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2021年11月9日今日说法“119”消防日 深山救援 今日说法文字版

2021-11-09 18:47    来源:
X

CCTV1官网在线直播

20211109今日说法视频回放

今日说法官网更多节目

滨州市坐落在山东中部,属于丘陵地带,并没有海拔太高的山,然而本期节目中的三起事故都发生在当地崎岖的山林中。滨州消防部门建议,不要擅自到未开放的旅游景点和危险的山林游玩,在登山前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携带好日常必备的药品,在登山过程中,要尽量避免峭壁和滑坡的地方,也要注意塌方落石、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如果遇到危险不要慌张,要及时发出求救信号,第一时间拨打119的报警电话求助。

《今日说法》20211108二十九年后的重逢

一份不请自来的好心他喊我。张小姐,他喊他帮我喊张小姐嘛。他喊张小姐跟着我去玩,我们出去玩一份追悔莫及的信任。我把两个娃带到城里去,晚上回下午回来带下去就没回来。到29年,漫漫寻子路就是在一个宾馆,已经查过了那个女生的名声,29载苦苦相思情。十来岁是十多岁,有个老大大,就是有时候他说不是我亲生父母问我要不要回去找他,就是他又找回来过后她就找回她童年记忆,找不到也永远留在去年就不去千里之外他的身世之谜即将解开,因为当时是广东里面的一个那种口腔里面吸取了他的唾液,然后就有一个这个这个的比对一个儿子两对父母团圆的时刻,他们该如何面对?29年后的重逢。

《今日说法》即将为您播出,不。好吧。各位好,欢迎收看《今日说法》。前段时间,家住四川省巴中市的老邓家里迎来了一件大喜事儿,四面八方的亲友都纷纷赶来道贺,老邓喜极而泣的说,梦圆了,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也终于可以搬新家了。

到底是什么喜事儿让老邓发出如此感慨呢?这还得从邓家29年前的一件往事说起。这里是四川省巴中市,当地村民都知道他们的村支书老邓家有件暴汗29年的伤心事儿,对找的吧,找过很多次,经过多次寻找,都没找到,没找到没的下落,对他那个他母亲都在这方面,就好像那种有时间成绩的那种感觉。乡亲们说的孩子是老邓家29年前丢失的儿子小五,人家那是有数。对呀,当书记呀,不管什么都办的好,过几个娃出去都找不到。实际他们是一种关系,但是这种关系有时我还很受不了的。说起丢失的儿子,老邓夫妇潸然泪下。乡亲们的关心对老邓夫妇来说是很扎心的,因为他们都觉得孩子的丢失全怪自己当初相信了那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那是1992年8月的一天,一个陌生人来到金台村,此人进村后第一站便到了老邓的家,他一般呢我们两个做一个收筒子的,这个人就要成。应该可以。老邓回忆,那个男人说他姓陈,几次接触后,老邓觉得他能说会道,踏实肯干,可老邓的妻子一开始就对这个陈某印象不佳,哄哄哄,我后悔哟,他说你啥子?

他喊我,张,张小姐,他喊他帮我喊张小姐嘛,他喊张小姐跟着我去玩,我们出钱好玩好玩,我说你出钱好玩,我来六班也好玩。我说我去我来的,他说我们这里穷,我说我不怕穷,我穷,我不怕穷,我过去生长的地,他跟我说,他哄我好会没把你轰走,没把我喝走。老邓的妻子说,尽管女人的直觉让她感觉到这个人是心怀鬼胎的,但当陈某带着孩子再次登门时,她和丈夫一样放松了警惕。他小儿子比我儿子大些,可能大孩子大个四、四岁多五岁,对于在哪儿呢。他两个就在一起,就玩在一起了,在耍嘛。老邓说,当时自家的二儿子小五五岁,很喜欢陈家的那个小哥哥,两个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以至于当陈某提出带俩孩子出去转一圈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多想,他把两个娃儿带到城里去,晚上回下午回来带下去就没回来。到是这样,因为不放心把娃儿交给他,因为当时的意思就是那些那些就是那个那些,我们根本没听到是哪个犯人。那个人说那天老邓夫妇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儿子回家,陈某也没有传回丝毫的音讯。随着天色渐暗,夫妻俩彻底慌了事儿,我看见我儿子的娃找觉得我的娃儿子,我就在南京嘛,找嘛,在旅馆到处打听嘛,没打听到任何信息都没打听到,因为后头因为是可以出现的吧,我就就杀到渠县琅琊镇,就找到他家了,找到他家了,他家里只是他一个女人在屋里,他说他出去他做生意,他说他人也没回来,陈某竟然带着两个孩子就这么走了,连妻子都不知道他的去向。邓家人心里愈发不安,好在他们报警之后看到过一线曙光,通过派公安派所在当地的这些,他把他娃找到了,但是本人没在还是找没找到他娃儿说他娃儿就说就是我的儿子交代那个广东省普宁县一个一个开平板车的带着个小姑娘这手的就是根据这个线索回来过后我就找的是这个公安局刘世海,因为当时那个时候交通很发达的,感觉车到广元没坐票,我们都是买的站票,一直站的好远,觉得站的话中我们管的广东都是深夜了,我们第二天一早往普宁是干。

