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今日说法20210601抚养权与二百万(27:56)小隆的奶奶杨真与陈樱为200万争抚养权

2021-10-20 10:0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601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6岁的小隆从小就跟着奶奶生活,他的父母在2017年就已经离婚,他的抚养权判给了爸爸邓雷,邓雷由于在外工作就将小隆交给奶奶杨真照顾。邓雷2019年11月去世,在4月份的时候邓雷曾购买了一份商业保险,如果邓雷遭遇意外导致身亡,那么他的直系亲属将获得一笔200多万元的赔偿。在邓雷去世不久,小隆的妈妈陈樱就来争夺抚养权,小隆奶奶杨真认为陈樱的目的就是为了赔偿金。陈樱将杨真告上法庭,本案在四川省射洪市人民法院沱牌法庭进行了家庭调解。

《今日说法》20210601抚养权与二百万

昔日的一家人互不相让,我也不懂他也不懂你是顾及骨肉亲情还是基于200万赔偿的,老是跟你要这个百万身价,不管有没有这笔钱,我都想把两个小孩带在我身边,争权还是争钱,法官该如何决断?意外死亡保险理赔款不属于遗产,其性质是给死者亲属物质性收入损失的一种补偿,抚养权与200万《今日说法》即将播出。到了。

后面我求你了,求你了你。你好还有你的没有他的手机。这是四川省射洪市的一户人家,抱着孩子不撒手的是孩子的奶奶,看起来像是在解救孩子的这位女性是孩子的母亲,街坊邻居都在围观,这家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上面的这一幕发生在四川省射洪市的一间出租屋内,被两人拉扯的这个孩子名叫小龙,今年六岁,小龙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便是由奶奶杨真抚养,他一直跟奶奶一起生活,而眼下,小龙的母亲陈英突然来到小龙与奶奶生活的出租屋内,并且和奶奶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这家人怎么会闹成这样呢?听到孩子的哭喊,奶奶杨真最终还是松了手。而对于孩子的母亲陈英想要接走孩子一事,奶奶杨真提出了一个听起来匪夷所思的要求,杨真表示。

陈英想要接走孩子,必须先要立自己明确送还孩子的时间,否则自己绝不让孩子离开家门,这是怎么回事?都是一家人,婆婆为何如此不信任,欺负17年,他们的离婚我也不晓得啥的原因,很多事情,年轻的事情你老婆不得全部晓得,都找完了你还是不舍,老了你就跟他平等了,你红的到齐了原来,陈英与杨真的儿子邓维早在2017年就已经离婚,六年的婚姻走到这一步,也让陈英感到十分惋惜。2011年,24岁的陈英经人介绍与邓维相识相恋结婚,婚后夫妻二人也曾有过一段幸福时光,反正我老公什么都顺着我,对我反正特别好,我就觉得反正在家里,比如说我有点不高兴了,我就不去吃饭,我老公就给我端过来。

婚后不久,两人有了第一个孩子,女儿小雨两年后又有了儿子小龙,四口之家的开支变大,小两口开始盘算如何挣钱养家,那时候不是微商很火嘛,我就我朋友叫我做微商,又可以带小孩,我就跑去做微商,我就跑到顺丰搞个门面嘛。然后我就叫他帮我带小孩,那个时候他帮我带。从那个时候开始,陈英就把两个孩子交由婆婆杨真照顾,自己在射洪老家开了个门面,而丈夫邓雷则去了外地打工。我跑业务都做的多,又跑业务又卖酒又卖这跟厂家卖,这个厂家卖,这一个月还是要挣几万,然而收入的增多并没能让小两口的家庭更加和睦,由于长期聚少离多,两人的感情也因此破裂。逼他回来离婚嘛,他本来不想回来,我就一直打电话叫他回来,后来回来我们两个就把婚离了。两人离婚时协议女儿小雨由母亲陈英抚养,儿子小龙由父亲邓雷抚养,而邓雷因需要在外打工,便把小龙继续交由奶奶杨真抚养。婆孙俩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我今年都做了十几亩地黑娃,我一天每天都在卖草草药。为了供这个后人,杨珍今年56岁,他与邓雷的父亲一共拥有三个孩子,邓雷是唯一的儿子,小龙则是他唯一的孙子。

