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11月1日今日说法“笑”里藏毒下集 今日说法20211101文字实录

2021-11-01 11:14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1101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人赃俱获的抓捕现场,嫌疑人却百般抵赖。仅凭几个模糊的信息,民警能否顺利将仓库找到?CCTV1中午12:35 敬请关注今日说法《“笑”里藏毒(下)》。

《今日说法》20211029空缺的卡槽

国家级项目投产,赛季关键的芯片却被偷盗,那是控制是真的是他的这几个东西,投资一千多亿,如果说是芯片被盗,没有及时找回来,那整个项目可能就会停滞,门锁完好,机柜完好,进出只有唯一的大门,这个的话我们专门设置到门岗,就是我们上班儿的时候就打分盆,中午吃饭的时候下班的人出去之后,晚上下午一下班打开,晚上一下班上临近春节,人员离场,报警时间初步估算,距离被盗已长达16天,他现场很多成绩也好,都已经缺失了,无法确定时间,无法确定人员,项目投产在即,时间紧迫,警方如何破局空缺的卡槽《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走了

以后到达夏庄大桥收费站,正在搜查清点的是福建省鼓楼警方,这些都是最基本都是这种这些。编号了,编号还自己原来编号编号没动是吧?对,下面照片他们来往于鼓励和厦门这一趟就是为了这十几块黑色的东西是,对对对对对对对对,一下一下。12021202,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警方这一趟找到十几块黑色的东西,已经找了半个月,这个东西一块儿就将近10万元,这一落价值超百万,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漳州古雷石化基地2014年被国务院列入我国七大石化产业基地之一,那十几块黑色的东西就是基地里一家工厂的警察是接到报警后到达这家工厂的。镜头里说话的人是负责人,那个大约100万的设备,100万的750块,15块那个他说车间丢了,芯片价值不菲,警察跟随负责人一路走进机房。

一走进机房,这一排排的柜子就是用来放置芯片的机柜,打开柜子,里面是一排排安装好的芯片,负责人说他昨天才出差回来,今早检查时发现这几个柜子里有芯片不见了,这是那个柜子,对对,这几个东西就有那个东西可能抽掉了是吧,他就是那个这个柜子里面那个一粒一粒的,一粒一粒的,要招的不容易发现,并且它的颜色都是黑色的,也不容易发现,发现事儿已经丢了,具体是哪一天不知道谁安装的,谁负责安装的这个什么,这个是厂家提前好送过来提供好送过来送过来,然后就是当时你们检查到底有没有我们开箱验货了,我们都开箱验货有没有每一个包物业吗?有有,每个柜子都会打开,那还有个单。怎么丢的哪天丢的都不知道。这些芯片除了价值不菲,更关系着整个企业系统的运行,如果把件丢失的话,他整个的这个系统运行就没法这个启动,那胳膊腿,然后没有那个大脑,你都没法运动动起来。来的这个人是负责安装芯片的技术人员,能接触到机柜的人有限,警察建议先问问厂区内部会不会是有人拿错了,就是说就是说我们单位那个他拿我这种卡是不是可以用可以用,他说前几天装这批芯片时,恰巧别的机房也在安装,有可能是弄错了,我知道他是谁家才拆的,安博生来拆的,按摩师从家来拆的。对,我跟他来的,他拆了又用哪去了?就在污水那边,污水那边,对,我们去屋里看一下,我有拍照片,那天我不是我看污水是不是别的卡确实没有,他当时就是不是我我没有看过,行,行行,你看吧。一行人跟着他到了隔壁机房,现在全场很少会有。

看一下你到底丢了那几块有没有做记号,这个是这个他的这个卡片拿出来看了一下,结果上面不是我们的,因为这个上面这个序列号不一样,它上面有个身份证跟那个身份证号,每个上面只有一个号是唯一的,他对不上。核对编号,后排除了误拿的可能可以初步确定,这就是一起盗窃案件,警方正式立案调查,经过勘察以后发现是15块芯片被盗,每一片的话是7万~9万,那整个案件的价值达到一百多万。这个被盗的这个企业呢是是一个重点的一个项目,投资这个1000一千多亿,如果说是芯片被盗没有及时找回来,那整个项目可能就会停滞,早会延迟3~6个月的时间。

