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5月22日今日说法插翅难飞上集(27:59)四川公安厅打击黑恶组织

2021-10-20 21:09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0522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2017年10月底,一封举报信出现在了四川省公安厅的办公室,随着这封实名举报信的展开,一个盘踞在雅安市汉源县、石棉县,辐射攀枝花、成都、澳门、金三角地区的黑恶组织昭然于天下。

《今日说法》20210522插翅难飞(上)

东西在他们当地董事会首先的兄弟对他必须要听话,他手眼通天,横行乡里十余年,只要听到他的,我都不敢,这人人们的罪恶终将得到人民的审判,虽远必诛,我是一点住在哪一个房间,我们都是很准确的把它摸清楚了,从来没有那么近距离看过他一从房间里冲出来了。插翅难飞。《今日说法》即将播出。四个人赶紧把衣服裤子给你脱干净。

弄海角水来怪我,你自己人把你妈一样。张锡军,四川省凉山州甘洛县人,2017年10月10日是他46岁的生日,这天晚上10点,他被四个花臂壮汉带进了汉源县的一家宾馆,你喜欢吃贴吧哈,喜欢吃啥子好,我们都很满足的呢,宾馆包了,他们都很喜欢他这个老子,他也不热,我们想说为啥这么黑的时候受不了,老公又没人,他也没有打过十三万多,我这20万律师写好了过后喊我吵了。张熙军被非法拘禁四天三夜之后,开始了五天五夜的逃亡之路,他的地盘上你是你的人要查的,我现在在白天的公路边,上来看看山顶去,你说我老妈的那个地铁,那个棉花呗,白萝卜,他们直接或者买菜我们去啃这些嘛,雅安市,汉源县自己来搞,我就直接朝山头搞,我想搞不赢我就中央去搞,就是搞得很好,搞不好对我家里面的人1。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2017年10月底,一封举报信出现在了四川省公安厅的办公室,随着这封实名举报信的展开,一个盘踞在雅安市汉源县,石棉县,辐射攀枝花,成都,澳门金三角地区的黑恶组织昭然于天下。

汉源地处四川省西南部,雅安市境内,这个静谧的小县城有大理石,煤,铁,金,红,花岗石等多种矿藏。2017年10月10日上午,汉源县众一矿山周边公路路面发生坍塌,那天早上,他们罚款的车子就是拉矿矿山,拉款的车子就半路压垮了。四川省凉山州甘洛县的张锡军是个小工程包工头,常年在凉山州汉源一带承包机具项目。这天下午,张锡军刚刚睡完午觉,就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自称是矿上的,是东义在汉源县那个河南乡的一个矿山,叫中义矿山。董义这个人开这个挖掘机把路给他压坏,然后董义以矿山道路压坏为由头,然后找茬,要他们来赔偿这个损失。众一矿山地处汉源县西南矿山负责人董毅2008年开始在汉源县承包矿山、洗矿场等,在当地颇有势力。事故现场这辆中型自卸货车就是肇事车辆。经查,这辆车属于重于矿山的资产,事发当日,这辆货车装载超重矿山司机刘某驾驶货车经过弯道时碾压路面,导致山体滑坡。是他们压拉矿的,车子翻了给压坏了是吧,不关你们的事是吧?不管坍塌案件中肇事者非常明确为中医矿山司机刘某,之前张锡军和董毅素未谋面,业务井水不犯河水。

至于坍塌事故为什么会找到张锡军的头上,他是到了矿上以后才听到了这样的话,我们玩的是7月份进的厂,找我谈的时候是10月份嘛,给我那种感觉,就是好像是命令似的口气嘛,就怪我们没人说我们没带码头。张锡军表示,几个月前他家的挖掘机确实曾经在这条公路经过,但是当时车辆并没有对公路造成丝毫损坏,后来项目完结,工程车就再也没有路过那里,但是他就是那个,他和对方呢是贴那个袜子跟那儿过来过,也可能对方也不晓得是死人,他,然后呢,他就可能也没打过招呼,没打过招呼呢,不能东西,他们就喊见人就不能打过。人家坍塌事故路段公路属于汉源县政府财产,任何私人矿山对于路面根本就没有管辖权,重一矿山没有任何权利处置这条路的相关事务。刚到矿山的张锡军就被几个花臂壮汉带进了一家宾馆,成了替罪羔羊,反正就是这个标签里面我就睡在这儿,他们两个人睡在这儿,那个人打不死你,你信不信你啥子三两万的不要跟我提几十万上百万的说当时找了就是惹到他们了。被非法拘禁一晚之后,几个壮汉在老大董毅的暗示之下,又把张锡军装进车的后备箱转移到了另外一家宾馆。这一次招呼张锡军的人换了一波人马,手段也从限制人身自由上升到了暴力威胁,衣服全部脱了,一会脱了就拿冷水冷水冲过嘛,冷水冲冲了过后,他又把这个全部开成热血2万3万58000站不稳的了,我是让他们把我丢在大部分的时候,他们说想死,他们都那么容易。宾馆的301房间处在楼道的尽头,在这样的密闭空间里,几个打手对张锡军殴打辣椒灌鼻孔,并以注射毒品相威胁,逼迫张锡军以欠农民工工资和工程材料为由,向家人和朋友打电话凑钱。

