打了几个都没人接,打110,但是110工作人员也告诉他们,这个事情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内,因为案件已经在法院判决生效,还是应该直接去法院解决。110没有解决法院已判决的债务问题的权利。

此时已经是凌晨,金女士不希望好不容易碰上的欠款人再次失去踪迹,所以不愿放曾康自行离去。当时一行人都挤在ktv里面,可ktv终究不是个适合谈债务纠纷的地方,他们之后又该怎么办呢?漫漫长夜,等待过程中,欠款人忽然不见踪影,他究竟去了哪儿?他当时就从那个窗户爬出去了,寸步不离债权人要债方式惹争议,我们认为是对他心理产生极大的恐惧。追债《今日说法》继续播出经过一番商量,静女士一行人决定将增康带去附近的回京派出所寻求警察帮助,以此维护自己的权益。静女士一行人向派出所工作人员说明了情况,工作人员称,双方的经济纠纷应通过司法途径解决,但是同意双方在派出所等待天亮再以解决事项。于是静女士一行人与曾康商定在派出所里等候天明,然后一起去渝北区法院解决问题。双方都在做到天亮了,到一个军人发育期,当时派出来的精彩来的还有任何的我们那个建议是吧,那我们的一直能做些,争取造成一千多人再发进去。双方经过这一段折腾,已经是凌晨2点,期间静女士和部分人先行离开,只剩下丈夫武先生及其好友和曾康在派出所里。回兴派出所位于渝北区新科大道上,旁边是芳华医院派出所的门口,到医院的门口也就只有几米的距离,非常的近,走几步就到了。

在等待天亮的过程中,曾康不断的到医院三楼检验科旁边的卫生间方便。前两次武先生和朋友李某跟随曾康一起,并在卫生间外等候,以防增康中途跑掉。好在曾康并未逃逸,及时从卫生间内出来了,他在厕所里面是吧,我们就在厕所,我要去等他来就行,开心两道,他就进去了,几分钟就出来了。在等待天明的过程中,早上5点,曾康给现任妻子陈某发信息,称自己在回兴派出所等天亮后去法院解决前妻刘某债务的事情,并叫陈某去找他拿钥匙将卡里的钱取出,但信息中并未提及取钱的目的。早上5:30左右,曾康第三次来到芳华医院的卫生间方便武先生及其朋友依旧像前两次一样在卫生间外等候。曾康从厕所出来一起返回派出所继续等候天亮,但是这一次两人一直没见曾康出来,发现事情似乎有点儿不对劲。武先生及其朋友进入了卫生间找曾康,但发现此时的卫生间空无一人。三天到5点多钟的时候,那时间过得久了,我进去看这个人的卫生间空无一人。曾康去了哪儿呢?他从什么地方离开的呢?通过观察,武先生及其朋友发现卫生间窗口外还有另外一处比较矮的房屋,此时武先生心想,这曾康肯定是从窗口踩到矮房屋顶跑掉了,以此躲避债务问题,他是中国或者什么当官的,看着他还有还有空调管子那个骨头爬出去,二人趁着夜色开始着急的四处寻找曾康在医院周围的一番找寻,二人在卫生间窗户墙矮楼下的马路上发现了一名坐在地上的男子,走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曾康,他当时从那个窗子爬出去爬出去,我就从那个顶棚走走,在外头,在外头,就从那个管子弄下来,就打在那个地方,在那个馆子再见我做起,我以为他是脚脚脚,找到了是那个做起当时我的时候我你跑啥子嘛,我说我但是你说话的我明天来放弃解决的事情事发时间是28日的凌晨,天还未亮,从医院后面的监控中可以看到,曾康摔落在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与白色的面包车中间。过了不多久,寻找曾康的武先生及其好友赶到了现场,看着地上的曾康武先生二人发现曾康似乎是在逃跑过程中从楼上坠落摔伤,为了避免二次伤害,同时也是为了避嫌,武先生两人并未直接上前触碰他,而是立即联系了民警。