丢失芯片的机房位于整个厂区的中央位置,从厂区大门开车到达机房需要十几分钟,人员车辆进出都有严格的检查程序,进驻现场后,警察发现机房进出只有一个大门,门锁是完好的。机柜也没有被撬动或者破坏的痕迹。这个订单的话我们专门是门岗,就是我们上班儿的时候就是打开门,中午吃饭的时候下班就出去的时候,我们下午一下班打开,晚上一下班,每天都是上来进来签字。把那个不能随身携带包裹废话就问你一般不让不让费劲,厂区管理严格,警察初步排除了外部人员作案的可能,这个钥匙呢由由由这个施工人员统一保管,所以你外人也接触不到,我们考虑到门锁没有被撬,第二这个房间里面那个机柜的这个锁也没有被撬,所以说肯定要么你知道这个钥匙放在哪儿,要么就是可能就是内部的,在安装过程当中就已经实时道歉,厂区有严格的物资出门程序,又有巡逻人员值守,如果是内部人员作案,在这重重检查之下,芯片是怎么被拿出去的呢?因为厂区还在建设,监控并不完善,机房的位置位于监控的盲区,机房内部也还没有安装监控,无法看到都有哪些人进出过机房,进出人员是非常多的,因为他有各种安装机柜的,还有打扫卫生的,还有一些装修的,一些工人都是非常多的,这个就跟我们锁定一个作案时间造成了很大的困难,为了缩小侦查的范围,警察调取了可以出入机房人员的名单,他们发现一半以上的人竟然都已经离开了,临近春节又是疫情期间,我们的这个当时有要求说1月27号之前你就得回家回老家,不然到时候因为疫情管控,你可能春节过不了,所以很多在1月27号之前,很多施工人员和工作人员都已经回各自的老家,可以回其他省份去了,所以从一百二十几号的施工人员到这六十几个人,我们我们也不敢给他排除,因为当时他报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所以我们只能就先先先把这个这60回去的这个63个人先先给他先暂放一边,如果盗窃芯片的人已经离场,找到就不容易了,同样无法确定了,还有东西被盗的时间,他这个卡件被盗的时间并不是他们报警的那那个时间,卡件是在2021年1月12号进场的,他这个报警时间又是2021年1月28号,中间相隔的16天的一个时间,现场很多痕迹也好,都已经缺是的一圈看下来有价值的线索几乎没有,为了缩短时间,厂区内同步开展了资产发动,员工们提供线索,一名检修员提供了一张这样的照片,拍摄的日期是1月21日,刚好这张照片有拍到那个机柜,这张照片显示的内容就是机柜已经缺少了好几个卡件,我们把那个作案时间缩小到了1月12号~1月21号~一间时间大概框定,接下来就是要找到在这个时间内能接触到芯片的人了,项目大概到了特定的阶段都会有这个东西,然后尤其是那种他如果这个这个内涵他都知道哪一些比较就像一个那肯定是那样干的,通过厂区的人,警察了解到虽然能够进出机房的人不少,但是能够接触到芯片的,知道它的价值的人则不多,这种东西正常人我们是接触不到的。即使说在现场务工的那些工作人员,他有些甚至也不懂这个东西是什么东西,所以说既然要偷这些东西,那肯定他有一个他出货的一个渠道,肯定要懂这些仪器的一个价值,还有一个使用情况,因为它卡件是已经安装完整在那个机柜里面的,要给他拆除掉是必须要了解懂这个懂这个卡件这个技术的,这个人才会拆得了的。警察分析想要把这15块芯片拿走,除了懂技术,有销路,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条件需要满足,因为它这种卡件是差不多是长宽各50公分左右的一个卡件,它被盗的这15个卡件肯定必须要有一个交通工具才运得出去。进一步缩小的一个侦查范围就是说能够能够使用到交通工具就自主使用交通工具的一个对象,就进一步缩小的到了差不多5,5~6个人左右的一个范围。排除过后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的人有六个,接下来警察着手对这六人的情况进行摸排,我们就是从他们相关的一些有没有犯罪前科,有没有这个赌博的这些这个不良习气、赌博、吸毒之类这种需要大量这个要资金要要要资金来维持这种这种行为的人,还有一些,比如说他有没有近期有没有一些这个大笔的消费这些有没有大笔资金的这个外流的这种这种行为,资金调查的同时一次集体谈话在场区内展开,当然之前划定的那六个人是重点的调查对象,这边是我们的人是一块一块一个人会调度。

