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国家记忆20211020长征路上 先行北上(26:21)国家记忆10月20日文字版

2021-10-20 22:08    来源:
X

CCTV4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20国家记忆视频录像

国家记忆官网更多

两河口会议是两大主力红军会师后中共中央举行的第一次重要的政治局扩大会议,适时制定了共同北上抗日,创建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解决了红军长征中的政治、军事战略指导问题,对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的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指导意义。种种艰难险阻见证着红军战士前赴后继的身影,在正确方向的指引下,他们向着胜利的方向不断前进。

《国家记忆》20211020长征路上先行北上

1935年初,遵义会议之后的中央红军,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四渡赤水出奇兵,逐渐摆脱被动局面。3月的一天,毛泽东根据军委二局破译的敌军战略部署和动向,迅速带领中央红军以每天七八十里速度行军迅速南下,直逼兵力空虚的贵阳。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急调大批驻守云南的滇军增援保驾。

这正中毛泽东下怀,红军不仅没有攻打贵阳,反而与驰援贵阳的滇军背道而驰,乘虚奔袭云南,兵临昆明,迫使云南省主席龙云急调驻守滇北和金沙江南岸的部队回援昆明。调出滇军北渡金沙才是红军的真实意图。中央红军进入云南后,苦于手里没有一张像样的地图,无法确定抢渡金沙江的渡口。正在这时,一件巧事发生了。1935年4月,军委纵队侦察分队在滇黔公路上截获了几辆汽车,抓了两个俘虏。这是龙云从昆明派出的军车,车上除了送给薛岳的火腿、白药等云南特产卖,还有两个大皮箱,打开一看,居然是龙云给薛岳准备的详细的云南省军用地图。地图送到红军总部,毛泽东、朱德大喜过望。中国军委纵队政委陈云说,红军上下皆为捧腹。从前刘备入川,有张松县地图,仅红军入川有龙云县地图。有了地图,指引,红军快速通过金沙江。

当蒋介石反应过来试图拦截时,中央红军早已跳出了数10万敌军的包围。1935年5月,中央红军通过大凉山彝族聚居区强渡大渡河后,为了壮大革命力量,中央红军决定北上和红四方面军汇合。此时,蒋介石料想到中央红军北上的意图。6月5日,蒋介石在成都重新部署在庐山宝兴地区的要道设下重防,妄图通过各路防线和加金山天然屏障,将中央红军围困在雅安地区。出乎蒋介石的意料,中共中央中革军委于6月8日突破国民党军,驻守相对薄弱的夹金山南路防线,禁止到宝兴县大桥西地区准备往茂宫前进,争取与红四方面军早日会师。红军渡过大渡河之后,向贸工方向前进,这个时候已经知道,红四方面军也向这个川西地区前进,双方呢要尽快汇合。当时大陆上有川军的拦阻,经过的话,必有一场恶战。

因此呢,当时中央决定了翻越夹金山,走一个捷径。夹金山海拔四千多米,终年积雪,空气稀薄,山上没有人烟,也没有道路,在蒋介石看来,这是一座不可翻越的死亡之山。然而,红军的意志远超蒋介石的想象,他们于6月12日清晨毅然决然的向夹金山挺进。战士们在攀登雪山途中,用刺刀和铁铲在雪上挖着踏,包括后面的人沿着前面的人闯出来的蜿蜒曲折的小路往上爬,越往上爬,空气越稀薄,呼吸越困难,在寒冷、疲惫、缺氧、雪盲的折磨下,很多战士永远的留在了山上。翻过了夹金山后。

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茂功会师,总兵力达十万余人,极大地鼓舞了全党全军,为打破国民党军的围剿,开创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的新局面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冒功会师之后,中央红军将何去何从?制定正确的战略方针,成为摆在党和红军面前最关键、最迫切的任务。当时的形势有两个首要考虑的因素,一是从1931年开始,日本在侵占中国东北后,不断加快侵华步伐,接连在华北制造事端,中华民族的危机日益加深。二是蒋介石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针对红军会师制定矫治方案,给北上建立抗日根据地的红军带来巨大的威胁。在茂公以北,两河口因地处虹桥沟与抚边河交汇处而得名,这里也是两支红军的贵师之地。1935年6月24日,中央领导机关和中央红军主力沿着小金川河来到两河口。第二天下午,红四方面军主力由冒险抵达。毛泽东等人伫立在路旁。银后张国涛骑着一匹骏马,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张国涛红光满面,与长途跋涉面带金色的中央红军反差明显。当时雨下个不停。会师之后,大家冒雨召开了隆重的庆祝大会,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到会,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干部和战士们久别重逢,气氛热烈。然而,一场事关红军前途和命运的考验正在靠近。中共中央和张国涛的分析关键就在于红军是北上还是南下领导人多次致电红四方面军的交换意见,商讨两军会师以后的问题。但是双方在战略方针在何处建立根据地的这个重大问题上存在着分歧。1935年6月26日,为了统一思想行动,解决意见分歧,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两河口关帝庙大殿内召开会议,毛泽东、周恩来、张国涛等16人参加会议。

