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10月26日今日说法车轮下的悲剧 今日说法20211026车祸命案

2021-10-26 09:23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1026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清晨时分,外环路上,负伤严重的男子。交警来调查的时候,我讲这个人搞得不好,可能是被人害的,紧急救治,他还是不幸亡故。也怀疑过这起案件是否是一起命案,现场勘查,周边走访,事故疑窦丛生。就是讲,他怎么去到这个路上的,大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警犬助力,专业鉴定,车祸原因能否查清。我们带了法医,技侦人员,喊他们提取生物检材,但两次都没有提取到,CCTV1中午12:35 敬请关注今日说法《车轮下的悲剧》。

《今日说法》20211025神秘农场

一座规模不小的农场,却偏偏不卖农产品,他们那墙上面写的卖土鸡蛋的,他说说这几天没有鸡蛋,所有的工人都是从外边来的,工人从不出门,大棚里彻夜开灯,他们到底在加工什么?从二手市场买的这个搅拌机,泡草用的那个大桶就是原料,有了设备有了,技术也有,联合多个部门出动六百余名警力,警方为何如此惊师动众?神秘农场《今日说法》即将播出。我的。在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的监控室里。

警方正在紧急寻找一辆大货车的踪迹的照片,这个案子的线索是我们和内蒙禁毒部门工作侦查发现的,说是一个姓纪的内蒙的人在那边收入这个麻黄草,目的地是用到我们的这个甘肃兰州,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一个线索。麻黄草是一种麻黄科多年生草本状小灌木,可供药用,在我国内蒙古,河北,山西等地都有种植,但是这种药材在我国是被严格管控的,禁止自由买卖,因为它还有一个特殊的用途,它可以做药,然后也可以做一些麻黄素,从而提炼这个病毒,这些毒品,线索显示那辆大货车装载了满满一车的麻黄草,而这批麻黄草并没有走正常手续,那么这些麻黄草是要拉到甘肃的,什么地方要用来做什么呢?就是我们就是对这个车辆进行了全程的布控,我的监控已经前面录制上了,旁边那两个监控,我不是追了一下那个谁嘛,就待了一会儿才才出来,看见了,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了。在警方的不懈努力下,当天下午,他们终于发现了那辆车的踪迹。在内蒙。

宁夏,还有咱们甘肃的交界把这个车接上,接上了之后呢,这个大车就连夜往这个咱们这边儿走,因为这司机可能也不知情,还不注意问你后面跟着车。那辆大货车行驶平稳,司机并不是很警觉,似乎没什么异样,但民警们并没有掉以轻心,用几辆车轮换跟踪着,避免打草惊蛇。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行驶,大货车从兰州市花庄收费站驶出,拐入国道后继续前行,不久又进入一条村道,最后在花庄镇的一个农场门口停了下来,这让侦查员们警觉了起来,因为正常的麻黄草运输呢,他从这个收购买卖的过程中,这个国外管控都是比较严的,他要办证,然后他运输的目的地一般应该只是正规的制药厂,然后但是他呢把这麻黄草拉到一个农村的一个农场里面,这就明显不符合常理。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这辆满载麻黄草的大货车为什么会停在兰州郊区的这个偏僻农场前,这个农场里难道是一个制药厂吗?如果不是,那么这些麻黄草为什么会被运到这里?在这个农场里,难道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这个农场前面这个路比较窄,再往前是菜地,后面是整个墙挡着呢,他这个大车进不去进不去,掉几把车呢,还是进不去。这个时候,侦查员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们决定去试探一下。我开车,我以司机的身份过去找这个大车司机,我说怎么回事?我们也急着准备往这边走呢。这个大车司机说,倒几把车过不去,您不行从别的地方倒一下,他们那上面墙上面写着卖土鸡蛋的,然后他说说这几天没有鸡蛋,然后我就再不敢露面儿了,听口音呢,他是四川人,初步接触之后,侦查员们隐藏到附近的菜地里进行暗中观察,大车进不去呢,他又找两个平板车,就把这20吨的麻黄草往里面用七八点的样子,天色也稍微有点儿黑了,然后他们也把这个麻黄草基本都用进去了。那个老民警嘛,他就分析了,他经验比较丰富,他说这地方很可疑,不像一个正规生产或者加工麻黄草的一个这么个这么一个场所。这个农场所在的村子位于甘肃,宁夏两省交界处,这里虽然有些偏僻,但临近高速路,交通还算方便,而这个农场从外面看上去规模不小。警方通过走访了解到,这里原本是一个食品加工厂,由于经营不善,后来才改成了农场,里面既有养鸡养猪的养殖场,也有一些种植蔬菜的大棚。但最近一段时间,附近的村民从没见过这个农场卖出过什么农产品,每每有人想进去买点儿农产品,也都被拒之门外。这个厂子里当时工人都是从外边来的,主要是四川和广东的。在走访中,警方还了解到,这个农场目前的老板并没有自己经营,而是把农场承包给了广东的蔡某和四川的刘某。农场里的工人都是这两个老板带过来的,当地的村民对那些人并不了解,但是呢,我们通过走访就发现说一般人这些人呢在里面不出来,但是这个运草的这一天呢,他这些所有人呢,就是等他们用《大车小车》把大车转到里面之后,地上扫的干干净净,说这些平时都不出来,不更不可能给你扫马路,他连路都扫的干干净净,这就更符合他们这个了。