民警赶到现场后很快联系了医护人员,医护人员赶到后将曾康送至医院抢救,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曾康因重伤抢救无效死亡。肯定是复杂的心情,因为你是坐在那个派出所的是吗?派出去从那个ktv一直到卫星派出所所有的监控录像是吧?哈,这是包括他的那个是在家,这也可能医院的死亡记录中写到死者死亡原因为特重型颅脑伤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也就是说曾康的死因是其从高处坠落伤致颅脑重创而导致的。曾康现任妻子陈某悲痛欲绝,觉得静女士一行人的要债方式给了曾康巨大的精神压力,导致意外的发生,要求静女士一行人给个说法。几天过后的9月30,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里面写到,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也就是说,曾康的死完全是一个意外,与静女士及其先生一行人没有任何关系。但是随后,曾康现任妻子陈某、曾康的父亲和女儿三人将静女士、武先生等四人起诉至渝北区人民法院,要求对曾康的死亡进行相应的赔偿,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死亡赔偿金等费用四十余万元以及精神抚慰金10万元。那么催债的是几个人,把他围困到的情况下,我们认为是对他心理产生极大的恐惧,那么这样情况下,他是要通过什么?通过翻窗户逃避,他现在处于那种对他自己不利的这种状况,导致这个人去跳楼,我们认为是有直接因果关系的这个案件本身这个客观情况来讲,首先他的这个事发的地点是比较特殊的,是处于这个派出所,派出所是肯定不会发生有非法拘禁和约束的这样一个行为的。从从这个我们委托人的主观目的来讲的话,他也并没有要加害这个债务人的这样一个主观的目的,他的主观目的呢主要是保证第二天双方能够顺利的到渝北区人民法院去解决这个纠纷。双方的诉讼争议焦点为,原告主张被告限制了死者的人身自由,并造成其精神压力和痛苦,以致死者在摆脱被告的过程中从楼上坠落,被告则否认限制死者的人身自由以及造成其精神压力。对此,被告表示,从ktv偶遇到去派出所,中间双方没有发生过肢体接触,也没有语言威胁恐吓,当时的询问笔录,监控视频,现场照片等都可以证明这一点。从监控视频来看,虽然静女士一行人人数较多,但是都是比较友好的。来到派出所的同时,根据当事人的笔录也没有发现整个过程中,静女士一对曾康有过语言上的威胁和恐吓,在派出所那个地方,那个死者他要随时走,他走不走的了吗?

他肯定走不了嘛,如果他走得了的话,那边还排几个人把守着干什么嘛?上厕所都跟着,实际上这种就是一个变相限制人身自由,就是一个非法手段,b站了,从法律的角度来讲的话,这个行为是完全合法的,因为从这个主观的目的来讲,我的这个委托人他的一个主观目的是为了确保第二天能够顺利的去到法院解决问题,那么如果是在这个过程当中,那么债务人独自离开之后,或者是在就是没有通过我们这个委托人的这种情况下自行离开,那么第二天肯定双方是不能够一起到这个法院去解决这个问题的,我的这个委托人,那么保持他的一个债务人不离开他的视线,他也是这个私立救济行为的一种表现。这个私立救济在法律上是允许的,是合法的一个行为。虽然双方各执己见,但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就是虽然证据显示当时双方没有肢体接触,也没有语言威胁和恐吓,但实际上,曾康想要离开债主一行人的视线是很困难的。那么关键的问题还是在于,债权人追债过程中的种种举动和死者的意外死亡到底有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呢?法院最后又是如何认定的寸步不离债主要债方式是否合理保持他的一个债务人不离开他的视线,他也是这个私力救济行为的一种表现。上厕所的吗?跟着就是一个非法手段逼债了,双方各执己见,法院最终又将如何判决追债《今日说法》继续播出,经过开庭审理,双方陈述观点,审查相关证据,证言法院有了认定,我们这个案子主要考量的就是说你是有一个债权,但是你这个债权是在已经进入到司法这个过程当中,你能不能自行的去向这个债务人在索要你的债权,就说让他偿还债权,以及如果你可以的话,那你的限度是否合理,这才是我们这个案件争议的焦点。法院最终认为,从事发地的监控视频和相关人员的询问笔录看整个过程双方未发生过肢体冲突,死者曾康可以自由活动和收发手机信息,可见该过程不存在侵权行为。尽管死者上卫生间的时候,武先生和朋友在卫生间外楼道等待,但是他们的主观目的是要保证天亮后双方均能够到达法院,以便解决债务问题,并非以此方式获得非法利益。该行为并未超过自立救济的合理限度,不属于侵权行为。对于原告诉称被告行为给死者造成了精神上的压力和痛苦的主张,法院也不予支持,我们审理以后认为哈总体看来,以及她的丈夫,还有她的朋友在这个追讨债务的过程当中,没有不当的言行,也没有这个任何侵犯原告人身权利的这个行为的,不构成一个侵权行为。所以我们最后判决是驳回了这个他的家属起诉了这么一个请求。2018年2月5日,渝北区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随后,原告上诉至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5月16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也就是说,经过两级法院的审理,静女士夫妻俩和朋友的行为不构成侵权,不需要对曾康的死亡承担相应的赔偿,朋友资金困难,夫妇俩倾囊相助,关系非常好,他们借不然话,是谁借你钱还债过程中欠债人却忽然身亡,船翻了吗?