我们这些老婆婆家没出过门不知道,我只晓得农民说要有个香烟口感的生儿,是我老公你身子,都说我老公现在不是都80岁了,都留下了我们这个美国女人。原来杨真的原配丈夫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过世,虽然数年之后杨真再婚,但依旧把延续邓家香火作为自己的重要责任,因此他愿意无怨无悔的为小龙付出一切。我都是这两天感冒,为啥子感冒的嘛,卖包谷讲讲在射洪城头到处家又没法打针,我再带个黄壳,带个帽子到处走,到处玩了,我这两天都恼火的很,我就说为了这个包裹卖了,马上又想找一块萝卜找萝卜,六十几块钱一斤,我就说人火气始终要用,要吃要穿,这样的生活要看重量只有那么一个了,喵喵,我说。

杨真把孙子小龙看得极为重要,可小龙不仅是邓家的孩子,也是母亲陈英的亲生骨肉,即便陈英与前夫邓伟已经离婚,他也拥有接孩子小柱的权利。身为奶奶,杨真为何要阻挠一个母亲探视自己的孩子呢?甚至一直跟着我的,一直从来没看过是无所谓,他就没得啥子感受吧。在杨真看来,陈英对孩子根本没有感情,所以他不愿陈英接走孩子。那么事实真如杨真所说的那样吗?离婚后的这几年,陈英对孩子的态度如何,他的生活状况又是如何呢?然后我是17年7月份的时候我就出去了,我就到成都去了。

陈颖表示,打工带着孩子多有不便,就连原该由她照顾的女儿小雨,她也交给了自己的父母照顾,而对于留在昔日婆家的儿子,他的确是有亏欠的。就没怎么联系了,我爸他们就说,他说既然户口转了,他说已经离婚了,他说就不要有什么牵扯了。他说,陈莹告诉我们,除此之外,他没有常常回去看望儿子,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平时就是我偶尔回来打一下电话,或者问一下小孩,但是我打电话的时候,他奶奶最喜欢的就是在旁边教他说话,只要我一打电话叫他接,你要不要接,他说你要不要接电话,他就是那样,然后我儿子他本来小嘛,他也想看电视,贪玩嘛,他就不想接,就这样每次都是那样,然后我们就发脾气,我就不高兴。陈莹认为正是杨真的阻挠才使得他与孩子梳理,所以如今他想接孩子小柱增进母子感情该是合情合理的事,可孩子的奶奶却要求他立字据,这似乎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对此,杨真解释说,我是说我生儿就走了,我老公都现在不是,都80岁了,有这么个五六岁,这么个生儿子,养不活的话,我这做好不好的,人家有啥子心情?我说我的钱都死了算了。原来在奶奶杨真看来,陈英此次回来并不单单只是为了接孩子小柱,而是想要彻底把孩子从她身边带走。杨真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若真如此,孩子的父亲也对此事不闻不问吗?儿子现在猝死了。我儿子呢?33岁就是我想到很可怜。原来杨真的儿子,孩子的父亲就已经去世了。2019年11月16日,邓雷在驾车去往四川凉山州的途中不幸遭遇车祸,最后因抢救无效死亡。突如其来的噩耗让杨真难以接受,这是一个一下他妈妈的手下,都没一个儿子,儿子现在死了,他死了,卡里面我们说失败了,反正邓雷的死讯传来,街坊们对杨真的遭遇深表同情。