做一些违法事情,为了弄清农场里的状况,又不能惊动里面的人,警方通过观察周围的地形,决定在这个农场周围设置一个观察点,在这个他们的农场应该是东南方向,有一个电电信的塔,可能有二三十米的样子,然后我们家族就说叫你上去看一看,看看塔上面是怎么个效果,能不能看清楚,上第一个平台上面是看的不是很清楚。

然后又上第二个平台,一直拿着望远镜观察。观察,就发现他们在把这个麻黄草放到了这个前期是放了一个,他们里边儿有一个篮球场全放到这面了,然后后面呢有两个大棚灯亮了,灯亮了,旁边还有机器,机器的声音可能是在粉碎麻黄草,就初步断定他们可能是已经开始加工了。这批麻黄草被悄悄地运到这个偏僻的农场后就开始进行加工,里面的工作人员没人认识,不轻易露面。这些迹象表明这个农场有制毒嫌疑,而毒品类犯罪的嫌疑人一般都非常警觉,警方在这个农场的周围就发现了三个摄像头,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警方长期在农场附近蹲守调查,很可能会引起里面可疑人员的注意。那么这个案子该怎么查呢?我们各级领导协调一个一个超远距离的一个摄像头,然后架设到这个通信塔上,就是对他的基本情况可以远程的可以监控。摄像头架设好之后,警方终于看清了这个农场的全貌,一进入农场大门是一片树林。

往前走有一排房子,是农场的生活区,农场里的人吃饭睡觉都在这里。也看不到任何异样的事情,过了生活就叫了养鸡的生活区,后面是养殖区,西边是养猪场,东边是养鸡场,中间有一个篮球场,就发现他们在把这个麻黄草放到了这个篮球场。还有部分工人呢,他是在这个继续转用这个麻黄草就往后面大棚转用篮球场北面是这个农场的最后一个区域,大棚区麻黄草被打碎后运送到了其中的两个大棚,每天早上10点,有人准时进入这两个大棚开始干活,一直到第二天凌晨2点,大棚里的灯才会熄灭。然后厂子里呢有十几个人,但是平时不出来,出来就采购生活品的可能就那一两个人,其他人都不出来。他们车出去了应该是就是出去购买一些这个工人用的物品,24小时的在那里观察,把所有的进出厂区的所有人员车辆全部都是全程记录。除了这辆购买日常用品的面包车,这个农场偶尔还会有小型货车出没。

警方通过审看卡口视频和走访车辆到过的商铺,确定了车上运送的物品,这个麻黄草入场不久,他们就去从二手市场买的这个搅拌机。买的这个泡草用的那个大桶塑料大桶。要做这个案子,首先要熟悉它这个流程,他们利用麻黄草加工制作这个麻黄剪子,然后再生产病毒的话,它也有一个工作的一个过程,从这个草遗嘱入场开始,他们都分别购进了哪些设备,哪些原材料?哪排出来哪些废水,哪些残渣用了多少度电用了多少水,我们都严格的详细的做记录来进行分析,不露面,晚上呢也出现灯火通明的情况,它的用电量激增,这些种种迹象,反正它是一个不正常的地方,从农场购买的物品和排出的废水来判断这个神秘的农场里面就是在生产麻黄碱,但具体是在制作药品还是毒品还无法判断。就在这个时候,警方得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当时这个蔡姓蔡的这个人身份也是隔了一两天之后,我们终于把这个人就做出来了,身份,身份一确定之后,这个案子就我们我们就想着没有那么简单了,我们发现蔡某呢就是咱们这个广州的雷霆一号行动就是博士,从这个行动中,当时呢可能就是证据不足,等于是这个漏网之余。