他掉下水里去了,人死账不能乱,可欠下的钱到底由谁来还,还也住几个人去,我们家里没有人追债。《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刚才的案件发生在重庆,债权人因为追债多方奔波,最后还酿成了悲剧。接下来的案例发生在江苏省睢宁县,有一对夫妻,夫妇二人有一个共同的朋友,遇到了一些资金上的周转困难,夫妇二人好心借了钱,没想到一场意外之后,追债一事却难上加难。

江苏省睢宁县有一条河流穿城而过,这条河就是河,河水之好,经常有人撒网捕鱼,当地的木材厂老板李某金也颇好此道。2015年10月10日晚上,李某金又来到了河边,为了能捕到大鱼,他乘坐橡皮艇划到了核心。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他喜欢撒鱼吗?撒鱼之后就是在那个河那里面,就是船翻了嘛,他掉在水里去了。

李某金的突然死亡让他生前的好友金东海夫妇始料未及,一边为老友不幸去世哀叹,一边他们又发愁李某金欠了他们四十四万多元的债务,将如何归还呢?第一个相关法律规定就是说,在夫妻存续期间的借款可以视同为夫妻共同债务。2015年10月21日,童泰英、金东海将李某金的妻子吴某霞起诉至睢宁县人民法院,要求吴某霞一家人偿还李某金的债务。当时小房子五十多平方米的是赠与他的儿子儿媳,那个大的240㎡的赠与他的孙子,这两套房都是李某金、吴某霞夫妇二人共同名下的,房产是他家最值钱的财产,当初金家之所以愿意借钱,也是觉得他们有房产将来有偿还能力。可是让人始料未及的是,李家夫妇竟然在李某金生前就已经一起瞒着金家,把他们名下的大房子赠送给了孙子李某金去世后,又改成以28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他的儿媳妇侯林,而另一套小房子也通过公证,先是赠与了儿子儿媳,之后,这套小房子仅仅以8000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叫杨茹的人,但那个房子开始卖,开始转移房子。假如看不对,开始告,一看小房子已经卖给外人了,金家人赶紧采取了措施。他们想保住尚未出售给外人的大房子,要求法院认定吴某霞和儿媳妇侯林签订的关于大房子的卖房合同无效。侯林在结婚之后与其公婆是一起住在一起的,对于这个债债务,我们认定是应当知情的,所以说存在一个恶意串通转移财产,也就是将将这个涉案房屋登记到了侯林的名下。2016年4月15日,睢宁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确认吴某霞与侯林签订的存量房买卖合同无效。判决下达后,金东海同泰英夫妇到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要求吴某霞交出房产履行还款义务。然而吴某霞、侯玲却不服判决,上诉至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金东海夫妇看到对方要上诉,也聘请律师等待二审开庭。几天后,他们得到了一个十分意外的消息,由于原告没有申请财产保全,吴某霞婆媳利用法律规定的上诉期间一审判决还未生效的时间差,将原本过户到侯林名下的那套大房子又转卖给了一个叫陈杰的人。