后天我跟他聊天,我就问他,你今天过生日你不回来吗?老公,祝你生日快乐嘛,很特别,担心他那肯定人回来就行。帅哥,那就把钱转过去了,那就打电话,一直都关机的嘛,都打不通电话。张希军被囚禁的花城宾馆不远处,银行监控拍下了这样的画面。期间张希军总共去去了三次取钱,带着张西军到银行将钱取出来交给董毅的小弟。在银行窗口随从站在张西军旁边的壮汉,就是董义团伙的头号打手阿木部门三次银行取款,外加阿木部门和同伙以充电,话费,游戏卡,加油等为借口,强行向张希军索要红包两千余元,张希军总共被抢劫十三万余元。随后,张锡军被胁迫在一个20万元欠款合同上签了字,这20万给他们的前妻是那个律师写好了过后看我吵了张锡军消失两天之后,妻子在老家凉山州甘洛县派出所报了警。一个老百姓无头无尾了,老了老了,小的小了又没得啥子,又没得工作经验,又没得人,又没得人,没关系。同一时间,几百里之外的汉源县求救无门的张希军却被阿木布文等人主动带到了附近的派出所,将这个敲诈的事实伪装成经济纠纷。同时,他还安排他的小弟将这个纠纷合同一起带到了这个派出所,没有将这个真实的情况发现。14日凌晨,该案件终于得到了所谓的和平解决,被折磨了四天三夜的张锡军拖着受伤的腿独自离开了派出所,此时的他蹲在马路边沉默到了天亮。

逃出升天的张锡军将手机丢掉,从甘洛县的海棠镇五天五夜徒步一百余公里到达了四川省公安厅实名举报,举报对象就是他屈辱遭遇的幕后指使者,中医矿山的负责人董毅。2008年以来,以董毅为首的黑社会性质团伙非法聚敛钱财,笼络同乡,纠集有犯罪前科的劣迹人员,聚众斗殴、抢劫、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盘踞失民汉源一带长达12年之久,受害者当然不止张锡君一人。哈哈。垃圾就是一个,乱看嘛,他是全家的,就是看的,这么长时间了,还有一块疤了,就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会伤伤及到无辜的人,这些嘛,我都觉得挺害怕的。

董毅,43岁,初中文化,2008年以来,他通过开设赌场,经营矿山,积累了一定资金,进而带领手下人在汉源县、石棉县有组织的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在当地形成了一定社会影响。董义在他们当地还是有比较严厉的帮规的,手下的兄弟对他必须要听话,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安慰对不起,请你来当我财路。为了巩固扩大组织的社会影响力,统一安排人员通过购买枪支,刀,棍棒等凶器对组织进行武装。同时,他还设立了严格的帮规,为成员发放年终奖,手下在为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期间,车辆,时速等均进行统一安排,为团伙的犯罪活动进行支撑。

他们没到西面来来之前,西面的整个这个中央环境,这些都非常之好,他们一来到西面的时候,就开始把高利贷赌博,再也带来混的话,只要听到他的,我都不敢惹。随着2012年地下赌场的高效运营,通过抽头余利,董毅迅速积攒起了亿元资产,并将非法收益用于置办固定资产,非法高利房贷势力不仅渗透到雅安本地诸多行业,更是延伸到澳门,东南亚黑社会,完全是黑社会的放水抽头,然后还不起钱了,给他收5%的高利贷,拿到这个泥巴山上去,把衣服脱了,跪在雪地底下,用了一个火马。这里是石棉县的中心商业街。

