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10月21日今日说法被变卖的银行卡 今日说法20211021投资血本无归

2021-10-21 09:1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21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交友、投资让他血本无归。从虚拟的到真实的,你跨不过来了,追查钱款去向,警方发现新的线索。很有可能已经去了东南亚某国,境外做担保人,他们人身安全面临威胁。人生地不熟的,你死在那边都没人知道,资金流水1.6亿元,被卖出的银行卡究竟是谁在使用。就了解了这一方面的事情,觉得来钱比较快,它作为刑法的一个罪名,那么它是有一些构成要件的,法庭公开审理,他们为什么涉嫌多个罪名。判决如下,全体起立,CCTV1中午12:35 敬请关注今日说法《被变卖的银行卡》。

《今日说法》20211020取不出的投资款

婚姻失败,他在虚拟世界中寻找精神寄托,就觉得相见恨晚,就觉得又遇到了一个知音,为了一个理想的目标,他几天内投资近百万元,然后赚了这个钱,我们讲的生活就没有担心了,报警就完全信任了对方平台里投资款无法取出,他如梦初醒,从虚拟的到争取一跨过来也就这个钱,只是你看见平台上你看的只是一个退休女工账户异常,谁在为犯罪提供帮助?

建议法院以这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对四名被告人定罪。自2015年呢先把修正案九新增加的一个新的犯罪类型取不出的投资款《今日说法》即将播出。这样的人,区人民法院今天在这里依法公开开庭审理。站在被告人席上的四个人分别因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偷越国边境罪,盗窃罪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庭之上,围绕几名被告人是否有犯罪的主观故意,是否明知他人是在利用信息网络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而提供帮助等焦点问题,控辩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控辩双方比较大的争议焦点就是可能在这个主观名字上,可能这个被告人也也存在一定的便捷。2021年5月14日,这已经是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对于几名被告人来说,是否明知自己的行为是在帮助他人利用信息网络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会直接影响他们的定罪量刑。检察机关对四名被告人分别给出了十个月到两年,两个月不等的量刑建议,我们最终是建议法院以这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对四名被告人定罪。另外呢邱某某还涉嫌偷越国边界罪和盗窃罪。金某某涉嫌偷越国边界罪。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检察机关对几名被告人提起公诉的其中一个罪名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罪名?几名被告人因为什么而涉嫌这个罪名呢?实际上,这是侦查机关在办理另外一起案件时查获的线索。这几张微信聊天截图是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的狄先生跟一个女友的聊天记录,记录中显示,2020年7月11日晚上10:04,狄先生给女友发了几张轿车的照片,照片中的车辆是狄先生那段时间准备选购的一款轿车,轿车的价格在百万元以上,在不久的将来,把这款车买回家,是狄先生和女友正在规划的一个目标,你作为一个男人,你看我这样的女朋友长得这么漂亮,那我现在我就要,我就想坐这样的车。而就在同一天的下午,狄先生和女友还谈到了将来孩子的生活问题。女友在微信中说,我想孩子在新加坡读书成长,你的工作我不管,我管家庭。从这些聊天记录来看,迪先生和女友的感情进展似乎比较顺利。然而,几天后的7月16日,迪先生却向公安机关报案,说他被骗了,而骗他的那个人,就是微信聊天中的那个女友。在苏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高铁新城派出所,民警接待了狄先生。经过询问,民警渐渐了解了狄先生的遭遇。50岁刚出头的狄先生是苏州市相城区一家制造业企业的负责人。狄先生说,他在那个女友推荐了一个理财平台,投资了一大笔钱,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被骗了,累计向该平台投资了九十余万余九十余万元,最后扣去他得到的返利返回的本金和利息,实际损失在78万元左右。

狄先生说的女友虽然是在网络上认识的一个网友,但是他们在聊天中已经以男女朋友相称了。狄先生说,报案前半个多月的2020年6月底,他刚刚遭遇婚姻失败,便想通过手机交友软件来寻找一份感情寄托在离婚在办手续的这个前后,这个这这些天,情绪非常低落,那么这个交友软件呢可以认识很多异性朋友。