岳世海回忆,由于当年办案的条件有限,警方只能对当地的旅馆,车站等地逐一走访调查,确实是在一个宾馆已经查到了那个嫌疑人的名称,那注水过就这个,当时我们当时查了个他是头一天头头两天了,然后人家都不晓得又又到哪个方向查到了,又查两个宾馆,就再也没查到把它去除了。除了这段线索的中断了。90年代的初期要在人海中找到目标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没能帮助老邓找回儿子,让岳世海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当时呢也是很痛苦的,我们说呢,反正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反思,有啥牵扯我们都不放过。几番寻找无果,老邓决定带着妻子前往广东打工。大家好,我在广州去哪儿嘛,有的时候上下班时间跟广州看有广州本地人嘛,看取得一些联系嘛,能了解了解他的信息,那在广东的今年有没有消息?美女,你没打到来回消息。三年后,迫于生计,老邓夫妻俩返回了老家。儿子小五失踪的事儿,他们说慢慢的在学着接受,内心里却始终沉甸甸的,那么快起来,产品压力很大嘛,就是我小的时候也不起的嘛。知道希望记者身上记者,二十多年来,老邓说自己从未放弃过任何寻找儿子的机会,他上网发布寻人启事,积极采集血样,希望日渐发达的刑事科学技术能够帮他找回儿子。在08年的时候,他们就是法律意识规律,其他方面根据公安机关宣传,这样他们就向我们报警。但是我们根据那个规定对他采取了采取了相当的信仰,就是用户是一个强行的一个他如果自己没得那种标本采集的话就不可能的。时光流转,村子里的人们纷纷拆掉了老宅,盖起了新房,可是老邓家的房子却始终保持着1992年的样子。就是他有找一日回来过后,他才找得回他的童年记忆,找不到也永远留在留在,怕他找不到,找不到家,找不到童年记记忆一个男人的出现,致使老邓夫妇遭受29年的寻子之痛,他们日日盼月月盼别人家新房盖了一茬又一茬,可老邓仍然保留老宅原貌,就盼着儿子有一天会回来。

日子一晃就是将近30年。2020年,公安机关搜集到了一条线索,疑似发现了一个像是老邓儿子的人。四川省公安厅的一条指令传到了巴中市南江县公安局,有一个出生一个预警,一个就是你是他的儿子的信息弹出来一个他是广东揭阳市的这个角落的,他是在。

4月份的时候,由于当时是广东那边的一个那种口腔里面提取了他的拖延,然后就有一个这个那个的比对,但当时这个比对呢就只有就说不得直接他们能够准确,所以是弹出的意思就是我给我们反馈了一个意识的一个情况。得到这条线索后,警察立即奔赴广东寻找罗某然再次对他进行血样采集,然后我们去找他的时候,他是当时已经在广东省广州市,在那边务工。

这个小伙子就是罗某人,他说当时被突然通知采血的时候司机还是有点儿懵,一一想过没有,没有想过他就突然那样子嘛,就是还一时反应不过来嘛。当警察跟他谈起往事时,他说对于被人带走的记忆,自己多少有点儿印象,就是有印象,有一个比较大的吧,哥哥家里玩有一个大的吧,就说好像好像应该是熟人吧,反正就是像旅游一样嘛,就是出去玩,然后就这样子嘛,他清楚他的身世,这个事情他一直是埋在他心里边儿,一个一个一个种子埋在这儿,他一直想了解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在那儿,他自己到他的家乡,他家他的家住的地方有山,然后家门前有一条河。29年里,老邓在找儿子。罗某然的心里也惦记着自己的父母。不仅如此,跟他接触的警察发现在罗某然的身上有很多四川人的特征,他有,他也吃辣,就是对四川的口音是比较比较比较敏感嘛,就是听四川人的口音的话,也是很熟悉的那种感觉。这个时候他跟我提到一个一个印象,认为自己可能是四川那个聪明这个方向的。