十啤酒。陈彪,42岁,啤酒经销商,家里妻子和两个女儿,一家四口都是土生土长的石棉人。陈彪对于董一团伙之前在石棉县欺行霸市有所耳闻,唯恐避之不及,他没来之前是为了质量都挺好的,因为他来了各行各业吧,他就是有点儿七行80的那一种。陈彪家平日里经营的铺子生意红火,尤其夏天店里啤酒生意更是忙不过来。2017年8月21日晚,他的妻子去附近的田湾河大酒店送酒,可是这一去迟迟没有回来,然后当时他是把那个承包给我们石棉当地的搞这个ktv,然后呢不会是他嘛,他是老板。这是2017年8月21日石棉县田湾河酒店的监控拍下的画面,酒店内站着的男士是田湾河的经理,门外送啤酒的就是陈彪的妻子阿秀,结果送进去他就说拉黑你们那里了,你们哪里了?我说诶,不是打电话的吗?他说那打电话,不买你们酒了,那就走哪就走。送货上门的酒突然被退货,阿秀心里自然不舒服,但是他没有多说话,他招呼同伴将之前送货的啤酒空瓶子收集起来,打算拉回店里。搬运过程中,ktv的经理进一步挑起了事端,结果他看到在台阶上就就吼,我们嘛,那路都当完了,说了不要你们就赶紧的拉着走,还就是慢慢练的嘛。半分钟后,口诀变成了肢体冲突,他就把我摔地下了。

摔地下我就不敢报警,我就我去了,我就说要报警,他说随便一抱派出所的警察随即到了现场,因为冲突双方只是因为口角有轻微的肢体冲突,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警察进行了调解,事情看似不了了之,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陈彪说他们一家人摊上了大事儿,手下的兄弟给我打电话,他说你给我们老叫我们填那个铁皮影响我们的生意,小弟带去,然后大家还有什么什么的,然后就让我赔这个,就说我就发生摩擦影响他酒店生意,影响他还是他大哥的,因为他名声要看赔80块钱要不第二天中午,田湾河聚集来了十多个打手,陈彪头部被打了一个4cm的伤口,接着几个打手拨通了电话,并把电话交给了陈彪,电话那头正是这家酒店的老板董毅。我一直知道你有几个小孩,然后你不过来把这个事情处理好,我就砍死你全家。陈彪和妻子再次报了警,就在他们在派出所和警察叙述案情的时候,董毅带领警人到了派出所,当着警察的面他们的气焰更加嚣张,你歪得很,你要小心点知道吧,你说谈着谈有啥谈的直接砍死警察也说自己我们能协调好就协调了协协不协调不好吗这让警察吗?在朋友的调解下,陈彪和妻子暂时回到了家中,可接下来的几日,陈彪连续接到了几个匿名电话,大家回到家都是提心吊胆的嘛,晚上都不敢出来,随时就是遇到砍人的那种,我们也爬山小老百姓第三天陈彪夫妇商量后决定把孩子连夜送到雅安的姑姑家,当时那种被被威胁那种感觉,确确实实我现在想起都觉得挺开心的那种嘛,两个娃娃又在笑,送进去饭都没吃,就我都无所谓,反正就不能把我孩子孩子孩子被送走。一个星期之后,陈彪不断接到威胁电话,期间还有不明身份的人出现在他家楼下,慎重考虑之后,陈彪关闭了店铺,在石棉县生活了四十多年的他,携妻子逃离了石棉县。

出了这个事情就没做酒了嘛,就不做这生意了,不敢做噻。后来我就跟我哥去梁山马那边搞工程去了。2018年,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响,数以千计的群众举报信出现在四川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线索核查中心,诸多案件均与汉源及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董艺相关,四川省扫黑办、省公安厅和省检察院三部门挂牌督办的专案正式启动。扫黑除恶令出如山,全国各地闻令而动,各级政法机关在扫黑除恶的主战场上,率先掀起了荡涤黑恶势力的凌厉攻势。2018年5月,四川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在关于举报雅安地区汉源县人董毅的举报信上作出重要批示,副市长、公安局局长马宏担任专案组长,从全市抽调精干侦查员25人组成专案组,采取封闭办案的方式开展案侦工作。尘封十余年的近白旗案件被重新深挖彻查。等于这个团火他们设计的案件时间的跨度非常大。第二呢他是这些案件呢涉及的地域非常的广,涉及了我们的四川省和我们江西省,然后呢在我们四川呢是成都汉源四面甘露和我们的攀枝花都有案件发生。第三个难点呢就是很多案件都是当年已经被调查过,不了了之,还有些事情呢是已经做了调解处理,要重新启动调查难度非常之大2018年初208专案组一暗访的形式到了张锡军的老家凉山州的甘洛县,关家的事关起了一直都不敢开,不敢出来才觉得很能帮忙。你好,单身公安局,你好你好你好你好。看到张锡当时的那个状况。