在那款交友软件里,迪先生很快认识了一个女孩儿,女孩儿的网名叫御剑,御剑的个人资料显示他在苏州市姑苏区,因为同在一个城市的原因,狄先生和御剑聊得很投缘,随后双方互加了微信,在微信上,微信上呢他的这个微信的网名叫柳柳诗诗,那么在聊的过程当中就觉得相见恨晚,就觉得又遇到了一个知音。刘诗诗自称三十多岁,广东人,单身,目前是在苏州市他哥哥和嫂子开的一个工厂里做财务工作。照片中的刘诗诗双眼皮,鹅蛋脸,皮肤白皙,在聊天中刘诗诗给人的感觉也特别体贴懂事。狄先生表示他的婚姻破裂,刚刚离婚,有一个十岁的女儿,他希望找到一个可以一起携手看夕阳的女人。刘诗诗也表示,结没结过婚她觉得并不重要,一个男人重要的是上进心,责任心跟担当。那么在这个介绍的过程当中呢,让我觉得这个这个女人很很不错,而且要求也比较高,想找一个高知分子,想搞找一个比方说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从这一天的下午4点开始,迪先生和柳诗诗持续聊到了晚上的11点多,两个人从个人的经历聊到了爱好,美食等许多话题,迪先生渐渐对柳诗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让他多了一份期待,觉得是自己应该要找的这个对象。在认识第二天下午的聊天中,刘诗诗告诉李先生,他大学读的是财经专业,现在在帮哥哥的公司打理财务的同时还做点儿投资的副业。

他现在投资的一个基金的收益就很高,能够达到10%以上。然后呢这个过程我就有好奇了,那你是怎么能10%的,我认为只有4%,5%,这个时候他通过这个方式来开始跟我聊,他说你不知道吧,你看我现在这个基金怎么怎么怎么样。2020年7月1日晚上的11点多,柳诗诗给狄先生发了一张带有二维码的图片,柳诗诗说,这就是他当时正在投资的基金,这个投资基金他做了两三年还是比较安全的。狄先生虽然觉得有点儿不太可信,但是为了能和刘诗诗有更多共同的话题,还是表示有时间可以跟柳诗诗学学。柳诗诗也表示,有机会可以带狄先生尝试一下这个收益,那我告诉你怎么玩这个,大家就像玩游戏一样,玩起来你都不用动脑筋,就是我比方说去去买什么,你跟着我买什么,在刘诗诗的指导下,狄先生扫码进入了这个投资平台。注册之后,狄先生按照平台的要求绑定了自己的一张银行卡,通过刘诗诗的介绍和查看平台的内容,狄先生也了解了这个平台的一些规则,就是一个基金的一个平台,这个基金的平台呢,那么最终通过这个就跟那个买彩球一样买彩球,比方说你买了100块钱,那么你通过买彩球呢,他你100块钱可以变成150块钱。2020年7月3日是迪先生在网络上认识柳诗诗的第四天,在微信聊天中,柳诗诗建议狄先生先投资1000元试试,因为柳诗诗一直在介绍这个投资的高收益,迪先生也有些心动了,那么第一次呢就是先就像试试玩一样,我买了1000块钱,1000块钱买进去以后呢,也是跟着他在这个平台上,我这个1000块钱就跟着他买。在这天的投注即将结束时,狄先生账户里的资金已经从原来的1000元变成了1280元,在刘诗诗的指导下,狄先生将这1280元提现到了自己的银行卡中,就赚了280块钱,这个是让你觉得是让我觉得是真实的,就是通过这个平台,1000块钱你投投进去了,居然确实能变成1280块钱返回到我的账户上,第一次小试牛刀,1000元就变成了1280元,这个收益已经远远超过了柳诗诗之前介绍的10%。然而柳诗诗告诉迪先生,这只是基金平台里初级房的投资收益,如果是中级房,会有更稳的收益,回报也更高,但中级房要5万元起步,只要你压力大一点,那么你赢的更多一点。有了第一次投资盈利的经历后,李先生开始对这个基金平台有了兴趣和信心,他也决定再试一试。又隔了一天后,狄先生分两次往平台充值了10万元钱,在刘诗诗的指点下进行投注,几经波动,他的资金变成了111000元,净赚一万一千多元。柳诗诗告诉狄先生,不能贪心,心态很重要,要赶紧把这个钱取现转回自己的银行卡,也从平台账户上能够返到我真实的账户上,这就使得我更加深信不疑,这个平台是真实存在的,而且确实他本人掌握的,可能别人没掌握这个规律,就买黄买白的还是买绿的的规律,但是他掌握了这个规律。就在将十一万一千多元的资金从基金平台取出来后,李先生在当天晚上又往平台里充值了10万元钱,准备继续跟着柳诗诗投资。经过头两次的投资以后,报警人就完全信任了对方,然后就开始有大额的投资,是10万起步的。狄先生现在使用的这款苹果手机,曾是他和刘诗诗的关系,亦或是感情发展的一个见证。在狄先生又向平台投资了10万元后的第二天,柳诗诗得知狄先生用的还是一款比较旧的苹果期待的手机,且电池已经出现问题时,便表示送给狄先生一款最新的苹果11的手机。