雷霆扫毒行动是广东省2013年开始的一次针对犯罪的专项整治行动,其中的一号案件正是发生在博社村的制毒案件,当时广东警方出动三千多名警力,才将这个村里的多个贩毒团伙和制毒工厂捣毁,抓捕进200人,而蔡某就是当时的嫌疑人之一,后来由于证据不足,并没有对其进行批捕。而此时他出现在了甘肃这个偏僻的农场里,另外他还带了两个同乡一起来,那两个人也是博社村的制毒嫌疑人,就是原料有了,设备有了,技术人员也有说他符合完全符合一个制毒工厂,所以我们这就逐级上报,就层层就是领,各级领导要高度重视,就是开始全方位的侦查嫌疑人身份,确认取证工作又遇难题,这个厂子里面临时加装了三道大门,他后面根本进不去,厂区周围都有摄像头,往后一翻墙,这一听到有动静,叫的特别厉害。监控设被拍到一个镜头,警方下决心立即抓捕,这个时机是最好现在,而且是四五天时间,抓捕工作能否顺利进行?神秘农场《今日说法》继续播出,警方首先通过调取以致嫌疑人近段时间内频繁接触的人员和他们的出行记录来确定这些嫌疑人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再想办法进入这个农场,这样才能确定里面嫌疑人的具体人数和身份。这个想进去很难,因为这个我们也试图就是假冒什么检疫什么的人员进去,我们也进去过侦查发现之后,这厂子里面临时加装了三道大门,他后面根本进不去,就只能进到他的生活去,就厂区周围都有摄像头,我们外围侦查呢,发现他有一块儿监控盲区,然后我们晚上的时候呢,悄悄地就爬到这个翻到墙上面往过一翻墙就是一个养鸡场,这职业一听到有动静,叫的特别厉害,在没敢没敢惊动这个没法进入核心区域,就不能确定关键证据的位置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有没有其他危险品更不得而知,这会给警方的取证和抓捕工作带来很大困难。我们其中就有一个咱们的一个侦查员,说是能不能混的进去。此时侦查员在跟踪调查时了解到,农场里粉碎麻黄草的粉碎机出了点儿故障,需要找人维修,这应该是个机会。随即侦查员悄悄找到了那家维修店,我们就表明身份给他说明情况,通过沟通,维修人员表示愿意配合警方的工作,于是侦查员化妆成粉碎机维修工,终于进入了这个农场的内部核心区域。

警方第一次看到了大棚区的场景。这就我们更确定了里面的形式,包括里边儿有什么制毒工具呀,都有哪些人呀?平时的工作时间作息开没开会,这些人是不是之前就是通过这个实地和我们和后台分析研判就基本对上了。经过十几天的侦查,一个以广东籍嫌疑人蔡某和四川籍嫌疑人刘某为首的23人制毒团伙浮出水面,他们就是要用麻黄草提炼出麻黄碱,最终制成冰毒,这里边儿呢总共是三波子一波是四川人就负责,就是干这种脏活儿累活儿粉碎加工麻黄草搅拌一般是广东人所谓就技师负责工艺,还后期提取这个麻黄碱一波,就是咱们当地的甘肃籍人负责这个整个农场的运营,他们为这个加工制造一制毒物品外围打掩护。这个农场终于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制毒团伙的人员构成每一个人每天什么时候会出现在这个农场的什么位置,侦查员们都已经掌握了,但兰州警方并没有急于抓捕,警方的计划是等毒品制作出来,证据更加确凿后,再对嫌疑人进行抓捕。而就在这个时候,警方安装在信号塔上的摄像头拍摄到了一组画面,看到这组画面后,警方决定立刻对嫌疑人进行抓捕。这个人,这个人就是这个感染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

我有一天呢,我们就发现他们出了一批东西之后,在篮球场地在那里面在晾晒,我们在视频上看到了,当时因为看到一个这么大的一个塑料盆子端出来满满一盆子,预估了一下,可能就十几20公斤这个样子。另外据线人讲,有一名广东的制毒技师近几天就要离开农场,这符合我们之前搞的制毒案件里面就是出成品之后,有些人他就要撤,他要规避打击,就我们分析,他应该是产品是出来,我们就密切关注说一定不能让这个东西流出,流到社会上,这个时机是最好现在,而且这四五天时间,最大的风险就是万一万一进入这这这四个是核心。

2019年6月24日晚,兰州警方集结多个部门的警力协同作战,准备对这个制毒团伙展开抓捕。当时是联合了很多的武警部门的特警队,红谷是我们市局支队,保安支队也是五六个部门,不仅仅大概六百多人吧,先冲进去12间房子,居然是一一个房子,三个人或者两个人踹开以后,没人留一个人把门手,其他有人把人马上就证明他们人多,而且开车进去好办,后边儿他们要翻墙,就靠你这小伙子翻墙了,现在这个时间走。前面那个抓捕时间定在6月25日凌晨3点,等两个大棚熄了灯,所有嫌疑人熟睡之后展开抓捕,可是这一天两个大棚的灯光并没有在2:00准时熄灭,这个灯一直不熄,然后想着说是是不是这个一直在加工呢?它这个设备也没动静了,但是也不敢行动,一直等到凌晨5点多的时候上面观察时说呀,确定没动静了,等可能是忘记洗了,就开始行动了,还是按照原先的计划,原先计划原先计划,那就我们还有原先你们控制那两间,那个车全部排到门口了,我们现在第一个组织他们坐下来。好好好好好好。