然而身为死者孩子的母亲陈英得知前夫身故的消息已经是在前夫过世一个月之后了,他姐姐就憋不住了,他叫我回来,我说回来干嘛,我说我要上班,他说他弟弟出事了,他说我弟弟死了,我当时还有点不敢相信,他就说真的,我当时就哭了,当时就就直接就哭了,就说不出话了嘛。得知前夫死讯的陈英回到射洪老家,要将儿子小龙接走,由自己亲自抚养。然而当陈英提出要接走孩子的要求时,让原本就痛失爱子的杨真无法接受,我今天想到这些问题,吃痛的少,熬的时间半夜半夜都睡不着,一个觉还得为这个事儿之中,他让我这个人觉得相信很痛苦,我说我老公要死了,我儿子要死了,我生活都没得了,我都活都不得活了。正因如此,当陈英表示想接走孩子小柱时,杨珍才会如此警惕,眼下母亲要接孩子走,奶奶坚决不同意,双方的矛盾一触即发,才有了两人争夺孩子的这一幕。我需要做调整,我我也不动力,他也不动力这样的动力。对于杨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作为母亲的陈英无法接受,在他看来,杨真是在无理取闹,我是他亲妈,他是我的儿子,我见过的什么,我在接他,天经地义的,我写什么条子吗?作为母亲的陈英不愿妥协,作为奶奶的杨真不肯放人,双方的僵局无法打破,矛盾愈演愈烈,然后现在他这个一直没问过我,然后我还是一直没有,你从来没问过,从来没问过,双方的矛盾似乎难以化解。2020年1月,陈英将昔日的婆婆杨根告上法庭,她的诉讼要求只有一个,请求判令小龙由自己监护和抚养。

本来抚养权也是我的嘛,因为我在起诉起诉他们之前,我也是问了很多律师的,被曾经的儿媳告上了法院,这让杨珍始料未及,我说现在这个社会的媳妇那个存在着,我都说他把我告上法庭,我最终心目中我的时候,我要要下这个生管,他能够搞这场争夺抚养权的官司,引起了镇上居民的关注,街坊邻里各自也有自己的看法,虽然这个风险都是这样的,就是没得这个有个生人嘛,一天到了,有个相依为命的吧,端茶递水也有人端着,怎么搞,那是讲法的,等于说肯定是年轻人的,这个我们说个内心话,双方谁也不让步,看来昔日的婆媳打官司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可叹六岁孩子在丧父之后,又即将面临至亲之人对簿公堂,那么法院最终会做出怎样的裁决?小龙最后又将何去何从呢?这里是四川省射洪市人民法院,案件还未开审,陈莹与杨真这对昔日婆媳已经争得面红耳赤,我爹你就是善良,你和我说这个不好,我如果比你多。本案承办人张扬认为,无休止的争执并不能获取有效信息。为了深入了解事情真相,张扬来到了杨真家中,了解情况,还是有点尖头,还是有点尖头,还是有点不喜欢房子的房子,你们自己的房子,自己的箱子的吗?头老两口对孩子的生活和学习付出了这样的经历和心血。孩子的爷爷奶奶本来在镇上有一栋很漂亮的房子,但为了孩子有更加良好的教育环境,老两口在城里租了房,把孩子送到了城里条件较小较好的幼儿园读书,白天老两口就卖卖菜,做做工,晚上就一起陪伴孩子,我对爷爷奶奶对孩子的爱和付出表示了肯定,张扬的肯定会对本案的判决造成怎样的影响,而作为被争夺者,小龙对于自己归属又是如何看待的呢?就现现现在已经五岁了,今年班里的污水是不是平时就要跟他老婆在一起生活了,跟她跟她婆婆一起生活。