虽然狄先生进行了婉拒,但柳诗诗坚持要表达心意,并与狄先生确认了手机的内存大小和颜色。此后的第二天,狄先生就收到了刘诗诗从网上下单购买的手机,刘诗诗说,这个手机的价位是9999元,对他们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高级房的收益还可翻倍,迪先生,再加大投入,就相当于是赠送你的奖励呀。

倾其所有,满怀期待,却发现是一个假的平台,你再也操作不回来,那实际损失在七十八万余元左右,资金流水高达六千多万元,银行卡却不在自己手中,大概大概多少钱,我也就是记不清了,几张卡取不出的投资款,《今日说法》继续播出,如果进了高级房,收益还会翻倍。高级房平台门槛30万,我规划是50万。柳诗诗告诉李先生,他已经掌握了这个平台的规律,只要投的多并适当把周期放长,这样利用本金和利润滚动起来,再加上平台的一些其他规则,就能赚的更多。交易的笔数多了以后,那么他就把这个就就是相当于是赠送你的奖金一样,这个时候你用更多的钱在平台上继续来,那么就发的更多吗?在聊天中,刘诗诗说,狄先生应该为自己,也是为他们的将来着,想去换一辆更好一点的车子,他们的目标是路虎揽胜,但计划总价不超过200万,然后赚了这个钱。我们讲了生活就没有担心了是吧?也有车子了是吧?那我肯定是要怎么样嫁给你对吧?要想快速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进高级房去多赚利润。2020年7月7日,也就是在狄先生收到柳诗诗送的手机的当天晚上,他先后四次向平台充值了十八万多元。7月8日,他又陆续向平台投资了五十多万元。

报案人在7月5号投资10万元,7月7号投资十八万余元,7月8号投资五十余万元,总额加起来有七十八万余元左右。在这期间,狄先生没有忘记他和柳诗诗的约定,他开始在各个平台或者汽车行挑选汽车,他将看到的车辆照片通过微信发给柳诗《诗参考》,刘诗诗说,最好是现车,不要等太久,至于车辆颜色,狄先生自己喜欢就好,但刘诗诗告诉狄先生,要想尽快实现这个目标,必须还要加大投资。提交了150万这个这个额度以后呢,那么这个钱我可以很容易的,我一定帮助你,帮助你老爹把这个钱赚回来,赚回来以后呢,我们这个车就很容易买了,对吧?我买一个100万的车,那就没有任何问题。四天时间,迪先生虽然已经向平台投资了七十八万多元,但这距离150万元的额度还有很大的差距,可是迪先生手里已经没有可充值的资金了,狄先生只好尝试向朋又去借鉴,那么在这种这种头脑发蒙的状态下,就是利益熏心也好,还是这种这种感情熏心也好,去筹这个钱筹钱的过程并不是那么顺利。但也就是在这期间,狄先生有机会像些朋友仔细了解了这个基金的真实性和投资规则。也就在这个时候,狄先生就发现了问题,这个发现让他立即变得紧张了起来,我怎么真正的是有这个名称的基金平台,但是这个基金平台绝对不是通过这个简单的二维码你就能够扫描进到这个平台的,你是直接可以通过正规的app下载这个基金的名称,然后下载了以后是直接能够再进入到这个平台。狄先生发现他通过柳诗诗投资的这个基金和其他公开平台查询到的这个同名称的基金的图标、网页版面、投资规则等内容完全不一样。经过反复比对核实,狄先生认为柳诗诗给他的很可能是个假冒的基金平台。我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就是除了大吃一惊之外,就是非常的这个,就是非常震惊和伤心嘛,如果是个假的基金投资平台,自己的一大笔钱在里面就会有风险。狄先生试着把平台里的资金转回到自己的银行卡,但却无法操作成功,按照以前的那个操作的流程方法,现在全部用不了了,你再也操作不回来了,这钱拿不回来了,你可以在那个平台上看到你的钱,所有多少多少钱,那都是网络上显示出来的而已。那你真正无法操作的真实的,那是虚拟的,从虚拟的到真实的,你跨不过来了。直到这时,狄先生才彻底发现自己被骗了。2020年7月16日,在认识柳诗诗半个月后,狄先生向公安机关报案,他累计投资了是901000元钱,然后刨去他拿回的本金和对方给他的返利,还有算上那一部手机,那实际损失在七十八万余元左右,几天的时间就被骗了78万元。让接报案的民警疑惑的是,自称柳诗诗的人毕竟是狄先生认识的一个网友,他的微信头像照片极有可能根本不是他本人的。