罗某然说,其实他对自己的身世心里是清楚的,但是养父母对她视如己出,自己一路成长了。这二十多年里,生活是很幸福的,你那个我牵我走,还比较重要。罗某然说,最让自己感动的是养父母一家对他的身世很早之前就已经如实相告了,十来岁是十多岁,我老爸他就是也有说,他说不是我亲生父母问我要不要回去找他,没我就没没没回答我,就不要我伤他们,还是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对于罗某然的身世,养父母从未有所隐瞒。

1992年孩子如何来到他家里。养父罗先生给警察讲述了当时的经过,当时他那个叫呢姓程程,他给我说还有写个地址,他说是渠县的,当时带来了有两个成人,一个说是他舅舅。罗先生说,当时两个男子自称是孩子的父亲和舅舅,因为生活困难,他们无奈之下打算把孩子送人收养,这个心呢比较软,因为怎么看到他这样的情况,他这样说,家里太穷,养不了五个男孩呀,受不了,他说要找一个能养他的好,给他吃饱就好,有给他穿能够呢培养他去读书,他那个是是是不是骗子,拐卖那个儿童的情况了解清楚了,警察将当年的事儿告诉了老邓,老了可能是我是老师,也不可能就我是儿子。

2021年7月,经过dna比对证实罗某然就是老邓夫妇丢失的29年的儿子,小五心里很激动很激动。对,最近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我还在那边去找。找到了,当然我的就接到回去了。苦熬了29年,终于盼来了团圆。欢迎回家,我们明天就是对这一次我很高兴。已经装上了,找到了。是他们亲戚亲人相见。

两对父母做儿子的心中五味杂陈。经过房东是物证鉴定所对的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为等等,是目的所属个体的生物学。父亲母亲29年后的重逢,《今日说法》正在播出,身份得以证明。之后,罗某然和办案的警察联系,他说自己想在养父母的陪伴下回家乡和亲生父母相见。

对这一次我很高兴,好,已经真正的找到了亲生父母。日子最终定在了2021年7月20日。这天就是罗某然回家的日子了,经办案子的警察们早早等在了机场。广播播报了航班落地出口的人多了起来。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背着白色背包的人就是罗茂然。我明天就是跟在罗某然身后的,是他的养父母。

辛苦了辛苦了,辛苦了,好好好好接到了一家三口,警察把他们送回酒店休息,准备第二天去老邓家。好不好。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在他们出发前,一位老警察就匆匆的赶来了广东找你的那位警官叫岳世海,他现在已经退休了。

这个好,好好心动了,现在已经现在很好吧,我又回到就是这森林阳历的南疆,看到了当年他苦苦寻找过的小五平安归来,越是海很激动,这么这么高点儿,现在不是吗?不是吗?当年自己没有能帮老邓找到儿子,他说自己的心里一直是放不下的,不知道他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亲妈找了好久了,我为他找真的。

那你问他应该他就跟我讲,我说你们一起的对他特别好,他还说不管怎么样,你们也是他的亲生父母,他要结婚的时候,我也有跟他说过,他老婆刚刚谈的时候,我也跟他老婆说过,不能变成了,对,对对,我说做的很好,做的很好,带他去认了那个亲爹娘,亲兄弟。找到了,是大圆大圆的,对对对对。见过面后,一行人出发去往了29年前孩子离开的地方。过来这上面亲戚们这就拆家了,左边那栋楼就差点。

这一天,老邓家热闹非凡,村民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早早的站在了路口。警车驶入了村里,老邓夫妇赶忙上前。罗某然刚一下车,两个人就抱了上去。我爱你。阔别了29年,罗某然显然对自己的亲生父母并不熟悉了,但这一个拥抱也让他的泪水在眼里开始打转。站在旁边穿着黑色衣服的是老邓夫妇的大儿子,看到弟弟回来,他拉着弟弟往家里走。找到他才进了一个房。你对这里到底有没有印象?这个环境,他们家一个门到外面看到罗某然抬手,老邓的妻子翻过了儿子的手。这个市场,市场市场市场市场。往上走的路上,老邓的妻子一路紧紧握着养母的手,他知道儿子这些年来成长的这么好多,亏了他,他是他最要感激的人。新年今天在教堂中,罗某然的奶奶和两位姨妈也赶来了,奶奶叫他奶奶今年不是八十多了吗?今年80岁吧。管略显生疏看到人们发自内心的欣喜和热情,罗某然显然也被感染了。老邓家这天来了许多人,村里头这件尽人皆知的事儿终于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他们本该是最熟悉的亲人,却因为拐卖成了天各一方的陌生人而现在始于缘分终于坚持,他们终于团聚了。现在你们已经相认。