他最先开始深思说明,然后摇头,也不愿意多跟我们说什么。10月份非法拘禁事件之后,张锡军妻子开的提花店已经关闭几个月了,寡言的张锡军面对专案组的调查,最初一直保持沉默,小伙子,人心都是肉长的,是这样那个了,这些感受哪个过到哪过得下去,我到现在我心里,你就像我的儿子,受了这些苦,我这个院子永远是过不得这些人干的这些事太多了,也就在党中央,国务院这个部署的这个扫黑专项行动,雅安市公安局在奇迹办理这件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208专案组成立以来,二十多名民警不仅多次驱车前往凉山州的甘洛县,四川省境内各县市更是辗转四川、云南、重庆、新疆、浙江、江西、内蒙古调查秘密进行。当时都是对自身进行了化妆的,你比如说我跟我们同事都是买个耳钉,然后夹在耳朵上,然后身上贴着那种纹身贴,然后说话从来不说四川话,我们的同志刚刚住酒店,他们几分钟后马上住几天,我们的同事退房,他们跟着几分钟,你想每天每天三四万步刚刚出生,我就才几天把他们从医院带带回家以后我就把它拆了,我们专案的一些情况,连我们的车辆放在哪里,还有我们在那里开专案会成立专案之处都是不是一个秘密,感觉到有有一些无形的力量在和我们博弈。208专案实行的专案专办,封闭运行,秘密侦查,而调查过程中会议内容一再被泄露,董毅组织背后多名基层和高层公职人员涉嫌为其充当保护伞,在案件没有彻底揭开大幕之前,208专案组成员内忧外患,混淆视听,对那个牵牵扯那个就是我们公安机关的这个其他经历嘛,就是以达到他的目的呢,就是什么要把这个事儿给弄混淆,把水给搅浑,然后达到他脱罪的目的嘛,他这些小弟住住酒店就住在我们隔壁,包括为什,那么他会选择住我们的酒店旁边,可能想偷听我们那个说爱情的,有没有涉及到一些其他东西?八百多个日鏖战支撑专案组的不仅是智慧能力,更多的是信念,是他们在走访中几百个张锡军的期待,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安慰,都是冲锋在前,关键时刻从来没有掉链子,都是冲上去了,穷尽了一切资源和手段,不惜一切代价追捕。2018年末,雅安市公安局专案组组织刑侦网,安纪珍等相关警种骨干民警全面开展收网行动。董毅犯罪团伙成员38人在各地纷纷落网。

对,不是的,这是我。由于内鬼的存在,黑老大董义和三名团伙骨干成员得到风声,逃亡金三角。2019年,全国扫黑办会同公安部将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海外逃亡的千名逃犯重点目标发布a级通缉令,《雅安公安》七次跨出国境境外工作106天时间,凌晨2点,然后时间凌晨1点。这个东西。

这个人呢套境外之前很多海外的这种社会关系,董艺不仅在国内有保护伞护航,在国外也有大佬的忽悠,复杂的治安环境给警方的调查带来了很大障碍。警方曾经几次和董艺失之交臂,住在哪一个房间,我们都是很准确的把它摸清楚了当这个外卖员的身份,到时候跟跟他一起坐电梯上楼,从来没有那么近距离看过他,原来这个背景关系复杂,所以导致了我们的抓捕险被暴露了,原来的那个地方居住了,都是换了换了住所。2020年1月,在将近半年的缜密调查之后,董毅团伙终于再一次出现在了警方的视野。

两天以后又发第一次发现他从酒店出来,一波的人把我们包围喊站住,同时呢他们的枪拉上膛的激发他的声音。别动,不好意思,两个进了房间,并且把房间门关了,那个房门砰的一声容易从房间里猛冲出来。历时两年零四个月,雅安公安完成全部案侦工作,行程十余万公里,先后将犯罪嫌疑人董毅、于斌、付刚、杨松四人全部成功抓捕回国。董毅黑社会性质组织45名成员全部到案,圆满完成了扫黑除恶,逃犯清零。2020年底,张锡君家的蹄花店又开张,这天一早,妻子熬煮了上好的提花,打了包装,夫妇俩赶往几百公里外的雅安市,那就辛苦的那个。雅安市的石棉县和汉源县。

都是民风淳朴的小县城,董毅这伙人盘踞一方,横行乡里12年,当地人说当时没有人敢举报他,因为听说地方的派出所所长就是他的保护伞,可仅仅靠一个派出所所长就能保护董义黑恶势力12年吗?他背后的大佬究竟还有谁呢?请您明天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