在确定被骗之前,狄先生有没有发现疑点,或者通过视频和语音通话的方式确定过他的真实身份呢?确实没有怀疑,不管是因为感情的原因也好,还是因为那个想赚钱的原因也好,想赌博也是赌博的心理,都没有怀疑,如果有怀疑也是很细微的一些怀疑,但这个怀疑呢,是被他的这个感情台全部覆盖了。他把这些夹杂在他的这种感情的这种这种沟通之中,他巧妙的把他夹杂在这个之中了。

狄先生说的很细微的一些怀疑,是指他在和柳诗诗聊天期间,曾提出要和柳诗诗见面,但柳诗诗说他爷爷病危,他刚刚离开苏州回到广东,而且他整天都在医院陪爷爷,没心思也不方便跟狄先生视频或者语音,这个柳诗诗是什么身份,他人在哪里呢?接到狄先生的报案后,警方展开了侦查,发现柳诗诗使用的微信号落地点是在境外,根本不是在广东,跟苏州也没有任何关系。

而他推荐狄先生投资的基金平台也是一个彻底的假平台,这个平台是虚假的一个财富平台,也没有工商也没有正常的这种营业执照,各种资质之类的办案人员初步侦查后认为狄先生应该是遭遇了一种名为杀猪盘的骗局就是专门儿就是以这种交友通过交友,然后呢以理财的方式把人一步步的诱导进这种投资平台里面,虚拟的投资平台里面等你,真的等你大额的投入进去之后,这个所谓的杀猪的过程就开始了,一个是以这种各种方式把你钱全部亏掉,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你钱哪怕在里面,你也是取不出来的,也就这个钱,只是你看见平台上你看的只是一个数字。尽管嫌疑人的诈骗窝点是设在境外,但侦查员却从狄先生的资金去向中发现了线索,因为根据报案人提供的信息来看,他所有被骗的钱全部进入了一个叫石某芬的人的银行账户里,是一张建行卡。

狄先生所谓投资的钱,都是转入了那个叫石某芬的人名下的一张银行卡,但那些钱到账之后就已经被迅速转走了,他的银行卡在一个月到两个月之间等资金流转高达六七千万迪先生报案是石某分名下的那张银行卡里已经没有一分钱了。侦查员了解到,银行卡的卡主石某芬是江苏省无锡市梁溪区人,退休多年,实际年龄已经接近70岁了。通过石某芬的这个他个人的这个情况,包括他的文化水平,包括他的年龄构成,我们认为可能他并不一定是是这个真正的这个嫌疑人。如果石某芬不是真正的嫌疑人,那么他和境外诈骗团伙是什么关系呢?侦查员立即驱车无锡市来到了石某芬的家中石某芬的丈夫在多年前已经病逝,她有一个儿子,时年37岁,无业,她就是就是说说是那个500块一张卡吧,让我办一点卡,给我500块钱吧,就这样吧,然后每个月给我100块钱,除了银行卡还有什么其他东西没有,就除了那张银行卡还是不要配套办其他的东西,他们就是那个密码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样子的?你就是不是就是那个码密密密码用那个什么书,我不懂,就是怎么插电脑上那个有的是那个东西。牛顿。经过一番沟通后,石某芬说出了自己名下那张银行卡的下落,原来在侦查员到他家两个月前,他把那张卡卖出去了,费用是每个月500元钱。一套卡三件套包括银行卡,包括优盾,包括就是银行卡附带的这个电话卡,一个三件套,其实它一套卡获利才500元。正如侦查员之前所预料的那样,石某芬应该没有参与诈骗活动,但让侦查员不解的是,在问到那张卡最终被卖到了哪里,是为用来做什么等问题时,石某芬却回答不出来,他有没有跟你讲这个卡牌有什么用处?他没说我也不知道,他就是跟我说给我100块钱,我就给他办了,办了大概多少张卡我也不记,记不清了,几张卡。石某芬说,除了那张建设银行的银行卡,他还出售了好几张卡,但具体几张已经记不清了。结合石某芬的回答和他的认知水平,年龄和社会阅历等,侦查员认为石某芬直接出售银行卡的可能性不大,一定还有人在帮他操作此事。