最开始见到孩子的时候,孩子就气深深的对我讲说,法官叔叔,我不想离开爷爷奶奶,你不要让我离开爷爷奶奶好不好?那妈妈呢?我问她,他想了一下说,妈妈,妈妈会给我买东西,还会带我玩。童言无忌,但却最真诚。孩子的话处处透露着对爷爷奶奶的不舍和对母亲的依恋。从张扬的表述中不难看出,孩子与爷爷奶奶相伴多年,感情深厚,但同时,孩子对自己的母亲也有感情,而在法律条例上,作为母亲的陈英也占有优势,父母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他是来自法律的直接规定,未经法定程序,父母的监护人资格不得随意被撤销。本案中,孩子的父亲已经去世,那么孩子的母亲就是孩子当然的监护权人。在小龙抚养权的问题上,奶奶杨真和母亲陈英都各自握有砝码,势均力敌。而此时,孩子的奶奶杨真却指出,陈英争夺抚养权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阴谋。但目的都是肯定要这个百万身价都是要这个钱。杨真告诉我们,其实孙子小龙的身上有一笔巨款。原来,在2019年4月,杨真的儿子邓雷曾购买了一份商业保险,如果邓雷遭遇意外导致身亡,那么他的直系亲属将获得一笔二百多万的赔偿。意外死亡保险理赔款不属于遗产,其性质是给死者亲属造成物质性收入损失的一种补偿,一般来说参照遗产原则进行分配。本案中,小邓的父亲已去世多年,继父和小邓的母亲结婚时,小邓已成年,小邓和继父之间并没有形成抚养赡养关系,小郑和小陈已离婚,并没有再婚。那么本案参与保险理赔款分配的一共就是三个孩子的奶奶和两个孩子,由他们三人均分应属于两个孩子的份额,由孩子的监护人代为监管。依照此分配原则,两个孩子各有七十多万的保险理赔款,孩子的监护权属于谁,谁就能监管这笔理赔款。

有一个白马身家,他下来的人家不下,他说他是我从前一直没管过,都是我的你小子,现在我这个孙儿使我更加的等着他现在鼓着的灯。杨真表示,陈莹离婚后对孩子不闻不问,却在孩子获得七十多万理赔款的时候突然回来争夺抚养权,这背后怀着什么心思不言而喻。那么陈英真如杨真所说,是为了争夺这笔理赔款才回来争夺抚养权的吗?他争的到底是权还是钱?不管有没有这笔钱,我都想我我都想做生意,把两个小孩带到我身边。陈英否认自己挣钱,可离婚两年,她却掐着这个点回来征抚养权,这一切显得太过巧合。陈英却告诉我们,他在得知前夫死讯时,根本不知道有这笔赔偿金,因为那时候我前夫出事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我前夫是11月16号出的事,他们是12月份才通知我的。

陈英告诉我们,当初杨真一家有意隐瞒前夫死讯,其目的就是为了隐瞒这笔赔偿金,甚至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女儿小雨身上的赔偿金也拿走,他们就跑到学校去,老师又给我打电话,他说他们在,他说什么他的姑姑,什么娘娘,就是三娘嘛,他说到他们学校去,她说就把老师弄到一边,老师他们就叫小孩子写那个纸条,老师去看,他们都不让老师看,就叫我女儿写后面,后面是通过老师,老师就问我女儿,她就说她说说叫我女儿跟他们生活,据陈莹所说,孩子所得的理赔款必须要孩子的监护人才能领取,杨珍一家无奈之下才将此事告知他。那么杨真是否真有争夺孙女赔偿金的想法呢?我就是说要求她把生日卡弄了,生育的话,你说跟我婆婆,我就是哪怕砸锅卖铁,虽然白天都做工,这两个我都疼,都愿意,晓不晓得嘛。事实上,在陈英将杨真告上法庭之后,杨真向法院递交过一份《反诉状》,这份反诉状的内容就是要争夺孙女的抚养权,孩子奶奶向法院递交了反诉状,要求法院判决孙子、孙女都由奶奶自己肩负和抚养。根据我国法律的规定,反诉和本诉必须适用同一种诉讼程序。我们这个监护权的案子适用的是普通程序,但是你提出反诉,首先是要撤销孩子母亲的监护人资格,另外,向法院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属于特别程序。本案中提起反诉不符合法律规定。虽然这一直反诉状最后没有进入司法程序,但杨真想要孙女抚养权的心思却十分明朗。而在陈英看来,杨真的意图同样也是为了争夺女儿所拥有的赔偿金。昔日婆媳互相猜忌,无信任可言,一切只能交由法律来定夺。子女亲生生活的忧郁,孩子的健康成长,所以我认为我们当这些判决原告人来当孩子的监护人小我跟爷爷奶奶之间已经建立了比较深厚的感情,如果强行判决那个孙子有孩子,儿子还是说那老人家就是死了,儿子也是孙子,不能单纯的就生产这样的本身,我们觉得我们最多的,我们觉得这样的照片是在对未成年身体健康一个保护。经过研讨会商议,审判专业委员会决定对本案进行庭外调解。2020年7月,本案在四川省射洪市人民法院沱牌法庭进行了家庭调解。在调解现场,陈英情绪有些激动。