但是我们还是要从科学的结合把那个结论捐给你们。经过广州市古镇鉴定所。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为,在排除同卵多胞胎,近亲结婚以及其他外源性感染的情况下,正是目的所属个体的生物学父亲母亲侵权指数为1.02城市的78,也就是说我也是亲生儿子,现在在给人家给人家了,你也放开了心情,高兴得回来。今天我们演播室当中请到的嘉宾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侦查学院的副教授景小龙。

你好,请教授,对于这种拐卖孩子的案件,其实我们之前看过很多,也看过很多的这个孩子被寻到之后的这种温馨的这样的一个画面。针对这个案子哈,其实我们还是想给大家来做一个提示,尤其是家长,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避免出现自己的孩子被拐。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哈,这种拐卖孩子的这个犯罪分子是全社会都深恶痛绝的,他不但伤害的是一个孩子的心灵和身体,他会毁掉一个幸福的家庭,甚至是一个家族。那么这些年来我们公安机关始终对这类犯罪保持了一个高压严打的态势。我们也看到现在我们这个打拐工作,还有团聚工程取得的这个战果也是全社会有目共睹的。那么下面呢我就想谈一谈这个孩子被拐骗如何去防范的问题,那最主要的还是从家长的角度来讲,至少有这么4点吧。那么首先呢,如果要是带孩子外出,一定不要让孩子离开你的视线,尤其是对那些那个手机瘾比较大的。那家长,当自己沉浸在虚拟世界的时候,你的孩子就有可能面临着危险,尤其是在一些人员比较嘈杂的场所,最好给孩子带上防丢失的那种牵引绳,或者说给孩子佩戴上定位手表,就定位仪器这样的东西。那么第二呢,就是在平时的教育当中就要引导孩子要提高这种防范的意识,教导孩子不要跟陌生人走,尤其是不要接受陌生人的食物和玩具。其实现在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就是因为一颗糖果,一个毛绒玩具,或者我带你去找妈妈,你爸爸让我来接你。就这么简单的连人贩子都觉得非常低劣的一些谎言就能够把孩子骗走。所以现在还有很多的这个犯罪嫌疑人是这样,就是利用孩子的善良之心来犯罪,伪装成乞丐,或者说是残疾人,祈求小朋友的帮助。其实我们平时教育孩子要有善良之心是没问题的,但是同时要给孩子说,没有一个人会对那些看似比你更弱小的人去求助,那遇到这样的情况,最好的方法是找有能力的成年人或者警察来帮助。千万不要把自己置于一个无人监管或无人目击的危险境地。那么还有还要教会孩子牢记自己的家庭信息,你像父母的姓名,手机号码,家庭住址,那么这样呢方便好心人或者警察来迅速的联系。最后家长一定不要轻信那些不知底细的人,去带看孩子或者带孩子去出游,那么这个案件当中就是一个典型的一个例子。那么还有如果从孩子的角度来讲呢,其实还是因为家长的教导,首先要给孩子说不要上陌生人的车,不要跟陌生人走。如果说举个例子来讲,有人向你问路向,孩子问路,你可以指路,但是绝对不能够带路,这个事情应该交给成年人或者是警察,其实孩子一旦遇到了危险或者感受到危险的存在,或者被控制了无法逃脱的时候,首先你要看情况,如果是无人的情况之下,那么要表现的顺从假意的听话来麻痹犯罪嫌疑人,那一旦有人就要大声的呼救,你比如说喊救火,着火啦,是吧。等路人过来之后就直接喊出抓坏人,抓坏人,抓人贩子,或者说这孩子可以故意去抢夺路人的这个背包或者手机,甚至去破坏路人的这贵重的物品。如果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么当事人肯定不会让家长走,要和你理论,那当人群聚集的时候,那这时候孩子就可以求救了。总而言之,应该在人员密集的地方,或者有警察在的时候用这种方法来求救,那么成功的几率也会大大增加。五岁被拐的小五,34岁回家的罗某然虽姓名改换,但血缘不变。对于今后的打算,两对父母都表示,他们会尊重孩子的意愿,不求孩子守在身边,只愿孩子幸福平安。

与此同时呢,四川省南江县公安局的民警根据线索正在对人贩子陈某展开调查,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惩治。好感谢收看今天的《今日说法》,也感谢景教授做这个模式。欢迎您继续关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的其他节目,再见。

来源:央视

立即登录

最近评论

热门推荐
加载更多信息