通过史某芬的描述,侦查员发现石某芬的儿子王斌有重大的嫌疑。当天下午,侦查员见到了史某芬的儿子王斌,我们跟他说了这个案情了以后,他也是承认了,就是其中是有一张建行的卡,就是他带着母亲去办的,然后连同他本人名下还有他母亲名下的其他卡一起出售,出售给了本案的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金某某。石某芬的儿子王斌几年前曾经在无锡市的一个贷款公司做业务员,2019年年底后就待业在家。王斌承认,2020年5月份时,他曾经的一个同事金某某找到他,向他购买成套的银行卡,每套卡每月费用500元。我也问他了,他说他拿到国外去嘛,我问他干嘛用的,他说就是那边赌博,赌博上分用嘛。王斌说,他听说在境外有些国家赌博行为是允许的,况且自己的卡卖出去后,对自己不但没有损失,每月还有一定的收益。他于是向金某某出售了十多套银行卡,这其中有他自己的五六套,有他母亲的五六套,我想想我把卡卖给他,我卡里面又没钱,又不是信用卡,他透支了跑了,那我要还的,我是反正给他的空卡,他还给我钱,那我想想挺好的,我就办了一些给他。警察找到王斌之前,他通过卖出的银行卡已经获利一万余元。在王斌的家中,办案人员还搜出了十余套银行卡,这是王斌收购的周围邻居的卡,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转卖。经调查发现,王斌出售的他和母亲的十多套银行卡中,被犯罪团伙用于支付结算的流水超过了1亿元。王斌母亲石某分名下的那张建行卡的资金流水就高达六千多万元。检察机关认为王斌的行为已经涉嫌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那么从刑法的角度刑法这个犯罪构成的要件的角度呢如果你明知他人实施这个网络犯罪活动仍然就是提供这个支付结算的帮助,并且这个金额在20万元以上,那么就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2020年7月3日,王斌因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被刑事拘留。

2020年12月31日,该案由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向苏州市相城区人民法院提起了公诉。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久教授,欢迎曲教授,曲教授这个罪名很新,叫做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你帮我们介绍一下这个罪名,这个罪名确实是一个新的罪名,是2015年呢先把修正案九新增加的一个新的犯罪类型网络经期以后,那么借助网络实施犯罪的非常多,比如最常见的像网络诈骗犯罪,直到今天非常的严重,然后上海比如说网络盗窃,网络身份冒用,也包括侵犯知识产权等等等等一些了就是传统的许多犯罪进入了网络当中。那么有一种类型呢在以前的法律当中是没办法处理的,就是像本案这样就是说呢他并没有进入到共同犯罪的那个活动过程当中,对于犯罪分子别人怎样利用网络进行犯罪,具体犯了什么样罪名的犯罪,比如是诈骗还是盗窃或者别的什么,他确实不知道,也没有直接的参与的获得者,但是呢种种证据,比如说表明他知道或者应该知道那些人反正在犯罪,这个时候他本来呢如果从道德上呢从法律上来讲呢,既然这种情况你就不能给他提供帮助了哪些帮助呢?比如说你像公司你不能提供提供这个服务器了,你不能够提供这个网络接口了,还包括比如说你不能再给他链接广告啦,你不能给他提供结算,提供这样一些客观上有助于他更顺利犯罪的这些活动,所以在刑法修正案九以前的这种行为呢,如果按照诈骗罪网络犯罪的共同犯罪来处理,可能就没有法处理,所以后来那么就增加这样新的类型,我现在去银行,会看到银行有时候贴那个警示的标语就是售卖自己的银行卡是违法犯罪行为,那么很多人恐恐怕没有意识到,那么出售自己的银行卡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那这种危害是比较大的,如果你把自己的账号交给了别人,那使用你账号的人实际上他就不是实名的,你是实名的,所以在这里来讲就会给一些洗钱呢,一些走私,地下的钱庄的非法经营,那就赌博,像电信诈骗这个脏款的转移就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所以在这里来讲,它潜在的危害是非常大,就对社会就会很大。今天节目中的狄先生被诈骗一案,嫌疑人的诈骗窝点虽然设在境外,但警方表示他们会继续追查下去,给被害人一个交代。而嫌疑人王斌为了每月几百元的利益出售自己的银行卡,为网络犯罪的支付结算提供了帮助,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社会危害性极大,这一点从他售出了银行卡的《流水》和狄先生的被骗后果当中也能得以体现,所以依法规范使用保护好自己的银行账户信息尤为重要,切莫为了一己私利而成了他人犯罪的帮凶。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曲新久教授参与我们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