在这里面,如果他确实是个真实的买家的话,那他呢就有可能是善意第三人。法官表示,如果陈杰在购买侯玲出售的这套房产时,并不知道法院判决侯玲无权出售这套房屋,之后双方以合理的价格转让依照法律规定,那么在这场房屋交易过程中,陈杰可以成为善意第三人。交易达成后,陈杰就可以依法取得对该不动产的所有权。一旦出现这样的结果,金东海夫妇就不能要求让陈杰返还房屋,而只能要求转让房产的侯林另寻办法赔偿损失。我们就对这个买房人纯洁的银行账户进行了查询,未发现有大笔的资金在这个银行账户上来进行流动,现实的交易中,一般的买卖不可能是拿现金来直接进行交付的。那么陈杰是不是属于善意第三人呢?法官通过调查发现了可疑之处,在房屋过户手续上有一句特别的说明,同意登记在陈杰名下首其单独所有署名的是陈杰的丈夫黄某军,他单独注明这一条,据我们分析,有可能就是怕以后东窗事发,比如说陈洁的老公和陈杰要要是比如说婚姻出现破裂,如果离婚了,肯定要分到这套房子。他这样一注明,是陈杰自己的。此后,办案人员调查了吴某霞与案外人杨茹之间那套小房子的交易过程,和大房屋的交易如出一辙,况且这两处房产一直是吴某霞在居住,根本没有两名案外人出现。办案人员判断,房屋受让人杨如和陈杰并非房屋买卖的善意第三人,这很可能是被执行人谋划的两次违法交易。根据这一系列的证据呢,我们认为他们应该涉嫌了拒不履行判决罪,就将那相关的证据包括这种材料我们都移送到了我们的公安机关,对公安机关的立案进行侦查。他就好像知道我们要问什么一样,对于我们要问的东西,他都回答的很天衣无缝。公安机关调查发现,买房人陈杰并非和被告人侯玲毫无关系,而是侯玲的表姐,另一买房人杨茹也是侯玲的朋友。2017年5月,侯玲、陈杰、杨如均已涉嫌拒执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经历了三次审讯后,侯玲说出了实情。

原来,李某金一家人担心法院查封房产,遂将两处房产分别赠与儿子儿媳和孙子。李某金去世后,为了保住房产,侯玲又找到了表姐陈杰和朋友杨茹,把房屋分别过户给他们。我就问他,我说怎么回事儿?他就说,可能他他可能骗了骗他的钱,现在出了点事儿,就说需要把房子过到过过出来。2017年5月17日,在侯林被刑事拘留的第13天,吴某霞的家人主动找到遂宁法院执行局,要求履行法律义务,当天即偿还了所有借款四十四万余元。由于债务履行完毕,检察机关之后对侯林三人作出免予起诉的决定。

今天我们演播室当中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旧教授你好,曲教授,在这个第一个讨债的案例当中哈,我们看到最后认定债权人是私立救济行为是合法的,所以您怎么看?如果从一般的经验上看,这个两个事情,你要不追他,你要不不当时不把他拽到派出所去,你的话可能说话有口气就声音比较高,他也不会太紧张,他不紧张就不会爬楼跑,他不跑就摔不死,你就什么都不管,不管法律在事实上你怎么来讲它是有因果联系的,但到了现代文明社会不仅是要有结果,重要的还要看第二点,这个行为本身是不是个违法的行为。第二三点还要看第三点呢,诶他有没有这恶意,有没有这个犯犯意这些主观的心理状态才能够让他承担责任。那么像第一个讨债的过程你会看到就是他采取的所有的行为都是在合理合法的范围之内,没有说因为他欠欠的钱,死亡的人欠的钱,所以殴打他,非法的拘禁他,所以在这里来讲呢,第一个案件当中那个权利人的行动呢完全还在法律的范围之内,所以这个结果他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和道义上的责任,在这个第二个案例当中哈,其实我们看到债务人他是有能力来偿还的,但是他用各种各样的违法的这种办法,最后拒不偿还,所以针对于这个第二个案例您怎么看?那第二个案子当中他就借法律这个形式就想让第三人来帮他的忙,好像第三人善意取得那个房子,但司法机关查清他不是善意的取得他们相互的其实串通来损害这个债权人的利益,那这种情况在法律上评价下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实际上他本人以及他那个他帮忙的亲朋就可以构成犯罪了。

今天的两起案例中,债权人和债务人都曾是朋友关系,一位因为躲债,最后铤而走险,不幸意外身亡,一位处心积虑试图逃避债务,涉嫌违法犯罪,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无论是债权人还是债务人都是痛苦至极的。在这里我们也提醒所有的朋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将心比心,诚实守信,避免再生是非,而对于债权人来说呢,仗义的同时也要保持理性。如果借款金额较高,最好提前进行相应的担保。在追讨债务的时候,一定要严守法律红线,采取合理合法的手段。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也感谢徐教授做客的博士,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