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中国军委作《关于目前战略方针问题的报告》。他开门见山,就战略方针、战略行动和战略指挥三个问题做详尽阐述,明确指出会师后的红军应继续北上,在川陕甘建立新根据地,而且必须快速北上,先攻打位于松潘的国民党中央军胡宗南部,夺取松潘,控制北上川陕甘的通道。为此,周恩来强调,部队必须高度机动,坚决统一意志,指挥权要集中于中国军委。周恩来报告后,会议开始,讨论会场外细雨纷纷,会场内气氛紧张。张国涛站起来第一个发言,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他对北上建立根据地表示赞同,但却提出种种质疑,强调了执行的种种困难,隐晦表达了向南向成都方向发展的意向。

就在大家还为北上还是南下激烈讨论的时候,毛泽东突然接到中国军委二局密报,国民党的追兵已经越过金沙江,来到了加金山南部,但因为怕遭到红军埋伏,没有继续前进。情况十万火急,国民党军随时有可能翻过夹金山,对在两河口一带休整的红军大部队进行合围。中央即刻做出决定,命令已翻过夹金山的红一方面军后卫团迅速返回加金山南部抵御追击的国民党部队,确保红军大部队的安全。前后敌军夹击。紧迫形势下,彭德怀,林彪,博古等人对于北上还是南下纷纷发言,最终会议投票决定通过了北上的方针。

张国涛虽然心有不甘,但最后也明确表示同意。北上中共中央和中国军委原来的计划是在川西北建立根据地,但是自从渡过大渡河以后,发现这个大渡河这边呢大多数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山高谷深,地广人稀,语言不通及养困难,而且呢这个山路很狭窄极容易被敌人封锁,两大方面军呢,在这里立身是有困难的,而北面的陕甘地区就不一样了,地域呢比较宽阔,交通呢也相对便利一些,粮食呢也比在这个少数民族的聚居区,比那个牧区要多是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统治比较薄弱的地区。中央档案馆馆藏文献中这份关于14方面军会合后的战略方针的决定中提到,在14方面军会合后,我们的战略方针是集中主力向北进攻,在运动战中大量消灭敌人,首先取得甘肃南部以创造川陕甘苏区根据地,是中国苏维埃运动放在更巩固、更广大的基础上,以争取中国西北各省以至全中国的胜利。为了实现这一战略方针,在战役上必须首先集中主力消灭于打击胡宗南军,夺取松潘与控制松潘以北地区,使主力能够胜利的向甘南前进。与此同时,必须派出一个支队向桃河下河活动,控制这一地带,使我们能够背靠于甘、青、新宁四省的广大地区,有力的向东发展。《决定》还提到,大小金川流域在军事政治经济条件上均不利于大红军的活动与发展,但必须留下小部分力量发展游击战争,使这一地区变为川陕甘苏区之一步。为了实现这一战略方针,必须坚决反对避免战争、退却、逃跑以及保守偷安、停止不动的倾向。这些右倾机会主义的动摇,是目前创造新苏区的斗争中的主要危险。6月29日,根据两河口会议决定的战略方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常委会议。

同日,中革军委制定了《松潘战役计划》,准备趁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尚未完全集结,部署就绪的时机,集中两支红军的主力,协同作战,消灭松潘地区的狐狸,控制松潘以北及东北各道路,以力向北发展。同时,会以密切关注着全国抗日救国形势的发展变化,决定加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宣传和教育,深刻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行和罪恶目的,组织动员群众积极抗战。中国共产党确定了北上抗日救国的战略方针,与蒋介石不抵抗打内战的政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像毛泽东后来所说,这是最能动员群众的。中国共产党提出了抗日救国的主张,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意愿,在全国人民当中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松潘位于四川阿坝地区东北部。