有调度的调度,是吧?就是看情况看工作吧。没有说一定跟你说,一定在调查中发现其中一名施工队队长姜某的手机上出现过这样的一条搜索记录,他搜索的这个100万的这个盗窃100万会被判多少人?因为他这个芯片15个芯片的价值刚好也是100万出头,然后他刚好就在那个时间点上搜索,所以说因可能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民警的一个调查一个取证对他的精神压力造成造成了一定的精神压力,也进一步加深了他的一个嫌疑。仅凭这条搜索不能说明问题。紧接着警方查看了他闲鱼和微信上的聊天记录。你看他这个就是我这个不就是考证的型型号,就型号对不起来,对对,我看这个照片,他这个在安装在机柜上,对,就还没拆下来,对,然后拍给对方,先找销路,先谈价格。结果明确,警察将姜某带回进行调查,在对其他人的调查中没有发现类似的问题,先暂时先调调调调调,两个人回去问一下。配合一下。

配合一定要配合我们了。姜某的手机上有详细的聊天记录,他自己也承认芯片就是他偷的,但是东西已经出手,分别卖给了厦门和漳州的两拨人,成交价格是5万,然后这边就是在商量这个交货的方式里面,对方跟他说我在下面那个我在交货一个半小时的路。先联系的买家,确定型号跟型号之后再实施盗窃的,其中下边这个向他收购了12个卡件,然后张浦的这边这个嫌疑人向他收购了三个卡件。除此之外在聊天记录中还可以看出姜某和厦门的这个买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我这这边刚才问他说咱们俩这是属于第二次合作了吧?对,那就不是第一次作案了,还之前应该还会还有对,应该还有透过。既然不是第一次合作,那么姜某之前卖给对方的芯片又是哪里来的呢?他从2019年开始参加工作之后从浙江辗转到我们福建福州,再到泉州,总共务工或四个地方总共实施到这市区总价值超过400万元。

至此,警察将这几起案件并案侦查,泉州和宁波两个工厂的负责人听说之后赶到了古雷他们说芯片丢了大半年一直没有找到我们直接的经济损失约的将近300万。先说一句话,诚挚的心带着一个诚挚的真心的感谢咱们这个公安干警初步想象都已经放弃了都没城墙倒贼那么猖狂做爱手段。怎么说呢?很不可思议这么多次偷盗他都得手了,这次我们也看到整个厂区管理严格,而且机房只有那一个大门可以进出,他到底是怎么把这么多块儿芯片从机房偷出来的,还成功的运送出去的。案情清晰之后,警察带着姜某回到厂区,在这里,姜某讲述了自己作案的细节,当时你是怎么进去的,从大门进去是什么时候?12号是白天还是晚上,白天白天还。开一个。进到机房后,姜某带着大家走到了一个隔间,他的手指向了下方的通风口,进去就进去了。紧接着。

姜某又来到了机房的外面那个那个洞。这就是刚才的那个通风口,你们是堵的吗?这哪里出的来,原来是开开,原来开着的,原来有这个吗?有这个吗?有有也有出的来吗?姜某说,这个通风口原本是开放状态的,他每次就是从这里把芯片偷出来,完成道歉,再把这个通风口封起来的,这也就误导了警方,让他们以为这个出口原本就是被封死的。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个区域是场内暂时存放建筑垃圾的位置。

姜某说,他都是利用晚班的时间,以每次三四块的数量先把芯片从机房里偷出来,第二天下午下班时再带出厂区。这个期间为了防止别人发现,他把芯片和建筑垃圾一起混放在这个大铁盒子里,放这里的放在这里的,这个有没有你看看。因为姜某是施工队长,除了施工之外,他值班时还会负责接收和运送物资,这也就给了他用车的便利,他就是用这辆车分批把芯片运送出去的,但是出入厂区有严格的检查制度,他怎么蒙混过关的呢?这个下面是怎么放?把这个货签下来直接压这个东西就放在布里面,是这个是把布拉起来放在这边,对,还是说直接放在垫子下面,不要把布拉下来放在这个布下面,这怎么放15个15个不是很高,还有这个后面是这样的,三块6块,这边三块这边三块,那边三块6块。