我想不是要求我在玩,现在他死了,你说是我为他自己回去,我不要了,钱不要了,就是为了在我身后的保险钱,让他说说他,你看他说我不要跟他。那你讲讲,首先是属于我的,应该这并不是说你不要不要我,那个钱是属于我的,并不是一个监控的,只是一个监管职责,不能随意处分我的财产。孩子的监护权和孩子的理赔款息息相关,争权亦是争钱,争钱亦是争权,孰真孰假已无从考究,而法院最终希望维护的是孩子的利益。两个伤害你们的赔偿款有原本被老套房共同监管就用力给两个孩子真的买的商品房购房剩余的资金仍有双方共同监管使用。调解方案在保证孩子利益最大化的同时。

也给了陈英和杨真相互监督,相互制约的权利,两人最终也认可了这样的方案。当赔偿金的问题尘埃落定之后,两人争夺抚养权的气氛也不再剑拔弩张。这说话就是真气的,我想说的时候,那么就是一个,那就是被告也是这个事情,他这段时间那么生命就把小孩儿直接过来跟着自己生活。在赔偿金的解决方案出来之后,两人心平气和地表示了自己的意愿,也愿意接受法庭的调解。打开。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席志国教授。

欢迎徐教授、徐教授,孩子父母是孩子的首要监护人,那么本案当中法院为什么没有按照法条把孩子直接判给妈妈呢?这首先呢这起案件呢他有一个特别之处,小龙呢跟着他的奶奶共同生活形成了很好的这个感情关系,那这是一个历史已经形成的事实,也是符合法律规定的。那么这个时候呢法院是在这个基础上尊重这个历史,尊重这个事实,尊重小龙的这个选择以及尊重他们当事人的情感利益,那么并且法院也不是用判决,而是用调解的方式来达成这样的这个结果的,根据刚刚实施的民法典的精神,如果孩子的监护人发生变化的情况下,那么应该本着什么的原则来保护孩子的利益呢?那么《民法典》对原来的《民法通则》在这个监护制度上有很大的改进和进步。

首先呢是非常明确的规定了这个法定监护人的顺序。其次呢实际上是明确了两个基本原则。那么第一个原则呢是要有利于被监护人,就是有利这个未成年人的这个利益的原则,为了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来设定监护人。第二个呢,未成年人如果有认知能力的情况下要尊重这个被监护人的意愿,那么当监护人之间有争议,有有关机关进行指定,那么都要尊重这个被监护人的意愿,法院经过调查认为跟他的这个祖母共同生活是最有利于这个被监护人小龙的利益的,这也就是完全符合我们民法典的最新的这个精神,这样的,这是民法典的一个重大的变化。

在法院的努力,下一场风波得以平息,女儿小雨跟着妈妈,而小龙则是跟着奶奶,两个孩子从小父母离异,后来又遭遇父亲的离世,他们能依靠的亲人就只有奶奶和妈妈了。而这场风波之后,期待孩子的亲人们都能切实的担当起自己的责任,给孩子一个不受伤害的童年。感谢收看《今日说法》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