是红军直出甘南、迅速北上的重要通道,毛泽东和蒋介石都深知这一点,双方都在调兵遣将,抢夺战绩。两河口会议后,毛泽东率领红一方面军自贸工一带北上,连续翻越梦笔山、长板山、打鼓山等大雪山,趁胡宗南部队还未完成集结,于7月16日攻占松潘以西的毛尔盖。当时我们在毛儿盖世歼灭了胡宗南的一个营,那么这时候国民党大部队又没有赶来,所以说形势是一片大好的,如果红四方面军能及时北上,我们是可以夺取松盘走大路,直奔穿上干的。两河口会议后,张国涛虽然表面同意北上,实际却对中央的战略部署故意拖延,按兵不动,导致红军在小金和毛儿盖地区滞留来一个多月,战机稍纵即逝,等不得忍。7月下旬,中国军委二局传来最新消息,国民党主力已在松潘地区完成集结,正逐步紧缩对红军的包围,红军不仅失去占领松潘的最佳时机,而且陷入父辈受敌的不利局面。那么当时的红军主力还停留在川西一带,必须北上进入陕甘的广大地区。但是北上走哪条路呢?最近的道路是松潘大路,但是呢,蒋介石最精锐的湖,中南的第一军,那是头号敌敌部队,一个军39旅,加上附属部队6万多人,已经占领了松潘大陆。张国涛又不愿意和湖中南部队硬打,开始碰了一下,觉得修碉堡很难攻得动,因此呢,走了松潘大道向西,那就是草地了。

按当时的一般人想象,草地很难通过,但是朝着地,但是红军赶到硬弓从盘很难攻过去,北上就只能经过草地。1935年8月3日,红军总部迅速做出调整,制定下逃战役计划,重申两河口会议决定中北上战略方针的正确性,再次劝说红四方面军张国涛一同北上,同时将红军分为左右两路行动。8月15日,由红四方面军的第九军、31军、33军和红一方面军的五军、32军组成的左路军从卓克基出发,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涛和总参谋长刘伯承随左路军行动,向阿坝地区、北京右路军由红一方面军的第一、第三军及原第一、三军团和红四方面军的四军、三十军组成中共中央机关和前敌总指挥部,于21日随右路军从毛尔盖地区出发,向班佑北进。就这样,右路红军向死而生,踏上了征服大草原的艰难屠城。

松潘草地足有15200平方公里,平均海拔3500m以上。虽然时至8月,但高海拔加上气候恶劣,让这里杀机4V。战士们为了生存,青稞吃完了就挖野菜,野菜没了就刨草根,最后甚至将身上的皮带、皮鞋割成一节一节,煮软之后,用力将它们嚼烂咽下,只为了冲击。凭借艰苦奋斗、不怕牺牲的钢铁意志。

整整跋涉了七天六夜的右路军,终于越过渺无人烟的茫茫草地,胜利到达班佑巴西地区,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红军经过草地北上,完全出乎敌人的预料,蒋介石立即下达命令,要胡宗南务必全力阻止红军北上,中央红军迅速制定围点打援的包座战役计划,准备给胡宗南部以沉重打击。1935年8月29日黄昏,包座战斗打响,刚出草地,脚上还沾满泥泞的幼军第30军第四军一部向敌军发起攻击,他们焕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丝毫看不出是一支刚刚走出雪山草地的部队。经过三天激战,红军歼灭包座守军和援军第40有时大步机上师长五成人,总计商服胡宗南部四千八百多人,缴获枪支一千五百余支。包座战斗是红军过草地后打的第一场大战,也是两军会师后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不仅体现了红军的强大战斗力,还打开了向甘南进军的门户,为实现党和红军北上抗日的战略创造了极为有力的条件。1935年9月,率先到达班佑,巴西阿西地区的右路军迟迟没能等到左路军的汇合。此时张国焘自恃枪多势众,公然向党争权,不但以各种借口不愿北上,还要右路军南下。

危急时刻,为了贯彻执行北上方针,当晚,毛泽东在阿西同张文天、博古、周恩来、王稼祥等紧急磋商,当机立断,决定连夜率红一军团主力北上。这份现珍藏于中央档案馆的共产党中央,为执行北上方针告同志。书中明确提出,对于红军南下是没有出路的,应该坚决拥护中央的战略方针,迅速北上,创造川陕甘新苏区去。中共中央又一次在被动中力挽狂澜,坚定的带领红军朝着既定目标前进。北上抗日方针的提出和坚决贯彻,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战略方针,是长征胜利的基石和根本保证,以及红军胜利的最终体现。这一方针基于中共中央正确分析了抗日运动的形式,总结了长征以来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无法建立根据地的经验,集中了各方面的智慧才确定下来的。两河口会议是两大主力红军会师后,中共中央举行的第一次重要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事实制定了共同北上抗日、创建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解决了红军长征中的政治、军事战略指导问题,对中国革命和革命战争的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指导意义。皑皑雪山,茫茫草地,种种艰难险阻,见证着红军战士前赴后继的身影。在正确方向的指引下,他们向着胜利的方向不断前进.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