芯片影响国家项目,警察正在紧急追赃,要找那个是传唤还是干嘛?传唤,现在我们对你进行传唤,公司地下室另有乾坤,他们不知道是不是他已经当这些这12片芯片拆了,准备重装了,要贩卖出去,那时候我们就及时改造了,制止他,要让他重新装起来,盗窃国家资产,倒卖翻新,再倒卖,那这种这种这种正常的话,你卖东西卖出去多少,因为它是二手的嘛,我们是在二手的价格卖,历时半月侦破追查,收缴归还,结局圆满,我们应该做,我们真的是第一家认证的企业帮忙空缺的卡槽《今日说法》正在播出。800m芯片怎么被偷算是查清楚了。接下来专案组直奔《厦门追赃》。根据姜某提供的线索,他把12块芯片卖给了这家公司。这是公司的老板吴某。

也就是那个和姜某联系买芯片的人,是传唤还是干嘛?传唤,现在我们对你进行传唤,那我是要我是要在你们那边待着,跟我们过去跟你们过去在其他地方说明来意后,警察先和吴某核实情况,那这种这种这种正常的话你卖出去就卖出去多少,因为它是二手的吧,我们是在25价格卖这么多二手的应该卖个一万多块钱,因为你卖两万多都有。然后他们到了公司的库房,这里面储存的都是各类芯片,他们拆了之后这些都是最基本都是这种,他卖给我这个被封的是没有纸盒子,是吗?

对,没有没有没有纸盒子,没有。这车推来的就是姜某偷的那12块芯片。还是在下面。紧接着一同前来的厂区技术员开始核对芯片的编号,编号,编号应该是在这上面不是。对对对对,这个对一下看一下。这个是这个这是第一个,20。

这12片芯片拆了准备重装,然后要贩卖出去,但是我们就及时赶到了,制止他要让他重新装起来,不是吃饭的没关系,除了这次的芯片,之前姜某在泉州盗窃的芯片也是卖给了此人,数量是13块,但吴某说那批芯片已经翻新后转手卖掉了。那你们之前我跟你说泉港,泉州那那上一批的13台去向你们提供过来厦门追赃的同时另一路警察在漳浦也找到了剩下的三款芯片,至此丢失的15块芯片全部被找回,警察将其完好的归还给了失主的单位。今天我们演播室当中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曲新九教授,你好,曲教授,警方查实这个犯罪嫌疑人呢一共实施了四次盗窃,而且累计的案值达到了四百多万元,那对于这样的一种盗窃,我们国家的法律是怎样来认定的?

他又可能会受到怎样的处罚?盗窃罪其实是日常比较常见的一种犯罪,那么按照我们法律规定的盗窃罪它是按照主要按照数额来确定的,那这个案子当中你会看到呢他的数额就是非常的巨大,那么而且次数很多,就是说属于四次盗窃,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呢,法律来讲通常会在十年以上就十年到15年和无期徒刑来进行考虑,那么在这个这个范围之内再考虑一些,比如说犯罪人个人的情况,悔罪情况,你有四个是自首坦白来确定适当的刑法,这样子当中我们还在关注那两个销赃人哈,那对于他们来讲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那嚣张来讲呢,我们过去就简单的叫窝赃销赃罪,那嚣张呢现在来讲通常叫隐瞒掩饰犯罪所得和所得收益罪,那么这种犯罪的呢就是说他是一个事后的帮助的行为,那这种犯罪单独的定罪,那么通常来讲呢,我们我们国家的法律来规定,根据数额情节在三年下雨推行或者记忆管制这样进行判处,那么情节重的,那么可以在上一个量刑幅度判处,那么我们讲呢主要是看也是看数额和情节,今天这个案件焦点无疑是那十几块芯片,这些芯片已经价值百万,但是它代表的价值不仅仅是它本身的价格,它牵动的是国家高达千亿的大项目,那是可以让我们国家化工面貌为之一新的产业。姜某这一次落入法网,希望能让他明白今后该怎样负责任的去生活。好感谢收看今天的接入说法,也感谢徐教授送回博士,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