不是不是。看这个。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别走,把手控起来,看别的房子,蹲下蹲下。叫他们的好,你叫他命的,我叫你叫啥名字?伴随着黎明的到来,兰州警方将农场内的19名犯罪嫌疑人抓获,我们这边抓的同时这个广东惠州他们抓的是那个姓蔡的那个人,内蒙抓的是星际收藏的这个人,然后后期内蒙那边还抓了一个这个案子的一个嫌疑人,是因为我们这个为什么抓捕比较顺利,就是我们前期的侦查对这厂里面的每一个人都进行了落地,身份进行了确定,包括每一个人住的每一间房间,每一间房间住几个人,全部是详细的清楚,我们制了很多的土,就是把这个详细到具体的每一个人,我们具体的每个抓捕组强调哪一个房间是哪个人都精确的执行了详细的方案进行了找下老李这干啥的,这个是大的大的,这下面是什么东西?

下面是麻黄树是我我放的,提出来你直接把它提出来直接提出来24就是这个,就这个这个是吧,多多少斤?24.15,他炮制麻黄草,这个桶子实际是在2m高,可能在1m5左右,总共二十多个,这反正一个大棚一个大棚将近一亩地左右里边儿就全是这样。经过清点,警方在农场内共缴获麻黄碱24kg,以及大量制毒物品和制毒工具。假如说这些东西生产成冰毒的话,流向社会肯定对社会造成特别大的危害,将会毁坏多少个家庭,这个不敢想象。614这个砖制毒物品无意外外流,尤其能将所有这个涉案人员一网打尽,绳之以法。即使全市公安机关多年来真正意义上同这个制毒犯罪集团的这个标志之战,又是情报岛真深度研判经营的典范之战,也是多警种密切协作的这个合成之战,更是全体参战人员的舍身忘死,拼搏奉献的忠诚之战。2020年12月,蔡某等23名嫌疑人因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罪被兰州市红古区人民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3~10年,并处罚金。

好,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首都经贸大学的王建波教授,欢迎您王教授,王教授,这些案件当中犯罪嫌疑人呢从麻黄草当中提取到了麻黄碱,但是并没有制成毒品,那么这种行为在法律上怎么评价呢?麻黄碱又叫麻黄素,麻黄碱呢,它具有非常重要的药用价值,比如我们日常使用的感冒药,咳嗽药很多都含有麻黄碱的成分,麻黄碱除了药用外,它还可以被用来制造毒品,它是制造冰毒的主要原料,所以我国将麻黄碱列入了抑制毒化学品的名录,属于一类抑制毒化学品。那么在什么情况下生产买卖麻黄碱会构成犯罪呢?根据我国刑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违反国家规定,非法生产买卖麻黄碱数量达到1kg以上的,就会构成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罪。像在本案中,本案的嫌疑人刘某、蔡某他们没有取得许可,他们出于贩卖牟利的目的,从内蒙等地购进了20t的麻黄草,最后提取了24kg的麻黄碱,这已经构成了非法生产买卖制毒物品费。

王教授,我国的禁毒宣传工作一直是常抓不懈,而且可以说是深入人心。那么在新形势下的禁毒宣传工作,你有什么自己的心得体会呢?长期以来,我国我国各级政府都非常重视禁毒宣传工作,远离毒品,首先要认识毒品。那什么是毒品呢?在一般人看来,毒品就是鸦片,就是海洛因,就是冰毒,但实际上呢,毒品的种类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目前在我国列入毒品管制的大概有四百多种,而且毒品的更新换代速度非常快,另外还有一些成瘾性和毒害性堪比毒品,但尚未列入毒品管制的物质,比如现在青少年经常吸食的笑气等。所以对普通人来讲,识别这些新型毒品或者说成瘾性有毒物质是较为困难的,因此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对新型毒品知识的普及教育。从获得一条运输麻黄草的线索,到把这个制毒窝点彻底捣毁,兰州警方仅仅用了13天。

在这13天里,侦查员们爬高塔、翻院墙、化妆侦查,用尽各种方法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终于将这个团伙一网打尽,守护了千千万万个家庭。虽然我们无法将缉毒民警们的个人形象展示在电视机屏幕上,但看完这期节目之后,相信您对中国缉毒警察的形象会有更加深刻的印象,好,感谢收看《今日说法》,也感谢王建波教授参与的讨论,欢迎大家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接下来为您播出的其他内容,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